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妃云你不该活着

《齐妃云你不该活着 》是作者轻暖所创作的一部古言小说,主人公是齐妃云南宫夜 ,小说讲述了 走到中间的桌子齐妃云看了看,四周摆放了四张桌子,而天黑灯笼早就高高挑起,足以让桌上的东西看的清楚。

“皇上有旨,请端王妃,夜王妃觐见。”公公高喊,齐将军不干了,拉着齐妃云:“我儿莫怕,爹陪你***。”

“爹,我不怕,您稍候,我很快出来。”

未免齐将军担心,齐妃云先安抚他。

齐将军看了一眼里面,担忧道:“有什么事你就喊爹,爹马上去找你。”

“嗯。”

齐妃云松开手走了***,两位王妃一起进门,倒是平分秋色。

到了凤仪宫中两人双双跪拜,而此时齐妃云才知道,凤仪宫里除去皇上皇后,还有另外两人。

“臣女拜见皇上,皇后娘娘。”

“臣妾拜见皇上,皇后娘娘。”

“起来吧。”煜帝说道,齐妃云和君楚楚一同起来。

两人抬起头面向上方,两侧此时坐着夜王南宫夜,端王南宫琰。

两人都是人中龙凤,且年少英俊。

此时两人分别穿着玄色和堇色的衣服,头戴的都是九龙含珠紫金冠,安陵云还是第一次看到,南宫夜的目光那样深邃伤痛。

而他此刻的眼神无疑是在君楚楚的身上,而君楚楚也曾眼神看南宫夜,虽然掩饰的极好,但那一丝丝的凄凉无奈,却在南宫夜那一身的僵硬中被齐妃云看到了。

数英雄,论英雄,英雄终究难逃江山美人,偏偏,南宫夜的江山美人都被原主搞砸了。

南宫夜不恨,才有问题。

而原主也是咎由自取。

只不过她是招谁惹谁了,倒霉到家了!

“今日召你们进宫也是闲来无事,只是皇后有些无聊,才叫你们进来陪伴。”煜帝淡淡道。

“是。”

君楚楚恭恭敬敬的低头符合,齐妃云才跟着回答。

煜帝无奈,看着也并非那么差,起码这模样还是好的,如果不是那些事太难堪,有损皇家颜面,倒也无妨。

“你们来吧。”

皇后起身去了后面,齐妃云随着君楚楚去见皇后。

离开前齐妃云特意看了一眼南宫夜那边,他必然是痛极了,那张脸真是够僵硬。

来到凤仪宫的内宫,齐妃云相继坐下,皇后说道:“找你们来也不是为了别的事情,就是问问你们,绵延皇家血脉这事儿,你们有何计划?你们也都知道,我皇家人丁单薄,皇上早就有意在夜王和端王中选出储君人选。”

“此事事关重大,楚楚不敢妄言。”云楚楚心潮澎湃,但却不露声色,只红着脸,低头不在言语。

齐妃云没说话,还没明白皇后的态度,不过她不能生的这事皇后早就知道,那今天叫她来?

明白过来齐妃云也是好笑,到底是皇宫,门道是一套套的。

“启禀皇后娘娘,凌云身体抱恙,已经不能生养,还请皇后做主,准凌云和夜王合离。”

齐妃云起身跪下,君楚楚愣住,奇怪的看向皇后。

此时齐妃云也明白,让君楚楚跟着进来,就是要见证,是她自己要合离的。

“凌云,你先起来,此事还要从长计议,我做不了主,我看出去和皇上说吧,还是要夜王同意才行。”

皇后看向君楚楚,君楚楚则是扶着齐妃云起来。

三人这才一起出去。

到了外面皇后禀报:“皇上,凌云跟臣妾说,想要合离。”

南宫夜的寒眸看向齐妃云,齐妃云立刻跪下朝着皇上煜帝叩头:“皇上,臣女无德无能,身子薄弱,实在不适合与夜王行夫妻之礼,还请皇上准臣女和夜王合离。”

“子嗣,本王不在乎。”南宫夜凤眼微眯,轻声道。

齐妃云眼看和离的事情又要被搅黄,于是不怕死道:“夜王不在乎,我却在乎,我听说有夫妻八字相冲,气场不合的,会导致女方不孕,兴许我别嫁后,我的身子又适合生育了!”

君楚楚看向南宫夜的眼神,充满了同情。

瞧瞧,还刚结婚呢,就想着另嫁了?

煜帝一脸不可置信,这齐家小姐,说话也太豪放了。

南宫夜紧紧握着椅子,倏地站起身来:“:“皇兄正值壮年,先多考虑自己龙种问题,别插手臣弟的私事儿了,齐妃云,你跟本王走,本王有事问你。”

起身南宫夜朝着凤仪宫外走去,齐妃云本想留下,但她是南宫夜的人,除非长跪不起,不然就只能跟着离开。

“臣女告退。”

看皇上也无奈,齐妃云转身跟了出来。

刚刚出门就听身后皇后惊呼:“皇上,皇上……快叫御医!”

南宫夜猛然转身,脸色一沉,纵身到了身后,齐妃云眼前一阵风飞了过去,等她转身,大殿上已经乱走一团,皇后哭哭啼啼的哭了起来。

齐妃云上前去看,南宫夜正死死的抱着皇上,满脸伤痛,不知如何是好。

齐妃云差点拍手叫好,你也有今天。

但是人命关天,齐妃云做不到见死不救。

“我看看。”

齐妃云想要靠近,南宫夜忽然怒道:“滚!”

周围安静非常,太监们一下不敢吭声了。

而此时皇后呜呜的哭了起来,

齐妃云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我会一点医术,让我看看。”

南宫夜以为齐妃云这个时候还想逞能博眼球,眼里的肃杀之意一闪而过:“滚出去!”

说完收紧手臂,一脸焦急。

齐妃云无奈,这么下去人就死了,脸色都紫了!

紫了?

齐妃云一下想起什么:“你快松开,皇上一定是吃了什么东西堵在了喉咙里了,一会就被你给勒死了!”

说完齐妃云也顾不上其他,马上又补充到:“皇后娘娘,还有端王和王妃,你们先回避,一会儿我要把皇上喉咙里的东西弄出来,看见不好。”

“这……”皇后迟疑了一下。

南宫夜看着眼前大言不惭的女人,好像是略懂医术的模样,于是搁下狠话:“治不好,本王定将你千刀万剐!”

“治不好,悉听尊便。”齐妃云冷冷答到:“那治好了,只求夜王大发慈悲,准我和离。”

皇后见此保证,挥退端王和君楚楚。

正这当口,皇后惊呼一声,:“陛下断……”

气没说出口,齐妃云一下打过去,皇后嘤咛一声晕倒了。

“齐妃云……”

南宫夜咬牙怒视齐妃云,但他不等吭声,一根银针扎进他的胸口,他不能动,一动心口刺痛。

“你……”

“我要救人,你别出声的好。”

在南宫夜目光如箭的注视下,齐妃云淡定而快速的把煜帝从南宫夜的怀里慢慢挪动出来拖到一边放平。

大殿上无人进来,齐妃云从身上摸了摸,拿出一根银针,先封住了煜帝的几处脉搏,而后拿来刀子在她的手腕上割开一条口子,动作之快令人咋舌。

南宫夜眸子闪过一抹狐疑。

只见齐妃云把手腕的血滴进煜帝的嘴里,南宫夜的脸色才渐渐缓和。

跟着有了一丝气息,齐妃云撕下裙袂一角的布条,玉指翻绕,飞快的手腕缠住,还挽了漂亮的蝴蝶结。

诸事完毕,才取下南宫夜胸口的银针。

南宫夜看着齐妃云的眼神犀利无比,有太多的疑问。

齐妃云别开脸,索性不去看他。

“齐妃云,你……”

“皇上醒了!”

齐妃云打断南宫夜的话。

南宫夜此时才朝着煜帝看去,忙着询问:“皇兄,你怎样?”

齐妃云看去,谁说皇家无亲情,并非如此吧?

“朕怎么了?”煜帝还有些虚弱,起来的时候眼前还眩晕。

南宫夜看向齐妃云目光已经深了几许,饱含询问。

齐妃云开始信口胡诌:“可能是吃坏东西了,在这里卡住了,不过臣女已经为皇上把住的东西拿了出来,皇上已经没事了。”

煜帝满眼不可置信:“你还会医?”

谁都知道齐将军家的女儿是个粗野丫头,只知道舞棍弄棒。

“回皇上,臣女从小爱看医书,爹不在打发时间的。”齐妃云随便找了个借口,但此时她却感觉头皮发麻,上面有个人正盯着她喷火的看!

反正南宫夜也看她不顺眼,也不在乎再给他个满口胡言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