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色着迷

主角是许星柔陆屿的小说叫做《玫瑰色着迷》,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玫瑰色着迷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外人眼里***娇奢的大小姐许星柔一直是圈内出名的‘炮灰女配’代言人,凡是小白花继妹的东西,她都要抢过来。

这会时间很晚了,腕表指针早就指向11点半。

庄园外除了偶尔有一两只停在枝桠上啼叫的鹧鸪发出类似催眠地‘咕——咕——’声,四周静谧的令人发渗。

许星柔一边打理自己的秀发一边从楼梯慢吞吞走下来,还没走到最下方的台阶,今晚当班的女佣听到楼梯走动声音。

已经快步走了过来。

“少奶奶,您这么晚有什么需要吗?”

“没什么需要,你去忙吧。”一杯养生茶,她还是能自己搞定。

何况,陆屿这人胃口挑剔。

女佣煮的和她自己煮的,他一尝就能尝出来。

既然想让他臣服,没点诚意怎么行?“

“好的,如果少奶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就在客厅。”当班女佣恭恭敬敬说。

许星柔嗯一声,继续往餐厅走。

女佣见状,还是主动去给她开灯,等餐厅上方亮眼的水晶灯亮起来,她才退回客厅。

许星柔站到餐厅厨台前,从手机上翻出某个知名食谱APP,搜索养生茶制作过程。

等搜索框弹出几十个关于养生茶制作的视频,她挑了个人气比较高的视频点***,认真看起来。

看了两遍,大致记住了怎么煮茶。

便去冰箱那边找煮茶材料。

不过她自从成立了工作室后就很少自己做饭煮茶,手有些生疏,将材料放入小锅内熬煮的时候,没掌握火候。

煮出来有点苦涩。

这种苦涩其实还能蒙混过关,但陆屿这种吃惯精致口味的男人。

肯定不行。

指不定她辛苦操作一通,他可能碰都不碰这杯茶。

所以,她直接把茶倒了,重新煮。

这次,有了第一次的失败经验,煮出来的养生茶,意外的很成功。

许星柔尝一点,果然没苦涩味。

将茶水倒入白色的瓷杯内,亲自端去书房。

一如既往,陆屿见她擅自进来,没有太多的神情和想法,黑色的眸始终关注笔记本上那一溜关于今年娱策集团和业内其他同行之间在市场投入和回报比率的差异数据图。

“你还不休息吗?”许星柔将茶杯放到他右手边,单手撑在他书桌沿,‘讨好’地关心道:“刚才那么累,喝点我煮的养生茶。”

陆屿还是没什么大的反应,专注分析这张差异数据图。

这副穿上裤子就不认识你的冷淡样,许星柔真的想把茶杯倒到他脑袋上了。

嗯,她手指真的就要去拿那杯茶了。

不过,最后关头她还是忍了。

弯弯腰,不怕他生气,直接从他臂弯钻过来,坐到他腿上。

手搁在他肩胛,“今晚我们一起睡,好吗?”

陆屿这才终于掀掀眼皮,如外间夜色一样漆黑的眸看向她,眸底深处,隐隐地是许星柔能察觉出来的一丝丝怒色。

薄唇微动,声音果真有点不近人情的低沉:“怎么,刚才还没满足?”

呵呵……许星柔心里只想笑。

他可真会歪曲她那句话的意思?

她是想让他和我一起睡,不是让他睡她!

许星柔粉嫩的红唇顿时浅浅嗤一笑,说:“老公,你刚才那话的意思是还想睡我吗?”

这话让陆屿瞬间不说话,眸底有某种不易察觉的神色一闪而过。

呵呵……他刚才的确有那么一霎是这么想的。

没想过其他,只是想睡她。

“没有。”陆屿凝凝眸,菲薄的唇再度开口,声音变缓了一点,但还是有点温温凉凉,“我现在在忙,你先回房睡。”

“我陪你。”许星柔见好就好,从他身上站起来,不过起来的时候,忍着想吐槽他的欲望,还是俯身,用自己的唇贴了他薄薄微凉的唇。

再故意地撬开他的唇,往里送了一点小舌尖。

轻轻******他里面的舌头。

小舌香蠕混着甜丝丝的味道搅搅,水声扎扎……她故意***媚地说:“嗯……老公你的味道真好吃。”

陆屿脸色瞬间有点微变,下颚线条不易察觉地绷紧拉直,***地喉头滚了一下。

但很快……这些表象被他克制力掩盖,一闪而过,消失地不着痕迹。

许星柔也没索求更多,点到为止。

收回身体后,转身去书桌对面的沙发上等他了。

等的时候,嫌无聊,从他书架随便挑了一本《资本论》翻阅起来。

陆屿坐在书桌后,深色的眸越过笔记本电脑边界,沉静地看向她,看了几秒,敛回眸色,不打算被她刚才那些小伎俩迷惑。

重新投入工作。

*

第二天一早,许星柔浑浑噩噩从腰酸中醒来,抬抬眼皮,入目不是他们婚房很有质感的天花板,而是很沉很灰的暗色调。

显然这里不是她卧室。

许星柔揉揉后腰,慢慢爬起来,身上盖着的一条很薄蚕丝白色小毯子顺势就从她松松垮垮地浴袍上滑落下来。

掉在沙发下的地板上。

许星柔睁睁眼睛看向四周……果然是陆狗……自己去床上睡了吧?

把她留在书房???

许星柔瞬间呵呵。

不过也理解。

他要是抱着她一起去床上睡觉,那可能就成功了。

许星柔顺顺气,不想一大早美好心情。

缓缓从沙发上站起来,余光扫到书桌上那本她亲自煮的养生茶。

喝光了?

这时书房外有人突然敲门,是程桥:“宝贝,起来了吗?”

“你进来吧?”许星柔回神,把毯子捡起来,丢到沙发上。

略显困倦地说道。

程桥推门进来,“你昨晚怎么睡这?”她刚才先去了她的卧室敲门。

没人应,女佣上来跟她说了她在书房。

她才马上过来敲门。

“没什么。”许星柔不想聊昨晚,说:“今天是不是要约真人秀节目的明星会谈合同?”

“嗯。”程桥麻溜地点头,余光瞥到她白皙脖颈上的几处淤青,先是眼睛愣了愣,随后才镇定又淡定地收回视线。

这么说来……昨晚他们在这???

程桥瞬间脑补一出他们***沙发作战戏码。

心口突突跳起来。

呸呸呸,她怎么能胡思乱想她家柔柔宝贝呢?

简直不配被她宠爱!!!

“几点?”许星柔没察觉程桥在意淫,边问边往外走。

程桥赶紧回神,跟上她步伐:“10点左右,乔蜜。”

乔蜜?

就是那个欺负新人,还因为砸某位三线女星手机,事后拒不道歉闹上热搜的一线女星。

许星柔混导演一年,对圈内女星不说多熟悉起码知道的七七八八。

这种人品极差的一线女星,虽然人气很高。

但是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合作的。

万一拍摄期间,闹出一点事端,不仅连累节目败坏组里的名声还会牵累其他广告商的赞助。

“张导为什么推荐她?”昨天她忙着熟悉娱策和组里导演们打关系,还有处理自己工作室的作品,根本没详细问过。

“还是这是陆屿的意思?”这档真人秀节目,全程由陆屿自己投资参与监制。

选角的事,他肯定清楚。

“应该陆总的意思。”程桥说。

“他口味真的……一言难尽。”从他居然会和她那个***婊继妹交往,她就知道他口味好差。

真的不难让她吐槽。

程桥可不敢随便评价太子爷的口味,只顺从许星柔的话,点头哈腰拍马屁:“是,是……”

“你等我一会,我去洗漱。”快到自己卧室,许星柔回头就对程桥说。

程桥点头,“那我先去楼下等你。”

“嗯。”许星柔伸手按到房门的门把手,准备***,忽然想到什么,停了停脚步,说:“你过来的时候,他在楼下吗?”

“陆总去公司了。”

这么早?

他去吹风吗?

许星柔也没想多问,推开门先去洗漱。

*

娱策集团导演组。

许星柔提前10分钟过来,和导演组组长蒋毕文确认真人秀节目的一些流程。

再安排和女星乔蜜的见面。

10点不到。

许星柔和程桥出发,亲自去乔蜜拍摄广告大片的商务楼见她。

乔蜜这种女星,抛开人品问题,不得不承认的是她的星途如日中天,资源非常好。

话题度和流量很大。

能很快给节目组带一波话题。

两人找到乔蜜拍摄大片的某CBD商务楼层。

里面的工作人员听说是娱策集团导演组的人,倒是很热情,邀请她们先去靠窗位置的会客区坐一会。

乔蜜拍完最后一组镜头就会过来。

许星柔没意见和程桥一起坐在靠窗的沙发上,等着。

大约15分钟。

还没卸妆的乔蜜踩着10寸高的高跟鞋,飒爽地走过来了。

一见跟她见面的居然是这么漂亮的女人。

乔蜜先是揣度一下,但没有将许星柔放在眼里。

毕竟只是一个小职员而已,所以很大牌地坐下来。

周围那些工作人员和助理随后像伺候皇后娘娘似围过来,给她喂水的喂水,给她整理发型的整理发型,还有人给她按摩胳膊。

许星柔看看时间,打算和她开始聊合同,客客气气喊了她两声:蜜姐。

乔蜜瞥了她一眼,当空气,故意晾着。

继续让小助理帮她整理头发。

许星柔在对面看着,唇角直接就嗤了个无语的弧度。

所以,这种人品差的女星,陆屿是何等的眼瞎才会选?

应该是心都瞎了吧。

晾了足足15分钟,乔蜜才傲慢地看向等候她多时的许星柔,语调很高冷:“你就是娱策集团的员工吧?”

许星柔很少和陆屿公开场合露面。

真的……除了特别亲近的人或者喜欢八卦的人。

才会知道她身份。

乔蜜这种空中飞人,自然不认识许星柔。

乔蜜话落,现场还是有工作人员认出许星柔,小声提醒她,她不仅是娱策集团的小职员,更是太子爷的老婆。

乔蜜哪里愿意听,自顾自说:“我直接说了吧,我要5000万的片酬才来拍,少于5000万,我不拍。”

5000万?

她这个身价的确可以要价这么多。

但她不配。

许星柔似笑非笑,说:“五千万吗?我怎么觉得你只值50呢?”

50?

这是羞辱她这种大明星吗?

乔蜜第一次遇到这么跟她直白杠的小职员,立刻就怒了,准备当场发飙。

许星柔已经起身,姿态比她还傲气:“我可不想把5000万砸在你这样的女星身上,我们娱策不签了。”说完,带着程桥利落地离场。

“她是什么东西?”乔蜜被她羞辱,漂亮的脸顿时沉下来,跋扈地就骂起来。

一个破职员,还敢对她指责?

“蜜姐,冷静……冷静……注意形象,她不是我们能得罪的!”小助理急忙拉住她,劝道。

“她谁啊?”

“她是娱策的太子妃!”

话落,乔蜜怒色的脸瞬间就如六月天,变的秒快,僵了。

她刚才得罪了娱策太子妃吗?

乔蜜瞬间后怕地腿软跌坐下来,女星再怎么一线也拼不过资本。

她要是真的得罪人家,指不定明天就会被封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