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失忆是演的

主角是宋漫江鸣的小说我的失忆是演的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宋漫从高中开始迷恋江鸣。他性冷薄情,这么多年没人走得进他心里。宋漫用尽一切努力终于决定放弃。离开他的那晚暴雨倾盆,宋漫的车失控遇险。

这条消息把刚刚几小时内宋漫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都都打消了。

她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晚上十一点了,她还从来没这么晚出门过。

蹑手蹑脚来到楼下,发现宋盛朗正在客厅似乎喝多了,人摇头晃脑的,张秋华正给他在倒蜂***。

看到宋漫,张秋华一脸惊讶:“漫漫你怎么衣服还没换啊。”

宋漫何止没换衣服,还补了个妆带着个包,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决定来一招移花接木:“我……哥呢?”

“不知道,回来就没见着了。”张秋华倒是成功被转移了注意力。

“哦,他说在外面喝多了,叫我去接他。”宋漫脱口而出。

“这么晚了,怎么好意思让你一个女孩子去接,叫司机去接不就行了么?”张秋华一脸埋怨。

“没事,这么晚别麻烦司机了,我去去就回很快的。”宋漫说着就跑了。

放在以前她打死都没胆子这么大半夜还一个人开车出门,但现在想见江鸣的心胜过一切,居然有一种赴汤蹈火的决心。

-

江鸣在车的后座,他也没想到今天能搞到这么晚才回家。

江凯德坐在他旁边,两父子一个月也见不上几次,难得有机会碰在一起说话。

“灵萱不错吧,爸挺喜欢的。”江凯德说。

“的确,”江鸣懒洋洋地说,“是你喜欢的类型。”

江德凯挑起眉毛:“你不喜欢?”

“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江鸣淡然地说。

“不喜欢这种大家闺秀的?”江德凯好奇起来,“那你喜欢什么类型?”

江鸣短暂的在脑海中掠过一个模糊的画面,他喜欢果敢独立的,举手投足间都充满女人味和自信,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距离感的女人。

这是他喜欢的类型。

但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大部分人见到他都想故意缩短和他之间的距离,从来没有人想要和他保持距离。

江鸣轻笑一声:“反正肯定不是你想要的儿媳妇类型。”

江德凯被逗笑了,他这个儿子向来深不可测,连他这个亲爹都搞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

“灵萱适合,”江德凯说,“对你以后的事业有帮助。”

江鸣觉得酒有些喝多了,头有点晕,靠着后座闭起眼睛,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但更像是敷衍。

“灵萱漂亮又有才,徐立鹏的生意最近也做得风生水起,你们两找个日子就把婚订了吧。”江德凯说着看向窗外,手指有力地在扶手箱上敲了敲。

“不想这么早订婚,”江鸣眉头微蹙,声音里带着些不满,“下次也别不事先通知就叫我来认识谁家女儿。”

江德凯笑了笑,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不把你骗来你小子怎么肯见?”

“见了也没兴趣。”江鸣对今天的安排表现出不爽。

“今晚跟我回别墅吧,”江德凯话锋一转,“好几个星期没回去了,我也难得在家。”

江鸣想了想,点头:“好。”

他拿出手机,在【来。】后面又回了一条。

-江鸣:今天算了。

宋漫收到的消息的时候已经在江鸣楼下停好车了,把车熄了火,手放在门把手上,刚想***开门,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手上一下子软得像骨头散了架似的。

连拿手机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不知道是生气多一点还是难过多一点。

——我就是你这么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么?

宋漫想发消息给他说自己根本没打算来,编辑了好几条消息都觉得太过刻意,最后还是选择不回。

悻悻地回家后张秋华还没睡,问道:“你哥呢?”

宋漫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本来是出门打算接宋洋的,完全把这茬给忘了。

“哦,我出门后发现车没油了,去加了个油回来,把我哥忘了。”宋漫装作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还真是心大啊,不过回来了就好,以后大晚上别往外跑啊,你不像你哥,女孩子在外面总是不放心的,你不回来我都担心得睡不着呢。”

听到张秋华的话宋漫上楼的脚步蓦的停住。

关心你的人才不舍得你大半夜的跑动跑西呢,然而某些人不仅没有不舍得,还把她耍得团团转。

也没想过如果晚上会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么?

呵呵,可能他也根本不在意吧。

宋漫拖着有些沉重的脚步回到房间,坐在梳妆台前开始卸妆。

把卸妆水倒在化妆棉上,把眼妆唇妆卸干净,镜子里的她看上去更加苍白。

她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的脸,这张脸长得相当漂亮,身材也一直在锻炼没话说,本以为就她的条件来说要找什么样的还不是易如反掌。

偏偏喜欢上这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说他没有感情,却又感觉今天他看徐灵萱的眼神带着一丝欣赏。

或许,宋漫真的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那为什么要找宋漫叫去他家……做呢?

如果是单纯为了发泄欲/望,以他的身份大可以找十个八个换着来,男人不都是喜欢新鲜感的么,如果没有感情为什么盯着一个不放?

宋漫不理解。

她从小到大都是在比别人高很多的位置长大,她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都没有她得不到手的东西。

宋盛朗也一直告诉她,只要她喜欢的,没有她爸爸搞不定的人。

过着有恃无恐的日子,却栽在了江鸣身上。

可能越是自信到自负的人,受挫的时候才越是溃不成军。

江鸣的心她虽然猜不透,但可以确定自己一定不是那个无可替代的人。

否则怎么解释他今天会出席那个晚宴?

宋漫洗完澡躺在床上,无力地刷着手机。

江鸣没有再发消息来,宋漫都可以想象出他那清冷的不屑一顾表情。

第二天醒来心情稍微恢复了一些,下楼的时候看到宋洋,宋漫下意识逃避了他射来的视线。

宋洋则故意追了上来问:“听妈说昨天晚上你本来打算来接我?”

宋漫知道在宋洋面前说谎是一定会被揭穿的,索性坦白道:“我其实只是想昨天晚上出去吹吹风,骗爸妈的。”

“我想呢,”宋洋挑眉,“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宋洋的长相是帅中带着点痞气,头发又比较短,平时也不爱穿西服喜欢穿冲锋衣,有时候看上去倒是更像个年纪大点的不良少年。

本以为这个话题算过了,没想到宋洋紧追不舍地问道:“为什么突然想吹风?为了野男人。”

“喂!”宋漫私下看了一眼,怕被别人听到。

“放心,爸妈去打高尔夫了,家里没人。”宋洋背靠着吧台,一脸尽在掌握地说。

“能不能别叫他野男人。”宋漫叹了口气。

“行啊,告诉我他的名字,让我看看野不野。”宋洋笑盈盈地说。

宋漫内心确实郁结,而且她真的很想找一个人聊聊心事,放眼望去能靠得住的人似乎只有宋洋。

宋漫最后还是决定告诉他:“那个人昨天也去了。”

宋洋想了想,昨天那个场合所有到场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只要不是私生活太混乱或者已经有婚约的,确实算不上“野男人”的称号。

“是谁?”宋洋挑起了兴致来。

“江鸣。”宋漫说完这个名字后,眼睛都不眨地看着宋洋,一秒都不想错过他的反应。

他的反应也果然没让宋漫失望,先愣了一下,然后像是一口气没接上来似的,被呛得咳嗽咳了老半天。

眼睛都咳红了,为了确定不是重名,他结结巴巴地说:“江……德凯的儿子?”

宋漫郑重地点了点头:“就是他。”

“不是,”宋洋歪着脑袋觉得有些不敢相信,“那你和他……那他昨天还和……?”

宋洋说到重点上了。

虽然没有把话说得很清楚,但两人都心照不宣的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你不会是被他玩弄感情了吧?”宋洋脸上的表情慢慢的从震惊变成了生气。

“也不算,”宋漫犹豫了半晌,最后吞吞吐吐地开口,“我自愿的。”

宋洋再一次被噎到了。

他这个妹妹从小别的不好说,自尊心这点是一等一的。

可能从小被宠大的关系,从来不愿意认输,也不能接受自己低人一等。

宋洋以前一度以为以她的性格会找一个什么都听她的的***狗恋爱结婚,没想到在感情里卑微的那个人居然是她。

真是太颠覆了。

不过仔细想来也对,正是因为得到什么都太容易了,所以一般的人也入不了她的眼。

只有这种真正在高处没办法得到的人才会引起她的注意。

宋洋清了清嗓:“那,昨天的事你问过他么?”

“还没,”宋漫说,“本来昨天打算去找他的,结果……”

宋漫说着说着,自己心里凉了一截。

本以为说出来会舒坦点,没想到有种秘密被人揭穿的狼狈感无处遁形。

虽然是自己的亲哥,也不想自己的卑微被这么摆在台面上。

“算了,”宋漫叹了口气,“又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

宋洋刚想开口说什么,宋漫的手机突然响了。

屏幕上“江鸣”两个字,随着震动的频率忽明忽暗地闪烁着。

宋漫心里一惊,江鸣从来不会给自己打电话。

而这个电话,给她隐隐的不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