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战神归都市秦风

《无敌战神归都市秦风》又名《战龙归来秦风》《无敌战神秦风》已完结,主角是秦风尹欣,无敌战神归都市秦风尹欣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一家人。”这三个字,在尹欣的心底生起了一阵波澜。

“尹欣。”

秦风上前了一步,伸出了一只手,想要触碰尹欣。

七年了。

整整七年了。

然而,迎来的是尹欣的一个巴掌。

“啪。”

打在了秦风的脸上,秦风没有躲,身后的齐云脸色一变,袖子之中出现了一把军刀,但是被秦风给伸出了一只手阻止了。

“秦风,你还敢回来!你还敢回来!”

尹欣的声音带了一丝哭腔。

当初之事,是她被竞争对手陷害了,那一夜,与秦风滚上了床单,后来因为那件事闹的太大了,她嫁给了秦风,后来把秦风带回尹家之后,发现并不是那么不堪。

因为结婚证已经领了,她被迫认了这件事,也认命了,她准备把秦风一把手一把手的带出来,可是没想到第二天秦风跑了。

携带她的嫁妆,钱财,一共二十万,还有跟她母亲借了十万,说是急用。

然后,她怀孕了,整整七年的时候,没人知道她是怎么过的,备受讽刺,承受无数的委屈,这样她还是挺过来了,可是今天,这个**居然回来了。

这个时候,还回来干什么!

“尹欣,当年......”

秦风想与尹欣解释,可是尹欣并不给她这个机会,直接冷着一张脸:“解释?我不想听解释,果果,走,我们回家。”

随后,拉着秦果果离开。

“妈妈,为什么不叫上爸爸。”

秦果果牵着尹欣的手,但是一个小小的脑袋,却转头看向了秦风,就那么呆呆的看着他。

“爸爸?我跟你说了,你没有爸爸,你是超市买一送一送的,听见了没有,我不允许你叫他爸爸,他根本不配,走。”尹欣极为冰冷的说道。

待尹欣走后,齐云有些不忿道:“将官,你挨了一个巴掌,你可是军中第一将啊,东境之主啊,坑杀敌军三十万的存在,是国家的英雄,怎么能受这种委屈?”

他极为愤愤不平,因为只有他知道,这些年秦风在东境,也就是边界的所作所为,也知道秦风那一身的伤疤,若不是秦风的话,别说江城了,京都或许早就没了。

这是英雄。

不过,秦风摆了摆手,看向了尹欣离开的方向,眼中有些一道歉意:“是我欠她们娘俩的。”

当尹欣说那一句‘你没有爸爸,你是超市买一送一送的,我不允许你叫他爸爸,他根本不配’这句话之时,谁也不知道他的心是怎么样的疼。

就在秦风准备追上去之时,在其前面出现了一辆挂着京A8888牌号的黑色劳斯莱斯,在其上面下来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若是有人看见,定会惊呆下巴。

因为这是京都名门秦氏一族的管家。

然而,这时他却弯下了腰,恭恭敬敬的来到了一个青年的面前,卑微道:“京都秦氏一族,管家秦天成,接小少爷回京都,执掌秦氏一族。”

“怎么,秦管家,这么急着赶来,是我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父亲大人,怕了?”

见到了这个人,秦风的脸色变得不善了起来,甚至眼中还有一道凶光,继续说道:“秦管家,你也许也没有想到,我们会有这么见面的一天吧。”

“还真是讽刺,十年前,因为我母亲身份卑微,我那狠心的父亲把我们逐出家族,娶了一个狐狸精,并威胁我们,此生不得踏入京都一步。而且当场说我是私生子,没资格占有秦氏一族的一分一毫,现在居然让我去执掌秦氏一族?你说,可不可笑。”

“十八年那年,年仅九岁的我,在倾盆大雨之中,和母亲一起跪在了秦氏一族的门口一整夜,你们那个时候,可曾有人觉得不忍心?”

“没有,你们把我们赶走了。”

“七年前,我母亲身患重病,走投无路之下,我求秦氏一族借我一些钱,以后一定会加倍还给你们,可你们又是怎么做的!”

“如今,我戎马七年,九死一生,成为了军中第一将,摩下三十万雄兵,你们这又想要让我执掌家主之位了?”

“滚回去告诉那个人,对我而言,秦氏一族,算个什么东西?如果在敢来招惹我,别怪我率兵踏平整个秦氏。”

这番话,压在了他的心中已经很多年了,七年的戎马生涯,已经让他心如止水了,但是这番回忆,却让这个铁骨铮铮的男儿,双目泪红。

若不是母亲死之前,交代过他,万万不可向他父亲复仇,现在他或许已经在前往京都秦氏的路上了。

秦天成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说道:“风杏集团最近要落户在江城,这是你母亲在燕京时,用你和她名字命名,凭借一己之力,打拼出来的产业。如今你母亲已逝,那风杏集团,也该还予你了。”

“秦天成,我问你一个问题,若是我如今还是穷困一身,你们还会还给我么?”

秦风一双眸子,盯着秦天成。

秦天成哑口无言。

“滚吧,滚回去告诉那个人,我早已与他恩断义绝。”

秦风摆了摆手,顿时秦天成被吓跑了。

是的。

确实是被吓跑了,而且还是连滚带爬的。

只因为现在的秦风,已经不是当初的穷小子了,现在是东境之主,一位铁骨铮铮,护卫山河的东境战神。

“将官。”

齐云在一旁喊道。

“叫我先生吧,我的身份不宜外露,这些年我遇见的杀手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了,我实在不想牵扯到我老婆和我女儿,她们已经够苦的了。行了,我去找她们去了。”

秦风摆了摆手,示意齐云不用跟着了。

“是。”齐云道。

随后,秦风来到了那一栋久违的别墅,只不过今天的别墅有一些异样,甚至还有些嘈杂。

“今日,这个秦果果,我认定了,我说过了,我要给我的儿子弄一个童养媳,看的起你们家的女儿,是给你们面子,反正,你们也是一天一个孽种。”

从别墅之中传出了一句嚣张的声音。

童养媳!

孽种!

秦风眼中闪过了一道疯狂的杀意,一双拳头狠狠的捏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