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被和离

《丞相被和离》是作者柳韧枝 所创作的一部古言小说,主人公是柳若闻暮 ,小说讲述了柳若见她情绪失控,却不知该作何安慰,她试探着抚着闻妍的背,柔声道:“很快就过去了。”

柳若后退两步,看向他的目光里带了些惊惧。

闻暮察觉出她情绪异常,想上前安抚她,他伸手要抱她,他靠近,她远离,两人之间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柳若忽然站定,她不再后退,“你可有爱过刘玉芙?”她盯着闻暮的眼睛道。

闻暮沉声道;“从未。”提到刘玉芙这个人他的眼里没有半分波动。

方才刘玉芙向他求救时他也是一副不冷不淡的样子,他这人看似温和,实则薄凉到了骨子里。

他的真心,她已不再奢望。

他既已知道她与他一样,都是活过一辈子的人,她再难与他装下去,她想直接与他坦白,让他放她自由,可刚要开口就瞧见一支箭朝她射来。

那箭来得急,柳若躲避不及,慌忙中,她闭上了眼。

细长的睫毛睫毛轻轻颤动,一道白色身形微动,那身影便压上了她的,将她护在怀内。

预料中的疼痛并未到来,反倒是听见一声闷哼。

柳若睁开眼,入眼便是那张熟悉甚至是有些憎恶的面庞。

那只箭刺穿了他的衣衫,扎进了他的腹部,红色的血瞬间浸出了他干净的衣衫。

闻暮此刻的神情有些隐忍,还带着些病弱的苍白。

他从喉咙里低低的传出一句:“去追。”,忍冬领命而去。

说完这句话后,他忽然体力不支,倒在了柳若的身上,险些将柳若压垮。

这次出来就只跟了个忍冬,忍冬还去追凶手去了。

柳若看了眼闻暮苍白的面容,任命般的***抗住了他的身躯。

闻暮虽病弱,可到底高大的身躯摆在那,柳若有些吃力,正无措间,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带着些少年气的晴清朗声。

“这不是闻大人吗,怎么了这是,虚弱无力到要靠夫人扶着了?”话里的调侃之意丝毫不加掩饰。

转眼间,那人便走到了柳若的身前,柳若看着他的眉眼有些熟悉,可心里正焦急着,一时半会也没想起来他是谁。

在看到闻暮腰间的血迹时,他脸上的笑意尽退,瞬间变成了担忧以及隐隐有些怒气。

他冲着身后的人喊了一声,“沈太医!”

“臣在。”

从身后跑过来一个提着药箱的男子,这男子正是在别院给闻暮诊治的沈太医。

听到沈太医的自称,眼前这个带着些少年气的人与那日闻暮谋反时,指着闻妍骂她毒妇的人在柳若的脑海里渐渐重合在了一起。

他便是先前的五皇子,如今的皇帝。

见到皇上本该行礼,可如今柳若不便,便道:“臣妇见过殿下,还望殿下勿计较臣妇失礼。”

他忙摆了摆手,快速道:“你是闻大人的夫人,我便是喊你一声嫂夫人也使得,无需多礼。”

许是匆忙即位,他还未曾习惯,连自称都还未改。

“这怎么还中箭了?”沈太医急急问道。

“应是有人暗杀。”柳若猜测道。

沈太医一边帮闻暮处理伤口一边埋怨道:“本来暗中就有不少人盯着他,他还乱跑,身子骨本就不好,这下行了,彻底废了。”这话说的严重,柳若听了,心头忽然又一阵异样的感受。

他本不用出来的,可偏要带着她出来看这场戏,让人拿捏住了行踪。

……

回府后,沈太医给闻暮开了方子,对柳若道:“闻大人体内的毒还未好全,如今又中了箭,虽性命无虞,但要好生养着,切不可再发生今日这样的事情。”

柳若知晓自己如今还是闻暮的夫人,便也回了些体面话,答应会好好照顾他。

闻暮沈太医看完诊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立在旁边的皇帝亦是如此。

屋里的气氛愈发暗沉,正照顾闻暮的柳若也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诡谲。

她让婢子给二人上了茶,那二人还真的就此饮上了,似乎再比谁能更沉得住气。

柳若招待好他们后,便打算去府东苑去一趟。

闻妍真就如她所说,世间已没了皇太后这个人,她彻底在闻府住了下来,如今就在那东苑里住着。

柳若刚起身,便发现身后的两个人也齐齐起身,跟了过来。

沈太医问道:“闻大人的姑母可在府里?”

柳若如实回道:“正在府里。”

旁边久久未出声的皇帝刘旭沉突然道:“沈太医,朕记得王将军的大儿子也受了伤,他护国有功,你现在去王府为他诊治一番 。”

沈太医沉了脸,但还是忍着心气回道:“臣听闻闻大人的姑母玉体抱恙,如今臣正巧在府里,正好可以一道去给她瞧瞧。”

“不必了,朕自会派医术更好的太医来。”这话说的不留颜面,摆明了是不想让沈太医去给闻妍看诊。

可沈太医是个油盐不进的,似是听不懂皇帝刘旭沉的话,仍挺着腰跟在柳若身后,刘旭沉见状只沉了眸子,倒也没在多说。

东苑中间的那处屋子房门紧闭,似真的是验证了沈太医那句抱病不出的话。

柳若跟在皇帝的后面,只见皇帝上前敲了敲门,喊道:“母亲,不孝子旭沉来请您回宫。”

屋内没有声响,他喊了好几声,屋内都并未有回应。

沈太医上前两步,走到他身前,继续敲门道:“臣来给娘娘看诊,还望娘娘开一下房门。”

屋内仍是没有声响。

两个男人齐齐垂了气,一同看向了柳若。

柳若心里瞬间有了压力,若是她也敲不开这个门……

她暗自瞧了一眼皇帝,见他神色不耐,她赶忙上前,亦是先敲门,她道:“姑母,陛下和沈太医来看您了。”

里边仍是没声,柳若方才问了东苑的人,说闻妍正在屋子里看书呢,此时不开门,应是不想见到门外的这两个人。

柳若深吸了一口气道:“姑母,夫君他中了箭,如今正昏迷着……”

话还未说完,门边被推开了,闻妍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闻妍并未看立在旁边的两个男人,只牵起了柳若的手快步往正院里赶。

她急问道:“伤势如何,可有性命之忧?”

柳若还没回话,沈太医便先插了话,他步子大,三步两步的便走到了闻妍的身侧,对她道:“那小子命大,中箭不深,未伤到内腑,只需好生养着便成。”

……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从东苑到了正院,正院里,闻暮已经醒了。

他躺在榻上,忍冬正在他跟前,忍冬身侧还跪着一个人。

那人浑身带血,污糟不堪,他的头发散乱在身前。

见到来人后,闻暮对忍冬道:“带他出去。”

忍冬提着那人就要把他带出去,途径柳若身侧时,那人突然看向了柳若。

二人对视间,他那张带着污渍血迹的脸入了柳若的眼,柳若觉得自己见过这人,正思索间,那人朝她扑了过来。

记忆突然涌了过来,是他,那个上一世绑了她的人。

柳若记得这是刘玉芙的表哥,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等她弄明白,忍冬便绑住他带他出了屋子。

闻妍的一声惊呼拉回了柳若的思绪。

闻妍疾步走到榻边,看着脸色苍白的闻暮,面上的担忧之色顿显。

她道:“你明知道如今外边还动荡不安,你不多带上几个护卫就出去,是嫌命长吗?”

闻暮冲她笑了笑,道::“无碍。”

那日的人确实不是冲他来的,那箭射向柳若,想杀死的自然也是柳若。

柳若走到他跟前,轻声问道:“那人是冲我来的对吗?”

闻暮柔声回她:“你别多想。”

他虽未明说,可她明白,那人就是冲她来的。

早前她就知道刘玉芙有一个对她很好的表哥,如今怕是以为刘玉芙沦落到这个地步是她害的,是以来找她报仇了。

地上的血迹还未干透,她轻笑一声,这人倒也是个痴情的。

闻妍见闻暮没有性命之忧后便要离开。

闻妍嘱咐柳若照顾好他便走了。

旁边的那两个人亦齐齐随着她离开了。

铜炉里的香静静的燃着,柳若与床榻隔着一步的距离。

她咬了下唇,随后对闻暮道:“谢谢。”

谢谢他为她挡了一箭,上一世她因他而亡,这一世他救她一命,就当是扯平了罢。

“你我之间,何须言谢。”他道。

柳若神情淡了几分,她道:“闻暮,我们两清了。”

一切因他而起,以他中箭为尾,二人两清。

闻暮闻妍,薄唇微抿,眼里的光亮熄了半分。

他看向柳若,轻声问道:“我们放下过去,重新开始好吗?”

柳若轻轻摇头,眸子里是一抹坚定。

闻暮见此,他强撑着坐起身。

他带着些试探问道:“那我们慢慢来可好?”

柳若仍是微微摇头,她的眼里没有半分波动,说出的话却是无情。

红润的薄唇微张,“我们和离吧。”

闻暮眸子沉了沉,他想挽留,她却不看他。

他无法,不顾身上有伤,站了起来,从身后抱住柳若,将削瘦的下巴轻放在柳若薄肩。

“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柳若未回头,淡声道:“我们不可能了。”

她的声音很轻,却很坚定。

腰间的手有所松动,她顺势挣扎,从他的怀里挣开,抬脚就往外走。

“若儿,待我伤好后,你再做决定可好?”身后的人道。

柳若的步子顿了顿,她未回应,抬脚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