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色着迷

主角是许星柔陆屿的小说叫做《玫瑰色着迷》,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玫瑰色着迷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外人眼里***娇奢的大小姐许星柔一直是圈内出名的‘炮灰女配’代言人,凡是小白花继妹的东西,她都要抢过来。

许星柔这辈子都没想过,她居然会被陆屿这个瞧不上她的狗男人玩火了。

果然‘惹火上身’,她这会体会到了。

终于结束,许星柔也顾上脸燥。

快速拉好裙子,看着一旁已经在人模狗样儿系皮带的男人,缓缓刚才的脸红耳躁,心里只想骂狗。

平时对她冷冰冰,***就换了个人。

像野兽。

许星柔真的越来越想踢掉他。

不过为了对付池漾,忍了。

伸出一只手揪揪这个男人纹丝不乱的黑色衬衫,看着又像要黏他了地故意说:“不喜欢我,还这么来劲,你口是心非吗?”

陆屿看她一眼,“你还有力气?要再来一次?”语调没刚才那么有怒火。

但也没好到哪里。

不温不冷。

言下之意,她要再黏上来,他不保证又弄一次。

许星柔在心里只想呵呵,谢谢你吧陆狗!

她打死都不想再来。

许星柔淡定地笑笑,继续说:“怎么?不承认?”

陆屿这会也笑了,很淡很浅的无语笑,但很迷惑人,大概这个高冷如王的男人,平时很少笑,难得给她笑了一下,从某个角度看,弧度***,还是挺能迷倒女人的。

“有这个时间,多考虑一下你带的真人秀节目。”陆屿伸手捏捏她下巴,像告诫也像玩味,但明显地他是没什么□□和感情掺杂,极度缓慢地说:“我们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许星柔又不是吃素的主,陆屿玩弄她下巴,她反制,直接俯身亲上了他微凉带点烟草味的薄唇,软软香香的小舌尖直接强势撬开他的薄唇。

送***,一阵地吸搅。

随后在他要推开她之际,她先收回身体,对他媚媚地笑:“我非要追你怎么了?”

陆屿眉宇瞬间就皱了下,漆黑的眸宛沉沉看着她,如深渊,让人窥探不到里面的神色,但没想再说什么,伸手,推开车门下车。

他们很少接吻。

哪怕***也是做做样子地稍微亲一下或者根本不亲,大概这个狗男人觉得接吻是需要灵魂共渡,是他的底线。

而活塞运动只是一种可有可无的生理需要。

解决了就过了。

只是,许星柔最近有点‘来劲’。

刚才这么直白地亲下来,差点让他没把持住想反吻。

陆屿不想对她来真的。

宾利车车门关上,许星柔还坐在车内,脸上没有被他甩下的委屈,反而有种淡然,伸手擦擦唇边刚才舌吻遗留下来的一点点水珠。

眸色也深深看着车外。

随后开车门下车。

其实,今晚车震算是陆屿第一次主动,说明他们之间也没那么不可逆转。

许星柔事后虽然有些疼也想骂狗,但想想有点进展,这点粗暴还是能接受。

*

上楼洗澡,陆屿已经去书房办工了。

许星柔拎着高跟鞋从他房门口经过时,特意看了眼,才回卧室。

随她一起上来的女佣先去浴室给她放热水,洒能助眠的花瓣和气泡球,她进房,将手中的扔到衣帽间的鞋柜前,另一个跟上来伺候的女佣立刻将她的高跟鞋进行简单的泡沫清理和护理。

然后小心翼翼拜访到放了一整排名贵高跟鞋的鞋柜上。

浴室的热水放的差不多,女佣毕恭毕敬出来请她去沐浴。

许星柔嗯了声,不用她们伺候。

自己一个人脱了裙子,不急不缓坐在浴缸边拿手机和曲绾微信。

离帝京庄园不远的另一处豪宅内,曲绾这会正陪她家赫哥哥吃鸡。

许星柔信息推送过来。

曲绾立马抛弃她家赫哥,抱着手机认认真真和许星柔八卦今晚的‘战绩’:【宝贝,今晚咋样?】

【你猜?】

许星柔伸出长腿往铺满玫瑰花瓣的浴缸水内,用脚丫轻轻搅搅。

顿时花瓣下方已经完全融化气泡球后变蓝青色气的浴水开始泛起一圈圈涟漪。

【太子爷乖乖跟你回家了?】曲绾只能想到这个?

毕竟他们两人虽然貌合神离,但外人面前,他们还是挺维护彼此形象。

再怎么狗,都得装一个甜蜜小夫妻。

【车震了。】许星柔和曲绾没啥秘密隐瞒。

毫不避讳发过去。

结果她发来,曲绾看到后直接失控惊呼地喊了一声‘挖槽’。

这两人居然车震了?

车震——震——

怎么可以这么***?

太子爷不是不喜欢她家柔柔吗?

怎么还玩上这种情趣了?

“老婆,你怎么了?”单独作战吃鸡的裴赫听到老婆飚脏话,以为有什么事,扔下手中连线的遥控鼠标,走过来看看什么情况。

“呀……没事,没事。”裴赫走过来,曲绾看一眼站立在卧室灯下,俊秀又斯文的高大老公,娇俏的小脸莫名其妙因为许星柔发来的车震两字,软乎乎地冒出了一层薄薄的粉色,呜呜……她和赫哥哥结婚一年了。

别说车震。

就是沙发震都没有。

每次都是规规矩矩的床上。

她家赫哥哥什么时候也能这么***一下呀?

“哦,要不要睡觉了?很晚了?”裴赫伸手摸摸自己老婆柔顺的长发,嗓音温温柔柔说道。

“等一下哟。”曲绾指指手机,又扯扯他白色的家居服边角,撒娇说:“我跟柔柔再聊几分钟睡觉,老公你先去床上等我。”

许星柔,裴赫自然认识。

他家老婆最好的闺蜜。

便点头,收回手,先***等她。

她家老公一走,曲绾立马就给许星柔回过去:【太子爷是不是被你拿下了?】

【没有,只是意外……他今天有点主动。】要是能拿下就好了。

陆屿这种男人,哪里是她随随便便示爱就跟你好的男人?

她都使出浑身解数去撩他。

他还是那副‘死样子’。

【那说明快动摇了。】曲绾想了想,依着她们对陆屿的了解,这男人绝对不是主动挂,当然这个不是主动,仅限于他不care的人。

要是在意的人,应该会主动一些。

【不知道,希望是有点动摇,呵……我现在真的每天都想把他甩几百次,让他给我脸色看?】许星柔一想到刚才车震时,他凶狠的动作。

真的想扇死他。

嘴上不要不要,每次都对她下狠手???

是不是人?

肯定不是人,他就是狗。

曲绾可太理解她家柔柔宝贝的‘苦’了,为了报复池漾这个***婊,‘牺牲’自己。

想想就心疼呀,她家柔柔……就她这个颜值这个身价。

追她的可以排到巴黎。

为了那个***婊只能‘委屈’伺候太子爷。

曲绾顿时绵绵地叹口气,敲字回:【宝贝,如果他主动的话……你再抓紧一把,指不定他真的喜欢上你呢?】

也不是没可能。

喜欢不喜欢其次,起码在池漾回国前,陆屿还是她的老公。

她还是可以肆意玩池漾的心上人。

许星柔放下手机,放松心情泡入馨香的玫瑰花瓣浴内,让自己心灵沉静一会。

*

曲绾那边,退出微信。

她便脱了拖鞋,光脚去卧室陪她老公睡觉。

裴赫明天不用去医院值班,所以可以睡晚一点起来。

曲绾进卧室,他正捧着一本外科手术专业书翻阅。

床边灯很柔和。

朦朦胧胧照在裴赫身上,有种像画中人的感觉。

曲绾在门边看了两眼,嗓子下意识就滚滚,清凉的瞳眸眨眨。

小舌尖******唇瓣。

她家赫哥真的好帅。

还是越看越帅那种。

“你怎么不过来?”大概被盯着有点久,裴赫终于察觉自己老婆炙热的视线,放下书,说。

“马上来。”

曲绾冲他笑笑,关了门,麻利地爬***。

一***,裴赫看一眼钻到他身旁的小女人,脸蛋漂亮娇俏,唇瓣红红,眼底忽然有些□□染起,可他不是那么爱外现的那种男人。

静默两秒才尊重她地问:“你……今晚想不想要?”

裴赫这么问,曲绾脸色倏地绯红如苹果,咬咬唇,软甜软甜地是:“你想吗,老公?”曲绾其实希望每天都有床事。

不过她老公是医生。

经常有手术。

有时候半夜还要出急诊。

他们的床事,一个礼拜能有3次就不错了。

“嗯。”裴赫点点头。

“那我也想。”曲绾伸手抱抱他精瘦的腰,红着脸嗡嗡说道。

“我关灯。”裴赫摸摸自己老婆红扑扑的脸,身体的欲望一瞬被她娇滴滴又绵软软地模样全部勾起,伸手快速按灭床头灯。

翻身就把身旁的女人,重重压了下去。

*

许星柔在浴室泡了足足40分钟才批了浴袍出来。

到卧室,陆屿还没回来睡。

许星柔本来想直接睡了,不想去搭理他。

转念想想池漾马上要回来。

她还是稍稍拢拢自己半湿的头发,去楼下给他煮一杯养生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