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症

《痛症》讲述的是主角白寻音喻落吟的故事,作者玉寺人所著的言情小说,白寻音喻落吟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随着少年高瘦的背影进了商场,挤进人流如注的电梯。逼仄的闷热环境里都是叽叽喳喳的声音。

那天在电影院,两个人几乎是不欢而散的。

白寻音把练习册还给了喻落吟,在剩余不到半个月的暑假里没有再去那个图书馆,蜗牛的缩在了家里,借此无声却鲜明的表达着自己的态度。

她不知道喻落吟心里是怎么想的,但自己无意和他玩那些暧昧游戏。

‘你们是学生,就应该干学生应该干的事情。’——这句老生常谈的论调听起来很普通琐碎,说的却是大实话。

白寻音刻意的让自己忘了和喻落吟相处的那些日子,要说还人情,她也还够了。

只是理智上想的很明白,***时在情感上还是难免有些不由自己。

就连阿莫,都能看出来她最近心情好像很低落。

“音音,再过两天就开学了,你真不出去玩啊?”阿莫来白寻音家里找她,无所事事的玩着她桌子上的挂件,不解的问:“你最近怎么一直呆在家里?感觉心情可不好了似的。”

是么?白寻音长睫毛微微的颤了一下,垂眸不语。

她细长的手指握着笔,笔尖在白纸上停留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东西。

阿莫不懂,自己其实不敢出门。

一出门,白寻音就会看到小区门口的公交车站,想到之前那段日子她坐着公交车去找喻落吟的时光。

她总记得图书馆那些暖洋洋的下午,松香木格子间的桌子凳子,他们一起做题,微信交流的时候。

这个暑假林澜难得很少下雨,每一天都是干燥且温暖的。

只可惜,她和喻落吟之前探讨题目滔滔不绝的微信聊天框,现如今只停留在一周以前了。

是喻落吟发给她的最后一条信息,那么疏离又懒洋洋的人,语气似乎都有些克制的愠怒:[白寻音,你躲着我干什么?]

她没回,这条信息就像陈旧的木屑一直躺在这里了。

白寻音不知道她该怎么回,因为她并不是问心无愧的——她知道自己的确是刻意在躲着喻落吟。

因为他那些暧昧的话,若即若离的举动,还因为自己……白寻音生怕自己被‘***’了。

喻落吟是全校女生的梦想,就像是伊甸园的禁果一样,她渴望,又不敢摘取。

思绪飘远,白寻音一直没回答阿莫的问题。好在阿莫是个大大咧咧脑洞发散的姑娘,又自顾自说起了别的事情。

只是问题依旧扎心:“对了,音音,你之前说你遇到一个很特殊的人,是谁啊?”

阿莫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白寻音皱眉,干脆幼稚的堵住了耳朵。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

从记事上学开始,白寻音就像别的小孩那样,在历经了假期之后对于上学有排斥感。

哪怕是后来在三中收到了一些欺凌,她也从来没有过‘不想上学’的想法。

——这次是第一次。

暑假过后,白寻音还是第一次有些不想去上学,她有点害怕在学校会见到喻落吟。

莫名心虚。

于是穿衣服,吃早餐都不自觉的磨磨蹭蹭,最后阿莫都到楼下扯脖子喊了,白寻音才在季慧颖有些诧异的催促中下了楼。

“音音快点!你今天怎么这么慢啊?”阿莫急急忙忙的拉着她去坐公交车,絮絮叨叨的抱怨:“平常都是你催我,今天怎么改成我催你了!”

还好有阿莫,叽叽喳喳的,多少缓解了一点她焦虑的情绪。

白寻音自己都觉得自己奇怪——她分明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却总感觉心里七上八下的。

“对了,音音。”下了车走向校园的短短一路,阿莫又嘀咕出来一句‘重磅炸弹’,同白寻音小声的窃窃私语:“我听说咱们高三可能还要分班哎。”

阿莫似乎有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七大姑八大姨在三中上班,能搞到一些‘内部消息’。

白寻音一愣,有些诧异的望了过去,眼睛里似乎在问:真的假的。

“据说是真的哦。”阿莫故作神秘,摇头晃脑:“好像是要弄两个尖子班,冲刺TOP10大学的那种……哎呀,你懂的。”

高三的尖端精英班级,不少学校都弄的。

只是三中之前没听说过风声,居然也要分么?

白寻音皱眉思索着,却也觉得无所谓,仔细想想甚至还挺好的——要是分了班,她就不用继续和盛初苒一个班级了。

只不过如果是尖子班的话……那会不会和喻落吟分到一起?

不自觉的就会思索到这个层面,白寻音有些纠结的咬了咬唇,半晌后又觉得自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只是来源不明的一个小道消息,她居然真的发散思考上那么多了。

可有的时候想什么来什么的这个道理真是邪门儿,白寻音脑子里正不受控的想到‘喻落吟’这三个字,耳畔就听到阿莫有些惊喜的声音——

“啊,你是上次在游乐场那个男生么?好巧啊!”

白寻音一愣,倏的抬头,就看到喻落吟黎渊两个人站在学校门口,校服袖子上围着周纪检查的袖标。

显然是这周被派来检查学生仪容仪表和学生证的。

林澜早晨阳光灿烂,透过斑驳的树叶洒在少年身上,像是镀了一层细碎的光。

喻落吟漆黑的头发比起之前短了一些,刘海却依旧碎落在象牙白的额前,一双黑眸深不见底,面无表情扫过来的时候,白寻音只觉得呼吸都有点难熬。

可他只说了三个字,声音又轻又淡:“学生证。”

白寻音回神,忙低头把书包拿到身前,低头翻找自己的学生证,不自觉的有些手忙脚乱。

时隔小半个月再次见到喻落吟,却实在是有些突兀,由不得白寻音不紧张。

她哪里知道,站着的男生垂眸扫了眼,就把白寻音书包里面‘视察’了个遍了——书,水杯,没多余的东西。简单又干净,就像她这个人一样。

好容易找到藏在夹层里的学生证,白寻音连忙递给他看。

喻落吟扫了一眼,却皱了皱眉:“封皮坏了?”

嗯?白寻音发怔,这学生证的确是之前她不注意弄坏了一个小角,但是……

“坏了就是不合格,没收。”喻落吟从少女洁白的指尖里抽出学生证,堂而皇之的‘占为己有’,顺便找茬:“等我换一个新的给你。”

……

黎渊就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他喻哥装大尾巴狼,笑而不语。

“行了。”喻落吟又上下看了一圈懵逼的姑娘身上的校服,才‘大发慈悲’的一点头:“***吧。”

白寻音脸上绷不住的有些燥热,头也不回的连忙走人。

也许是喻落吟的目光太具有侵略性了,刚刚分明是检查她校服穿的是否规整,但一眯眼……

白寻音总觉得那双凌厉的眼睛,仿佛能把自己的校服拉链拉开窥探一样。

就连阿莫都觉得他们之间的气场不对劲儿,进了校园的门,就兴致勃勃的问:“音音,刚刚那个学生是上次咱们在游乐场遇到的那个,是吧是吧?还给了咱俩五百块钱那个!”

“卧槽,真的帅,音音,他刚刚干嘛把你学生证没收了?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

对于高中生而言,最暧昧的话就是‘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了。

一听到都忍不住让人遐想万千,更别说那人还是喻落吟。

耳根发烫,白寻音忍无可忍的转身捂住了阿莫的嘴。

世界才终于安静了。

*

“喻哥,不是我说你,真没有你这么追女生的,你这样不讨喜!”

早课间结束,喻落吟和黎渊摘了袖标回班级的路上,后者就忍不住谆谆教诲起喻落吟来:“你说你,没收人家小姑娘学生证干嘛?真没情趣,白寻音那姑娘多让人有保护欲啊……”

喻落吟一个眼神看过来,黎渊莫名感觉被冻了一下,才堪堪的闭了嘴。

怎么?他说白寻音有保护欲也成错误了么?

“喻哥,你特意跟班主任申请今天早晨替新随,就是为了小哑巴吧?”黎渊纳闷的挠了挠头:“那你干嘛不告诉她呢?”

还反而凶巴巴的,都说女人心海底针,黎渊感觉他们喻哥的心思才真叫人难懂呢。

喻落吟没理他,只是垂眸从校服口袋里把刚刚以权谋私‘没收’的学生证拿出来。

翻开,白寻音的一寸照就黏在上面。

学生证上的照片都是刚入学的时候照的,那时候白寻音也就十五六岁,比起现在更稚嫩了几分,她穿着稍大一码的校服,宽松的衣领垮垮的,女孩纤长的颈一览无余。

梳着马尾辫的一张巴掌脸,又白又小,清秀而精致。

最粗糙的背景和拍照技术,完全不施粉黛的绝色。

白寻音一双眼睛生的极好,大而不愣,线条柔和精致,眼角像是携着桃花般的媚,眼神却是清纯而无辜的。

照相的时候,她眼睛里有种怪异的脆弱感,像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

喻落吟看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拍下来这张一寸照。

那个时候他只是一时兴起,并不知道未来的很多年,他都会对着这么清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