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寻音喻落吟小说

白寻音喻落吟是小说《痛症》的主角,作者玉寺人所著,本站提供白寻音喻落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高三一共十二个班,三百六十个高三学生,按照开学的一次测评成绩前六十名分为一班二班——全面为尖子生做针对的冲刺教学。

白寻音是个姑娘家,跑的再快也比不过个高腿长的男生。

喻落吟跑出教学楼后在操场捕捉到女孩纤细的身影,几步就追了上去。

从后面拉住白寻音的手臂,被人毫不客气的就甩开了。

少女有些错愕的回头,见到是喻落吟就皱了皱眉。

“什么表情?”喻落吟被气笑了,一挑眉:“嫌弃我?”

白寻音眉头舒展开,面无表情的别过头去。

“干嘛不理人啊?这可不是好学生的态度。”可能是因为白寻音不能说话他就要多说一些的缘故,面对她时,喻落吟总是从平日里高冷斯文的天之骄子变成一个‘欠登’,追着白寻音说话:“还没问你呢,考试考的怎么样?”

一说起考试,白寻音就更生气了。

她拿出手机***的打字,随后举到喻落吟面前:“你为什么骗我?”

看着小姑娘一本正经板着的脸上写满了单纯稚嫩的严肃,喻落吟笑的肩膀都发颤:“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他这么‘不知悔改’的样子,登时让白寻音更气了。

[你物理成绩明明很好,为什么骗我给你补课。]

明明她会的那些东西他都会,而她不会的那些他也会。

仔细想想那小半个月以来,实际上反而是喻落吟给她讲题比较多。

“你傻啊,看不出来我是找机会故意接近你么?”喻落吟打的‘如意算盘’被当事人揭穿,倒也不慌张,依旧闲适的笑着。他态度慵懒却也认真,听的白寻音心中‘咯噔’一声——

“全世界都看出来我在追你了,就你看不出来。”

一层朦胧暧昧的窗户纸就在猝不及防间被简单粗暴的戳破,白寻音脑子几乎空白了一瞬间,耳边泛着‘嗡嗡’的寂静。

操场边,似乎来来往往的学生都不存在了一样,白寻音眼睛里只能看到喻落吟。

看到他清隽利落的眉目,漆黑的眼睛里恍若凝聚着烈火冰河……

热烈直白的让她躲无可躲,白寻音感觉被他修长的大手扣住的手臂,热的几乎都快烧起来了。

她磕磕绊绊的抽回了自己的手臂,脸上红云密布,烧到了白嫩的耳根。

白寻音慌张的在手机上打字给喻落吟看:[你别胡说八道!]

“没有胡说八道。”喻落吟懂的见好就收的道理,一次不能把人吓的太过,只笑了笑:“先走了。”

日后,他自然会证明给她看的。

少年扰乱了一池春水,随后好似毫不留恋的就走了。

白寻音怔怔的看着喻落吟高瘦的背影,微微有些恍惚。

一直以来,喻落吟给人的感觉似乎总是这样的——校草,学霸,都只是一个标签。

只有真正接触过的人才会发现他即便看上去温柔斯文,风度翩翩,内里却也好像高高在上不可靠近一样。

白寻音不是傻瓜,不至于不明白一个男生频频找机会接触她是什么意思,总会有所图的。而她身上有什么可图的,肉眼可见。

即便如此,听到喻落吟说要追她这三个字,白寻音还是会觉得不真实。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就是单纯的不敢相信。

后来的后来,白寻音偶尔会回忆起这天,才发现当初喻落吟只说了要追她,可却没说喜欢她。

*

在林澜四处泛着栀子花香的八月末,三中高三终于把分班措施搞完了。

喻落吟如愿和白寻音都分到了一般,结果并不出所料,阿莫也擦边进了一班,还有周新随。

就是陆野和黎渊这俩货学习一般,只能被迫和他们心中永远滴神喻落吟分开,在普通班浑浑噩噩度日。

——只是喻落吟还是会定期给他们两个扔卷子,检查的时候动辄就‘辱骂’一番。

斯文矜贵的一个人,说起话来嘲讽的两个学习本来还算中上的两个学生活生生觉得自己智力低下,是否在出生的时候被挤压到了脑子。

当然这还得是喻落吟‘大发慈悲’有时间指点他们的时候。

分班之后,他时间都用在白寻音身上了。

林澜八月末的空气柔软潮湿,而高三的学生心里却都像凝着一团火,面对着几个月以后即将到来的高考,紧张焦虑,甚至于失眠不安……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而白寻音的心中那团火的名叫‘喻落吟’。

她有点头疼。

一个班级的同学本身就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就算了,第一天选座位的时候喻落吟不知道还用了什么手段坐在了她的身后,这段时间上课,白寻音时不时的就感觉后脊梁骨被人戳了一下。

而每次忍无可忍一回头的时候,就看到喻落吟手撑着头,正对他笑。

少年白皙的皮肤上一双漆黑的眼微微弯起来就像是新月一般,眼中带着亮,几乎照的白寻音无处遁形,而他却十分无辜。

白寻音一旦愠怒,喻落吟就会‘单纯’的耸了耸肩:“对不起,我也不想打扰你。”

“只是这笔不听使唤。”

……

都赖到碳素笔这么死物身上去了。

“原来我听说什么样的男生追人的时候都会变的幼稚,还不信。”周新随听到,在一旁凉凉的嘲讽:“现在信了,喻哥,你怎么跟智障一样了?”

“滚。”喻落吟倒也不生气,盯着白寻音纤细的脊背腰身,笑吟吟的:“我愿意啊。”

他们两个一唱一和的让白寻音面红耳赤,忍不住狠狠的瞪过去。

而这边窸窸窣窣的声音立刻就被讲台上的老师注意到了。

监督这节自习课的是申郎丽,她看到那边有动静,下意识的就张口斥责白寻音——

“白寻音,你转头干什么?高三了上课还敢搞这些小动作?不想做卷子就到后面去罚站!”

白寻音被吼的一愣,抿了抿唇就要站起来。

“老师,跟白寻音没关系,是我打扰她的。”而喻落吟却快了她一步先站起来,懒洋洋的挑着嘴角笑:“要罚就罚我吧,我为耽误大家的上课时间道歉。”

“你还知道耽误大家上课啊!”申郎丽皱眉,烦躁的挥手:“都给我滚去后面站着!两个人一起罚站!”

此举正中喻落吟下怀,他唇角笑容不变,二话不说的去后面墙那里罚站了。

一班不像之前那些普通班级里有爱看热闹的学生,这里都是心无旁骛的尖子生,见此场景也只顾低头做自己的题,只有阿莫忍不住嬉笑着瞥了白寻音好几眼。

白寻音无奈的瞪了她一眼,也只好不情不愿的走到教室后面——和喻落吟泾渭分明的站着。

喻落吟靠近一步,她就往旁边蹭一步,直到两个人偷偷摸摸的都快撞上旁边的窗台了,白寻音生怕申郎丽发现异样,不得不停下脚。

旁边喻落吟干净清爽的气息近在咫尺,她头皮都是紧绷的。

一种类似于‘无路可逃’的感觉包围着白寻音的周身。

“上学以来第一次被老师罚站,还是跟你一起,怪新鲜的。”喻落吟压低了声音,在白寻音耳边笑:“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缘。”

白寻音当然不会回答他,她白皙的耳廓变的粉红,小手推了喻落吟一把。

其实……她也是第一次被老师罚站,都是被他害的。

白寻音不知道的是,喻落吟是在故意惹她生气。

她脸上愠怒绯红都是因为他产生的,活色生香,和平日里冷冰冰的平静模样不同,就够让他有成就感的了。

思及于此,他忍不住继续逗她。在白寻音小手推自己的时候,喻落吟顺势反手握住——柔荑软雪抓在微凉的大手里。

吓的白寻音身子一颤,下意识的后退,身后靠着墙边的清扫工具被撞倒了一地。

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打破了某种环境,白寻音忙不迭的把自己的手***从喻落吟手中抽出来。

“你们两个!”而三番两次被惹怒的申郎丽已然忍无可忍,指着两个人的鼻子骂起来:“喻落吟,白寻音,你们两个要干什么?站着都不会好好站着了?你们不学习别的同学也不学了是么?!你们给我去走廊站着!”

……

喻落吟忍着笑,‘痛定思痛’的说:“好。”

随后走了出去。

白寻音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喻落吟好像是故意的。

这个人坏的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