诱你入眠

完整版小说《诱你入眠》是作家南岁所写,主人公是谢修远向歌;讲述的是人美嗓甜女设计师VS禁欲系生物制药大佬的爱情故事;她在自家楼下看到了男神。冻到手指僵硬的男人把她堵在门口:“你把我拉黑了?”

一直到晚上七点,周礼烨一行人才等到下班回家的谢修远,那时候向歌早已做完笔录,让袁枫给周队他们送了些水果茶点。

谢修远甚至连楼都没上,就被周队一行人叫道了接待区域,不过这一次周礼烨的态度明显比上一次好多了,他拿出几张照片给谢修远辨认了一下,接着又问了些问题。

这一次向歌没有留在旁边偷听,懂事的回避,先上了楼。

因为中午她没有回来,喂猫的事情是交给袁枫的,也不知道袁枫是几点喂猫的,现在仙贝也应该饿了。她开门***,没听到小仙贝和平常一样叫唤,只看到那个小不点缩卷在自己的猫窝里,闭着眼睛***毛。

她走过去看了一眼,并未察觉到异样,拆开了一罐奶糕罐头,直到她把罐头递到仙贝面前,才看到它奄奄一息的趴在猫窝里,这下连毛都不会***了……

向歌心里轰的一声,意识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她颤抖着,伸出手摸了摸它的鼻子:“小仙贝?小仙贝?你别吓我啊,你好不容才长大一点的。”

小奶猫躺再猫窝里一动不动,呼吸也渐渐变得薄弱起来。

将仙贝拖到手掌心里晃了晃,向歌彻底慌了,她甚至连鞋子都来不及换,抱着猫窝就直接往楼下冲,谢修远那边好像刚刚结束访问,已经和周礼烨道别回来了。

她慌慌张张的抱着小奶猫走过去,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掉,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的:“谢同学,快点,收拾东西跟我去医院,仙贝要不行了。”

已经走到警车处的周礼烨停了下来,看到向歌抱着只巴掌大的小奶猫行色匆匆,甚至都没有和他这个父亲打招呼。

后来,他注意到了她手上捧着一只小奶猫,他忽然想起以前她也曾经恳求他要养猫,但是他一直没有同意,现在看她这样慌慌张张的样子,他轻呵了一声,看来她的确不应该养猫。

她一直是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

-

向歌买宠物用品的时候留意过,橙花街对面的北京路上就有一家宠物诊所,出了门,她带着小猫直奔宠物诊所,可惜这诊所不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她到的时候正好遇到店主要关门,一个健步冲上去堵住门,向歌心急火燎的把猫递过去:

“医生,等一下,我的猫快不行了,拜托你给它看看。”

她跑的太急,甚至差点被医生拉下来的卷帘门砸到脑袋。那医生看了一眼躺在猫窝里的小奶猫,或许是因为奔跑和颠簸,小奶猫奄奄一息,呕了一声,吐出一团黄色的呕吐物,向歌的手抖了抖,眼泪一下砸了下来。

医生见多识广,几乎已经能断定出是什么病,他把小猫咪接过去,戴上手套开始检查:“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你拿张表格先填一下,让你哥哥进来一下,我需要一个帮手。”

那兽医直接把跟在她身后的谢修远当成了她哥哥,带着谢修远进了里面的输液室。

向歌没有在意这些,低着头在单子上填写仙贝的宠物信息。后来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向歌吓得抖了一下,赶紧放下笔,贴在玻璃窗上往里看,这会儿仙贝已经醒来了,兽医在它的肉垫上绑了块小纸板,挂上吊针后又用胶布缠上好几层。

这一整个过程中,向歌听到仙贝惨叫的声音,一声比一声还要恐慌,而谢修远脸上的表情则一直很冷静,他一直听从兽医的安排,配合他做治疗。

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心疼的表情,只有那双眼睛,一直在随着兽医的动作移动,并时不时和兽医说上两句话。他其实并不是对小猫没有感情,而是不晓得应该做出什么反应,因为那双随着移动的目光已经诠释了一切。

她忍不住想,看来要和谢修远谈一场正常人的恋爱,似乎不能站在一个普通人的角度去看待他。

经过一番复杂的诊断过程后,兽医给仙贝开了很多药物:“是急性肠炎,先按照这个药方和时间段进食,你是第一次养猫吧?小奶猫肠胃脆弱,喂食时间和用量一点要定时定量。”

“原来是因为饮食不规律啊。”向歌轻轻的松了口气,又有点自责,因为系谢修远去公司上班,照顾猫的事情都是她来做,“我以为它和婴儿一样,喵喵叫个不停的时候就是要喝奶。”

向歌的话没说完,兽医倒是先笑了起来,他打量着向歌:“小姑娘年纪不大,没想到连孩子都有了。”

“倒也不是,我以前照顾过我妹妹。”

“这样啊。”医生从抽屉里翻出了一份宣传单,“你回去好好记一下,这上面是一些照顾小奶猫的注意事项。”

好在一切有惊无险,向歌终于松了口气,这样一折腾,两个人从医院里出来时已经快十一点,这会儿向歌才听到自己咕咕叫的声音。

谢修远提醒她:“向歌,你的肚子向你发出了饥饿信号。”

向歌看向旁边的新华词典谢修远,他本人应该更饿,手也毫不掩饰的摸在肚子上,她忍不住好奇,这个人的腰那么细,会有那种迷人的八块腹肌吗?

她饿到神情恍惚,直到忽然间被一股飘进鼻子里的香味吸引了注意力,橙花街后巷的那家移动烧烤摊又摆到这里来了,她的眼睛突然蹭亮起来:“谢同学,你想吃烧烤吗?我的肚子已经饥渴难耐了。”

“饥渴难耐泛指男女之事,向歌,你这里应该用饥肠辘辘。”

“你怎么那么像新华词典,以后干脆叫你谢词典好了,反正这种错误也只有你会在意吧?”向歌才不管自己说了什么事情,吐槽一句就往烧烤摊面前走,兴高采烈的和老板搭话:“老板,想帮我烤个肉酱茄子,要大茄子哦……”

汉语词典?

这是谢修远第一次发现有人给自己启词典的外号。

-

向歌没少来这家烧烤店吃东西,那老板认得她,瞧见她今晚带了个男人,打趣的问了一句:“向歌,这是你家亲戚啊?”

“老板,这是我男朋友啦!”真是好奇怪,明明以前她也和异性来这里吃烧烤,烧烤摊老板都会问她是不是男朋友,偏偏她和谢修远在一起,就是会被那么多人误会成朋友和兄妹。

难道自己和谢修远就真的没有夫妻相吗?再不济,大家难道都看不出来他们是新手小情侣吗?

向歌百思不得其解,想起吴医生说的那一番话,又转过头看了一眼谢修远,那个人在距离烧烤摊很远的位置坐下,扯过纸巾擦了好几遍凳子,然后才将猫篮放在上面。

恢复些精神的小奶猫低低叫了一声,抱着谢修远递过去的手指头又抓又***,闹得好不欢快,谢修远的目光则完全没有注意到她和老板的谈话,全身心投入了逗猫工作中。

他很容易就陷入一件事情里无法自拔,这应该就是亚斯伯格的典型症状了。

想必大家都是从他漠不关心的眼神里看出两个人之间可怜到不易察觉的情侣关系的。

烧烤全部上齐时,谢修远终于把自己的注意力从仙贝身上一回来了,向歌给他开了听可乐,递到他面前,不想忽然听到谢修远说了一句:

“你刚刚给我起了个外号叫谢词典?”

可不是嘛,随时随地都在纠正她的用词错误。向歌往嘴里塞了一片小瓜:“是啊,怎么了?”

“你这个外号启的不符合实际。”

向歌:“此话怎讲?”

他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脑子里自动浮现出汉语词典的各项信息,他和向歌说:“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有1869页,245平方厘米……”

向歌听的一头雾水,直到他忽然听到他说了一句:“我的脸虽然没有汉语词典厚,但比词典的面积大一些。你这个外号起的太抽象了。”

向歌:“……”

好家伙,果然是一本会说话的汉语词典。

“所以我才叫你谢词典,这不是汉语词典才会做的事情吗?”这个话题再讨论下去一定会争论没完,向歌干脆往他的手上递了一串烤牛肉,“谢同学,我到底还是不是你女朋友啊?”

话题被打断,谢修远也没再继续,他点了点头。

谢词典原来还记得他们之间的情侣关系,她终于松了口气,把嘴巴凑过去:“男朋友应该要喂女朋友吃东西的!”

眼看着谢修远果然听话的吧竹签递到自己嘴边,向歌的心明朗起来,罢了,总不能和一个有心理缺陷的人较劲,反正她说做什么他就会做什么。

可惜她递给谢修远的是一串牛肉片,向歌狰狞的咬了两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串牛肉片纹丝不动的粘在竹签上,就跟长在上面似的。

害怕自己狰狞的撸肉串表情吓到谢修远,向歌只好把喂烧烤的任务放弃:“算了,我咬不下来,你吃吧。”

眼看着谢修远把肉串递到自己嘴里,向歌正好从盘子里挑出一串小瓜,没想到谢修远用嘴巴将肉串挪到竹签末尾后,递到了她的嘴巴:“我弄出来了,吃吗?”

想起刚刚他才用自己的嘴巴碰过牛肉,向歌的脸就蹭的一下红了起来,她***了***自己的嘴唇,看着那支近在咫尺的竹签,心里噗通一阵狂跳:

算不算,间接接吻?

唔,臭男人还挺会!(*/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