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少二婚宠

《冷少二婚宠》又名《冷少的二婚私宠》主角是林雨彤冷墨寒,林雨彤冷墨寒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对他彻底死心了?心忽然剧烈的疼痛起来,痛得他几乎承受不住。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他已经爱上那个女人了?

门口有两个保镖,既是防止林雨彤逃跑,也是保护她。

就算这样,有些地方也是防不到的。

比如电话。

这天清晨,林雨彤正靠在床上喝汤,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她不由无比恼怒。

接通电话破口大骂:“苏沫沫,你是不是有病!没完了是不是!”

从昨天开始,苏沫沫就开始给她打电话,昨天一天居然打了二十多个!

“你要是不告诉我,你现在躲在哪里,我就一直给你打电话!”苏沫沫慢条斯理的。

林雨彤冷冷一笑:“是冷墨寒把我安排在这里的,你问我这是哪里,我还真不知道。

不如你去问他,他一定不会瞒着你的,毕竟你是他最爱的女人。”

苏沫沫几乎气得鼻子都歪了,要是冷墨寒愿意告诉她,她还用这样打电话自虐吗?

她不能再任由这个女人拖延下去了。

眼看着剖腹产的日子就快到了,她不能任由这个女人平安的把孩子生出来。

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林雨彤,你不说我也会查出来!”

说完她直接挂了电话。

林雨彤气得直接关机,汤也不喝了,拉过被子,打算再睡一个回笼觉。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睁开眼睛的时候,天都已经快黑了,她忽然发现床边居然站着一个黑影。

她差点就尖叫出声了。

“是我。”那个人开口了。

林雨彤松了口气,是冷墨寒,她皱起眉头:“你怎么想起到这里来了?”

冷墨寒没有说话,静静地站了片刻,这才开口,声音里夹杂着愠怒:

“为什么手机关机了?”

下午他给这个女人打电话,却发现一直无法接通。

他有些心慌,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

他顾不上多想,立刻放下手里所有的事情,开着车赶了过来。

可到了房间,才发现她的手机只是关机了,自己躺在床上睡得正香。

原本他很愤怒,想要叫醒她,好好的质问她。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她睡得香甜,他的心居然宁静下来,就这样站在床边静静的等着她睡到自然醒。

林雨彤愣了愣神,这才说道:“推销保险的电话太多了,睡着了老是被吵醒,所以才关机的。”

说着她重新开机,手机响起一连串信息提示音。

林雨彤随意点开几条,居然都是冷墨寒打过电话的短信提醒。

她把手机屏幕对着冷墨寒:“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关心我?”

“我只是关心孩子。”他转身往外走去:“起来吃饭。”

片刻之后,两个人面对面坐在餐桌边上,都没有开口。

冷墨寒还是第一次留在这里吃饭。

林雨彤看了看那些菜,跟平时没有多大的区别,都是她常吃的。

只是居然都没有放辣椒。

这就有点奇怪了,冷墨寒是一个无辣不欢的人。

被她盯着看,冷墨寒有些不悦:“你不吃饭盯着我做什么?”

林雨彤连忙垂下眼睛:“我只是在想,这菜你吃得下去吗?”

“我随便吃吃就可以,你吃好了把孩子养好就行。”冷墨寒淡淡的说。

林雨彤端起饭碗,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冷墨寒扫了一眼就知道她有话说。

林雨彤紧张的吞了吞口水:“那个,明天可不可以让我出去一下,孩子的东西我还没准备齐全。”

“不可以。”冷墨寒毫不犹豫的拒绝:“缺什么写个清单给佣人就可以。”

“冷墨寒,这是我的孩子,我作为一个母亲,我想亲手给他准备点东西,都不能得到满足吗?”

林雨彤一脸的凄楚。

冷墨寒看着她这样,心里有些被触动了。

“明天我带你去吧。”他淡淡的说。

林雨彤僵在那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和我去?”

“你不同意?”冷墨寒停下筷子。

“不是,”林雨彤连忙摇头:“那你记得要早点过来。”

冷墨寒朝着站在一旁的佣人抬了抬手:“去把客房整理一下,我今天住这。”

林雨彤震惊得不行!

冷墨寒今天晚上居然住在这里,这太让她意外了!

从吃饭到住下,还有明天的逛街,那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雨彤看着他上楼的背影,目光闪烁。

她知道,他是因为要让她七个月就把孩子剖腹产出来,所以愧疚,才把这些当做补偿。

可是他不知道,她早就不稀罕这些了,只想要孩子平安健康!

一夜无话。

一大早,林雨彤下楼的时候,冷墨寒就已经坐在餐桌边上了。

吃过早饭之后,冷墨寒果然如约带着她去了商场。

林雨彤挑了不少婴儿用品,从睡袋到手套,样样齐全。

最后到了婴儿床。

她对比了良久,最后选中了一款实木的。

冷墨寒付款的时候,她急匆匆的去了洗手间。

一到洗手间,她就给秦子川打了电话。

“你在哪儿了?”她急切的问。

“我已经到了,你怎么还没来?”

“我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之后,林雨彤从包里翻出准备好的衣服,还有一个假发,整理了一下之后,对着镜子照了照。

现在的她看起来就是一个胖胖的农村妇女,应该不会被认出来吧。

她出了卫生间,急匆匆的往约好的地方而去。

却没有注意到背后冷墨寒冰寒的眼神!

咖啡厅。

“真抱歉,我迟到了。”林雨彤朝秦子川走来。

秦子川看着对面打扮的像个中年妇女的林雨彤,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过了片刻,他才不可思议的问道:“***,林雨彤,你到底被谁虐待了?把自己搞成这样!”

“你没看出来我是在伪装吗?”林雨彤叹了口气,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你正经一点,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解释,我说的东西你一定要记下。”

“你说,”秦子川坐直了身子,一脸的郑重。

林雨彤有些动容,除了爷爷和哥哥,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她。

她拿出一个东西交给他:“你把这个收起来,一个星期之后,如果没有收到我的消息,你就到教堂那边的私立医院去接我走。”

“啥意思?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你为何要到医院去?”秦子川顿时担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