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五万次

主角是陈洛阳沐清清的小说叫做《觉醒五万次》,陈洛阳沐清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就在陈洛阳走过去的瞬间,一个清脆的声音瞬间的响了起来,这个忽如其来的大耳光让陈洛阳瞬间懵逼了。

沐家!

天南市的商业大亨。

当年沐老爷子一手创办了沐氏集团。

如今沐家操控着天南市将近一半的家电行业,三分之一的金融类,还有房地产和娱乐行业都是有很多的涉及。

虽然沐家是这么一刻大树,但是作为大树下面的子孙,沐清清一家的情况确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但也不是说沐家内部衰败,大家都过得不好,而是因为沐清清父亲身份的问题,导致只有沐清清一家人过得不怎么样。

沐清清的父亲作为家里最小的一个儿子,本来按照常理来说应该是最受宠爱的一个,即使不是最受宠爱的也应该被一视同仁的对待。

但是真实的情况确实和想象中的大不相同,沐清清的父亲沐青云作为最小的那个儿子不仅是没有被宠爱,甚至可以说是受到了很多的排挤。

当时沐清清的爷爷还活着的时候,虽然沐清清一家也是不受待见,但是好歹还没什么人敢明目张胆的做些什么。

但是如今沐家的老爷子一死,马上就有人跳出来开始找沐清清一家人的麻烦了。

“陈兄你刚才说的那件事是真的吗?”

此时车上李子禾孙迅速的拉起了陈洛阳的手满脸激动的问道,以至于他那胖胖的身体因为这件事,已经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了。

“李先生我们能坐下来好好地说嘛?”

陈洛阳看着自己面前小山一眼的男人无奈的说到。

“啊!”

经过陈洛阳这么一说,李子禾瞬间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表现确实有点失态,于是缓慢的朝着自己身后的作为做了上去。

但是他心中的激动可是一点都没有消减下去,毕竟要知道那可是自己亲哥哥的消息啊,自己找了十年都没有结果,但是自己面前的年轻人却是称自己知道。

这件事情怎么能让人不激动呢。

“咳咳.....”

陈洛阳清了清嗓子,身体下意识的朝着前面倾斜了一下,这样的动作无形之中让陈洛阳身上带上了一种气质,一种压迫感。

“十三年前罗鸣湖,淘达集团.....”

当陈洛阳说出前几个字的时候,李子禾就已经相信对方知道十三年前的那场事情。

要不是陈洛阳实在是太过于年轻了,李子禾甚至怀疑对方又参见了那次的活动。

“李子天现在那就在天南市!”

紧接着一个重磅炸弹再次的从陈洛阳的口中放了出来。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李子禾激动的差点没有再次的从座位上窜起来。

“你....你说的是真的?我哥...哥哥真的还在或者而且就在天南市”

在陈洛阳一个个的消息面前,李子禾再也保持不住往日里的那份镇静自若了。

因为陈洛阳现在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直击他的心坎。

“旺角街三区D座201去那里,你就知道知道答案了。”

不过让李子禾没有想到的是陈洛阳竟然是直接的给出了一个地址。

“李先生一会先送我回家吧,我这里有点私人的事情要处理一下!”

陈洛阳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不再说话,之前说的那三个要求竟然是一点都没有提,就像是之前的那些事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而此时的李子禾也是处在那一片震惊中,根本就没想到之前两个人提的事情,因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心中的那个大哥。

不过在陈洛阳的心中可是丝毫的不担心对方会毁约,因为无数次的重生早就让陈洛阳摸清楚了李子禾的性格。

为了这个哥哥不要是之前的那些条件了,就算是让他交出自己公司的半壁江山他也是同意的,而且交出来之后,李子禾绝对不会玩什么阴谋诡计,这也是陈洛阳第一个和他合作的原因。

很快劳斯莱斯就停在了沐家的大门口,陈洛阳从车上走了下来。

没有过多的寒暄,黑色的劳斯莱斯直接朝着远方飞速的冲了出去。

这里也可以看出来现在李子禾的内心是有多么的焦急。

吱——

大门被陈洛阳给缓缓的推开了,进了屋子才他发现现在的客厅内站满了人,沐家的这几家人几乎是全部都聚集在了这里。

不过众人对于陈洛阳的到来都没有什么表示,甚至连一个和他说话的人都没有,毕竟在大家的眼中陈洛阳的身份确实是有够低微的。

而沐清清此时则正是坐在沙发上无聊的摆弄着自己的手机。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以为我们是小的就好欺负是吗?”

陈洛阳的到来并没有干扰到场上事情的发生,火药味依旧弥漫在空气之中,看那个样子似乎是一点就炸的样子。

此时沐清清的母亲杨丽正在拍着桌子大声的吼叫。

“弟妹,这可不是我的意思,我只是传达一下老太太的意思,你要是有什么委屈的话去老太太哪里拍桌子啊!”

沐清清的大伯沐东风此时则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起来似乎连站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你是个什么东西给我滚出去,这里是沐家的家族会议,你也有资格站在这里?”

就在大人间的火药味还没消散下去的时候,又是一个声音在现场响了起来。

只看见沐东风的儿子沐向阳朝着陈洛阳走了过来。

平白无故的被骂了一顿,陈洛阳也是瞬间的蒙了。

“陈洛阳是我老公怎么就不能坐在这里啊。”

还没等陈洛阳说些什么,一直安静的沐清清忽然间站起来对着自己的这个大表哥沐向阳说到。

“呵呵,还你老公,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和这个窝囊废结婚吗?你还不是为了我们沐家的财产,才找了这么一个上门女婿,这就是个临时工。”

沐向阳一脸嘲讽的对着沐清清说到。

“我今天就告诉你了,你们家一个子都别想从沐氏集团拿走,奶奶哪里的提议就是我提出来的。”

当年沐清清的爷爷还活着的时候大家还都有所收敛,但是前几天沐老爷子死了之后,这群人的獠牙就显露了出来。

其实在当时沐清清的爷爷在世的,沐家的人就已经提出来了沐清清家没有男丁迟早是要分出去的。

当时也正是为了堵住那些人的嘴,沐清清一家这才选择让陈洛阳入赘到家里来的。

“现在你给我滚出去!”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陈洛阳沐向阳恶狠狠的说到。

但是看着陈洛阳的那个样子似乎是没有一点要起来的样子。

“该死的废物你是听不懂人话是吧!”

说话之间沐向阳伸出自己的双手朝着陈洛阳抓了过去!

啪!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客厅之中响起来了。

众人也全都都因为这个声音停止了争吵。

只看见沐向阳的手臂停留在了陈洛阳的脑袋边上。

“你敢打我,该死!”

一声***的吼叫声瞬间在客厅中叫喊了起来。

沐向阳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而此时沐向阳的手臂则是被陈洛阳仅仅的箍住了,沐清清则是冷眼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沐向阳。

刚才那一把掌就是沐清清打向沐向阳的。

“该死,你们一个废物一个混蛋竟然敢出手打我,我发誓让你们在沐家待不下去!”

其实不光是沐向阳,就连陈洛阳也是被沐清清这忽如其来的一巴掌给整蒙了。

“闹够了没有,这里是我家,不是你沐向阳的家,把我们赶不赶出去沐家也不是你沐向阳一家说了算,到时候需要全体家族人员投票才有结果,现在请你滚出我们家。”

忽然间气势爆表的沐清清瞬间震慑到了所有的人,就连刚才叫嚣的沐向阳也是一时间楞在了当场。

此时现场的气氛安静的可怕,众人甚至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到最后这场家族的谈话闹了个不欢而散。

“哼!老幺,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会如实的和老太太反应的,包括你那个宝贝女儿和那个窝囊废的女婿的情况。”

说完这句话之后,沐清清的大伯带着一群家族人员离开了这里。

沐清清则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又坐回了沙发之上。

“你这个窝囊废怎么没死在医院啊!还有脸回我们家?”

等到有一群人走了之后,沐清清的母亲杨丽对着陈洛阳大声的斥责道,毕竟她不能和自己的老公发火吧。

她只好把刚才受的气都发泄自己这个上门女婿身上,谁让这个上门女婿在自己家里最没有人/权和地位呢。

“我先去把衣服收一下!”

陈洛阳起身就朝着阳台走了过去,根本就没有想理会杨丽的意思,这就是他往日里在这个家里面的地位。

“你给费物干什么去,给我站在哪里!”

杨丽看着自己面前的陈洛阳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滚过来把字给签了,然后就给我麻溜的滚蛋,家里不养你这样的废物。”

现在在杨丽的眼中造成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陈洛阳太废物造成的。

“早知道你这么的废物,当时招女婿的时候就找一个有本事的,到时候还能帮我们家一下,不像是你这个只知道吃喝的死废物。”

“你怎么想的?”

陈洛阳完全没有看正在气头上的丈母娘,而是转身回头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沐清清。

“离不离婚看你的意思,他们的话没用!”

而沐清清则是连头也没有抬起来,直接冷冷的说了一句。

不过这倒也正是沐清清那要强的性格。

“好!那这个婚我不离了!”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沐清清陈洛阳一脸坚信的说到。

在听到陈洛阳的这个回答的时候,沐清清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反应,但是心中却是莫名的平静了下来。

“你个死废物说些什么东西!”

殊不知他的丈母娘在听完这句话之后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瞬间的炸了起来。

“陈洛阳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今天你是签也要签,不签也要签,我们清清需要的是张云海那样能帮助家里的人,不是你这种废物.....”

到最后杨丽干脆是撕破了脸皮直接的说出来了。

“我真是怕了你这个废物了,欠我们家的钱我们沐家不要了,就当是喂狗了,现在你给我滚!”

“妈!不管怎么样我也不会和赵云海在一起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本来这里还没有把陈洛阳赶走,沐清清这里又把自己给的话给堵死了。

还不等着杨丽再说些什么,就看见沐清清站了起来,对着陈洛阳用不可置疑的语气说道。

“洛阳你先回卧室等着我!”

而陈洛阳此时竟然真十分听话的走进了卧室。

不过这一举动可真是把杨丽给气坏了。

嘭——

卧室的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女儿,你还让那个废物在家干什么啊,养他还不如养一条狗呢!”

看着自己的女儿,杨丽确实不能也不敢发脾气,毕竟自己女儿那要强的脾气她也是知道的。

而且自己一家能够在总家的压力下支撑这么多年,自己的这个闺女确实是功不可没。

“妈我再说一次,这是我的人生你别管,不管怎么样我也不会嫁给赵云海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沐清清也是站了起来朝着卧室走了过去。

杨丽刚想把沐清清叫住好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教育她一下。

嘭——

一个***的响声再次的响了起来。

不过这次倒不是卧室的那个门,而是客厅的大门。

“妈!陈洛阳他回来了没有啊!”

沐琳琳此时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的问道。

“那个废物?当然是回来了,你问他干什么!”

杨丽此时正在气头上,忽然间听见自己的小女人问这个情况,无名火瞬间又烧了起来。

“废物?你们没看见陈洛阳是坐劳斯莱斯幻影回来的吗!”

沐琳琳看着自己的父母大声的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