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年夏

主角是顾桑榆司北承的小说叫做《第五年夏》,顾桑榆司北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撕拉’一声,顾桑榆几近绝望。顾桑榆放弃挣扎,躺在地上双目空洞的看着天空,雨水打在她脸上,滴进她眼睛里。

爷爷可是前朝大将,武艺高强身体好的不行,驰骋沙场那么多年,战无不胜,怎么可能短短五年就……

“哎。”老管家叹了口气,“小姐,老爷子前几日突发急病,如今已经快不行了。”

见顾桑榆难过,老管家心里也不是滋味。

“小姐,现在家就在前面,您还是回去看看吧。”

所谓的家,就是一个破旧的小屋子,门口的篱笆只是几个小树枝,土房子马上要坍塌的样子。

她不敢相信,爷爷现在竟然住在这里。

“哥哥呢?”这里根本没有一点生活过的气息。

“大少爷每天要出去搬货,有时候甚至都没法回来睡。”

顾桑榆心里酸的厉害,哥哥现在,竟然这么辛苦。

她推开门***,看到了栽倒在地的老爷子。

顾桑榆一时没法相信,这个佝偻的老人,会是那个让她骑他脖子,带着她满院跑的爷爷。

就算这五年她吃尽了苦头,她也没这样难受过,

短短两天时间,所有支撑她活下去的动力,都塌了。

“爷爷……”顾桑榆跪下来,将老人抱了起来,老人脸颊凹陷,双目紧闭,面色痛苦。

“小姐,承蒙老太爷收留,我苟活到今日,如今顾家蒙难我无力回天,现在我在私塾教课,薪水微薄,全都拿来养老爷子了,我知道这话不该我说,但我不得不说,还是……准备准备吧。”

准备什么?

当然是准备后事!

顾桑榆摇头,“我绝不会让爷爷死!”

老人的体重很轻,顾桑榆几乎毫不费力就将人抱到了床上。

她对管家道:“我去去就回!”

说完,顾桑榆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家门。

凭借之前的记忆,她跌跌撞撞找了两家戏园子,可惜都不是。

直到她要绝望的时候,终于在一家戏园门口看到了一排排的警卫员,她知道就是这里了。

这是一家新开的戏园子,园子里面人很多,几乎座无虚席。

可见,这家的角儿应该是正当红。

顾桑榆不爱看戏,她觉得咿咿呀呀唱什么情情爱爱太过矫情。

不过台上这一出她还是知道的,铡美案,这么有名的戏怎么也是听过一些的。

讲的是陈世美寒窗苦读十余年,进京赶考后抛妻弃子的故事。

此时台上角儿唱的正卖力,外面却传来一阵让人烦躁的喧闹声。

“怎么回事?”司北承蹙眉,不悦的瞥了一眼身侧的副官。

副官连忙出去看了一眼,“回少帅,是、是夫人找来了,在外面吵着要见您。”

听到夫人这两个字,司北承脸色黑了下来。

“派人把她弄回去。”

顾桑榆得了消息,强硬往里闯。

警卫员推了她一把,她摔到了地上。

掌心被刺了一下,顾桑榆低头,看到了碎玻璃片,她眼神一动,抓着碎玻璃站了起来。

然后将它抵住了自己的脖子。

“告诉司北承,如果他不见我,我就死在这里。”

她死在这里,就没人给他最爱的女人做挡箭牌了,司北承不会不见她的。

果然,警卫员通报后出来,让开了门口的位置。

顾桑榆进了戏园子。

“诶!你们看,那个就是顾桑榆,天啊,她真的回来了?不过怎么这幅德行?”

“啧啧啧,五年前离开的时候不是说跟闻先生去西洋了?”

“这就是命,之前光鲜亮丽,现在……”

“人家现在怎么了?现在也是少帅夫人,你们几个羡慕不来的。”

这人说话阴阳怪气,明显是在暗示什么。

顾桑榆被带到了司北承面前,她穿着一身已经看不出是什么颜色的麻布衣裳。

以前光鲜亮丽名动奉城的顾大小姐,如今狼狈的不像话,只是那张脸,依旧漂亮的让人心痒。

台上的戏子唱的激扬,台下的人却没有一个心思在台上。

他们全都在看顾桑榆。

“见够了吗?见够了就滚。”司北承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