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王爷喜当爹

齐妃云南宫夜是抖音火爆古言小说《腹黑王爷喜当爹》的主角,又名《齐妃云你不该活着》,小编分享腹黑王爷喜当爹全文免费阅读:你合离的事,朕想你再考虑考虑,夜王既然不想合离,朕也不能强求,你且先给朕配药。

“送太妃。”公公高声喊道,华太妃停顿了一下,转身看去,怒瞪的双眼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人,转身怒着离去。

华太妃走后,煜帝朝着齐将军看去:“你啊!”

指了指齐将军,煜帝回到上面转身坐下,多年的知己老友,齐之山什么样子煜帝比谁都清楚,今天得罪了华太妃,他以后自求多福吧。

“皇上。”齐之山走到齐妃云的身边,齐妃云此时倒是乖巧懂事,但齐之山可没有忽略女儿身上的血迹,和女儿强撑的身体。

“何事?”煜帝看齐之山脸上有些晦暗,不禁奇怪,怒怼了华太妃,他这个做皇帝还么说什么,他反而是先不高兴了?

“皇上,臣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煜帝也在奇怪。

齐将军说道:“臣只有云云一个女儿,臣豁出去这条老命也要保护云云,皇上,请皇上允许云云合离。”

煜帝无奈的看了眼齐妃云,又看了一眼站在别处,由始至终那么安静的南宫夜。

“此事朕所看,不如先等等,既然朕已经答应了夜王妃,让她回娘家陪你几个月,不如就趁着这几个月再看看,如果还是不妥,想要合离,那就合离吧。”

煜帝是看出来了,他这个皇弟是别人想嫁他不娶,别人想离他不肯,别人想干什么他偏不。

婚事他强成了,如果强离,怕是也不会妥协了!

煜帝只好一头沉,决定暂时缓和此事。

齐将军要据理力争,被齐妃云拉住,今天的事已经到此为止了,煜帝明显没打算给她合离,那么多说无益,不如不说。

齐妃云摇了摇头,齐将军看了看不远处始终漠然的南宫夜,冷哼一声:“也罢,今天就先算了。”

煜帝这才说:“朕也累了,既然都没什么事了,就都回去吧,朕好去看看端王。”

从高台下来,煜帝用眼神示意齐之山先走,齐之山这才带着齐妃云转身离开。

看着齐之山父女离去,煜帝朝着南宫夜看了一眼:“夜王,你也来吧。”

南宫夜这才跟着过去。

齐妃云跟着齐之山出来,两人走到宫外,齐之山问:“爹要和皇上说退婚的事情,你怎么总是拦着爹,云云,爹看那个南宫夜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

齐妃云此时身上还有伤痛,但她能忍住,拉着齐将军的手臂解释:“爹,退婚是必然要做的事情,但如今退不了也不能激流勇进,万一惹怒了皇上也不是好事,不如等等再说,皇上既然答应我回家陪你,那我们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说不定南宫夜会自己退婚。”

“爹听你的。”齐将军看着齐妃云为难,不管是不是合离,以后都是二嫁,日子都不会好过,心里自然是难受,对那个南宫夜也是恨上了几分。

父女很快回到将军府。

齐妃云怕生事端,告诉齐将军,就说她身体薄弱,要修养一段时间,没有一两个月好不起来,即便府里的人也都隐瞒,除了贴身的丫头和老管家,就没有外人知道了。

很快消息放出,京城之中哗然。

坊间传说,齐妃云嫉妒端王妃,背地后使坏,被端王教训了。

齐妃云也有今天,真是老天爷开了眼,只是可惜了端王,被连累了。

大街小巷都是说此话的人。

齐妃云乔装打扮混迹在其中,听的耳根都生茧子了。

齐妃云无奈,这个原主,那里是得罪了京城中的小姐们,分明就是把整个京城都给得罪了。

这样的一个人,就算是死了,谁会可怜!

声名狼藉,都客气了!

趁着这几天没事,齐妃云还有件事要做,那就是把那个害了原主的人揪出来。

但想要把这个人揪出来,还真要费功夫。

齐妃云走到夜王府的门前,看着门口的两尊石头狮子出神,她想怎么才能***。

现在她一身男扮女装乔装打扮,要是就这么***,也就不用回去了。

正思忖着,齐妃云一阵奇怪,看阿宇从夜王府里冲了出来,急急忙忙的骑上马走了,而夜王府的门大开,里面也乱作一团,有些丫鬟甚至着急的要哭。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夜王府乱成这样。

趁着夜王府大乱,齐妃云混进夜王府,避开人直接去了夜王府的后院,幽兰院。

幽兰院在齐妃云的记忆里是南宫夜住的地方,而整个夜王府此时就围绕着这里发乱。

***齐妃云就被人拉住:“你可是来给王爷看病的大夫?”

齐妃云看去没言语,对方是夜王府的大管家,不由分说拉着齐妃云去了南宫夜的住处屋内。

进门齐妃云闻到一股扑鼻的***,而府里的丫鬟们正慌慌张张端着血盆子出门,齐妃云被拉到南宫夜的面前,要她看病。

“大夫你快看看,我家王爷的伤怎么样?”

老管家差点哽咽,齐妃云这是看着床上满身是血的南宫夜看去,微微一愣,莫名的身体里被压制的什么东西,想要蹿腾出来,而且也让她慌乱不已,竟有些无措。

别说是重伤的人,死人也见得多了,可此时,她好像被什么东西牵扯着,害怕南宫夜有事。

“大夫。”管家叫她,齐妃云恍惚中稳住心神,无暇顾及那么多,立刻弯腰下去检查,但她也是一阵意外:“你中毒了?”

南宫夜豁然睁开紧闭的双眼,一把握住齐妃云的脖子:“是你?”

齐妃云看去:“你要还想活,就把手放开。”

一旁大管家吓坏了,而南宫夜此时狠狠盯着齐妃云,要吃人的样子,齐妃云等得不耐烦:“你还等什么,还不把他的手拿开,不然他就得死!”

管家这才上前,想要拿开南宫夜的手,但南宫夜反而***,几乎捏碎齐妃云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