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未婚妻

秦淮叶初小说《两个未婚妻》作者欲买桂花同载酒原创所著火爆言情小说。岳皇山,位于华夏西南山脉深处,巍峨险峻,夜里也是云飘雾绕。 山坳里的黑龙潭,一位赤膊少年正立于潭水之中。悬月高挂,借着皎洁月光,便能看清少年的模样,五官清秀,剑眉星宇。

“心肌梗塞?”

林志杰是江南市中心医院院长的孙子,算是西医世家,良好的教养让他没有动怒,而是平静道:“这位先生,心肌梗塞的征兆还有呕吐,而......”

“噗!”

林志杰的话还没说完,胖男子直接喷出了隔夜的饭菜,搞得封闭的机舱臭气熏天!

“这......刚才不是休克了么,怎么会......”乘客们喃喃着。

秦淮走上前,“林医生,如果你治不好,就请让让。”

“你怎么知道我姓林?”

秦淮摇摇头,眼神落在林志杰夹在上衣口袋的钢笔上,“小女朋友送的吧,还刻着姓氏。”

林志杰一愣,随后沉声道:“先生,你别乱来,判断患者是否是心肌梗塞,也需要先进的医疗器械,你不看心电图就妄下定论,实属不妥,因为是否出现病理性Q波......”

“打住!”

秦淮摇了摇头,“林医生,你搞清楚,这是飞机上,不是大医院,哪来的医疗设备?不是我说,你们西医就是太依赖科学技术了,老祖宗留下的医术不好么?”

“这......”

“好了,我来医治。”

“听你的意思,你~你是中医?”

“废话,对了,我还是个老中医,从医十多年了呢!”

“你看起来不到二十岁吧!”

“快到了,***!”

“......”

乘客们听着秦淮和林志杰两人的对话,都是胆战心惊。

因为在普罗大众眼里,中医就是只能简单调理调理身子的,治疗大病,还得看西医。

而且靠谱的中医的形象,都是鹤发童颜精神抖擞的老者,秦淮这样的,简直就是的青涩的高中生!

但如今,男胖子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恐怕挨不过几分钟了,所以大家包括几个干着急的空姐,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理,没有去阻拦这个大言不惭的年轻人。

“啪嗒~”

秦淮从行囊里取出了针袋,然后平铺在一旁的座椅上。

“好~好漂亮的银针!!!”林志杰心中惊呼。

针袋很质朴,但里面装的银针,简直巧夺天工,若有若无的黑色纹路,仿佛禁咒一般镌刻在针面上,整体还隐约散发出幽蓝色的光芒!

整个针袋里,装有十三根银针。

秦淮抬手,用手指一敲针袋,三根银针就跳了出来。

这一刻,对于秦淮来说,几乎静止,他右手一抓,捏住半空中的一根银针,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将银针刺进了胖男子的右手腕。

霎时间,男胖子的气色大好!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众人大喜,而林志杰很吃惊,银针入的是间使***!

间使***,是对心脏功能影响较大的一个***位,秦淮将银针插曲一寸后,立刻松手,然后双手同时捏住下落的另外两根银针,双管齐下,两根银针分别插在了胸骨左右的鸠尾***和***中***上。

“呼!!!”

与此同时,胖男子猛然睁开了眼睛,然后大口呼吸。

“有效欸!”

“这年轻人真是有两把刷子啊!”

“什么两把刷子,这是神医好吧,靠三根针,心梗休克都能治!”

一时间,大家在秦淮身上看到了希望!

秦淮做了一个深呼吸,此时他已经完成了治疗的第一步。

患者心梗,所以心肌缺血,如今秦淮的“龙门十三针”的前三针已经让患者的心肌收缩能力恢复大半,但若要让患者拜托生命危险,还需要加大对***位的***!

但人的手劲,在捻动银针时是存在误差的,如果失之毫厘,就会谬以千里!

所以秦淮看似捻住了插在鸠尾***上的银针,其实指尖并未真实触碰到银针!

紧接着,秦淮屏气凝神,一股淡紫色的气流包裹了银针,在外人来看,并无异样。

“走~你!”

下一刻,银针在没有外力的作用下,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微微往***位里推进了一丢丢,甚至在外人看来,银针压根没动!

这精确细微的运作,是人的指尖无法完成的!

“以气运针!”

秦家祖传手艺,传男不传女,女的想学,也不是不可以!

约摸一分钟后,胖子的胸口不再剧烈起伏,脸色也变得红润。

“嗖嗖嗖~”

秦淮快速拔出了三根银针,然后用一张特殊的黄布精心擦拭,然后收入针袋。

“搞定收工!”

秦淮站起来,拍了拍手,一脸平淡,仿佛日常打卡下班一样。

“咳咳~咳咳......”

这时,胖子在空姐的搀扶下,居然站了起来,但随后就要给秦淮鞠躬。

“小伙子,谢,谢谢......”

“不必多礼。”

秦淮笑笑,拦住了胖子弯腰的动作,随后顺便用食指和拇指在胖子后脊的凹槽处,也就是至阳***上交替点了几下,力道很大,胖子又重咳了几下,但气色更好了几分。

“神医啊,神医!!”

“给我签个名呗......”

一时间,秦淮被淹没在欢呼的海洋里。

但秦淮为人低调,不仅谢绝了胖子的重金谢礼,还主动拿笔给胖子写了一纸药方,这让大家对秦淮的赞扬,不绝如缕。

距离飞机降落,还有半个小时,秦淮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而叶初妆也没在难为秦淮。

“你当真是个中医?”两分钟后,叶初妆忍不住问道。

秦淮扭过头,露出微笑,“如假包换啊!”

叶初妆的神色发生了变化,她也不是傻子,这世上,能用几根银针拯救急性心梗患者的人,恐怕唯有眼前这个年轻人!

因为在叶初妆的认知里,中医也只是把戏,但刚才发生的一切,彻底推翻了她的世界观。

“你好,我叫叶初妆!”

“嗯?”

秦淮一愣,随后露出和煦的笑容,“大***,你怎么愿意告诉我名字了?”

叶初妆尴尬笑笑,然后正色道:“秦先生,你去江南是要做什么?”

“嗯......随便逛逛,都说大城市让人流连忘返,我在大山里待的都长痔疮了,自然想出来看看!”

“那可否有亲人在江南?”

秦淮摇头。

叶初妆顿时心里大喜,随即不经意道:“秦先生,江南市虽然繁荣宽广,但也鱼龙混杂,你孤身一人无依无靠,容易被骗。”

“我出门的时候爷爷就给我塞了一百块,大姐给了我五十块,我身上就一百五,谁会来骗我?”秦淮摊手道。

叶初妆一听,可爱的梨涡下面似乎藏了几只狐狸,“秦先生,飞机落地就夜里八点多了,你总要找地方下榻,但江南市的旅馆和酒店,一晚大都在两百块上下。”

秦淮傲娇地冷哼一声:“哼~叶***,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大山里的子民!”

叶初妆摇摇头,“你误会了。”

“我告诉你,我爷爷说了,我只要下了山,就有大批大批达官贵人争先恐后给我送钱,到时候,我就能买大宅子!”

叶初妆是个商人,从秦淮的只言片语里,很快就对秦淮的背景有了初步推测,“看来,这自视甚高的臭小子,是隐世家族的人,虽然自负,但医术应该精湛,否则怎能几针就把心梗到猝死边缘的胖子医好!”

虽说江南市是卧虎藏龙,俗话也说“大隐隐于市”,但实际上,许多隋唐五代甚至秦汉三国时期就一脉传承至今的隐世家族,都栖息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

关于这一点,叶初妆虽然不了解,但也听家里的长辈提及过。

“这样吧秦先生,相识就是缘分,你不是来江南市旅游闲逛的么,就由我来为你安排衣食住行,保证周到,让你玩的开心。”叶初妆露出的商场职业笑容,也具有亲和力。

秦淮盯着叶初妆看了看,随后笑道:“哈哈~叶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咳咳,我用词不当......总之,明人不说暗话,我们山里人向来喜欢直接。”

叶初妆点点头,她也喜欢与直爽的人打交道:“好~秦先生,既然如此......您的医术我方才是亲眼所见......我想聘请您作为私人医生,为家母治疗。”

“好。”

叶初妆一愣,“你~你答应了?”

秦淮点点头,叶初妆回过神来,想想也是,像隐世家族里的人们,应该都是像秦淮这样直爽的人,做事果断,从不拖泥带水。

“好,趁着飞机还未降落,我为你说说我妈的病情......”

“不用。”

“那诊费方面......”

“叶***,我秦家为人治病,未见病人之前,一切免谈。”

叶初妆欲言又止,她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感觉还有有些不靠谱。

但叶初妆也是无可奈何,母亲王雅芝已经躺在病床上八年了,国内外的著名医生都请了个遍,但她母亲依旧没有睁开过眼。

如今,叶初妆偶然遇到了秦淮,便抱着不破不立的思想,打算试试秦淮这记“偏方”。

“对了,叶大***,你是混血儿么?”

“我外公是西欧人。”

“四分之一西欧血统......怪不得你鼻梁比我大姐还挺立......对了,叶大***......”

“叫我叶初妆就好。”

“叶初妆,我想问一下,江南市有没有酸菜牛肉面?”

“......有。”

“太好了,下了飞机,你带我去吃好不好......嘿,你这是什么表情,刚才不是说给我安排衣食住行周周道道么,反悔了?”

叶初妆扶着额头,“小哥哥,你刚才可是吃了三份营养餐外加两块牛扒了!”

秦淮懒得解释,以气运针,可是很消耗体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