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小说是《渔家记事》,小说的剧情非常的有趣,想阅读的小伙伴快来本站阅读吧。内容详情:“嘶,好辣!”许倩书砸巴着小嘴,朝着陆鸣飒笑了一下。这是陈年的女儿红,是婚嫁时所用最好的酒了。陆鸣飒不愧是陆鸣飒,以他的身份地位能用的要用的都是最好的。许倩书虽然觉得辣,可这酒辣得很爽快呀,她忍不住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正要喝的时候却被陆鸣飒抓住了手。
 
《渔家记事》精彩试读:
她抬头看了陆鸣飒一眼,这男人双眼通红,像是神志不清似的:“松开我!不就多喝了你两杯酒吗?你自己说过的,以后你所有
渔家记事陆鸣飒许倩书全章节目录阅读
的钱财我都能做主,咋的?花轿上了、祠堂拜了、交杯酒也喝了你就要出尔反尔呀?陆鸣飒我告诉你,我不好欺负……”
 
话刚说完,只听‘撕拉’一声。
 
许倩书觉得浑身一凉,低头一看嫁衣竟然被陆鸣飒徒手给撕碎了?再抬头看向陆鸣飒,只见他两眼通红像是在极力压制着什么
 
似的,脚步却缓缓朝着许倩书走来。
 
陆鸣飒愈发逼近,薄唇微启:“女人,你穿着一身红色……真碍眼……”
 
说着竟伸手过来撕扯许倩书的嫁衣,甚至还要对她那绣了红色鸳鸯的肚兜动手!
 
呸!占老娘便宜?
 
伪君子——
 
许倩书脸色难看极了,逃命似的冲到角落里,“你色狼啊!我告诉你,就算我死了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被你糟蹋的,我、我不愿
 
意做的事情谁逼也没用!”
 
她刚刚的确是想和陆鸣飒坐实了夫妻关系的,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臭男人哪比得上钱啊,她现在就要悔婚,逃出陆家再去
 
官府奏请要一封和离书!
 
“死?的确是个很美的字眼,你的血会不会跟这个字一样美呢?”陆鸣飒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畔,似乎非常饥渴。
 
这个模样的陆鸣飒,许倩书头一次见。
 
不!或者说是第二次——
 
许倩书的记忆回笼,想到当时果果被绑架、在衙门里的陆鸣飒,好像也是这样眼睛泛红,语气邪魅。只不过当时的他没有现在
 
这样更贴近魔鬼的形象,所以许倩书到现在才想起来,这根本不是陆鸣飒、又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陆鸣飒!
 
为什么他会在洞房花烛夜变成这个样子?
 
许倩书突然想到了在自己之前的三个新娘。
 
她忍着惧怕,道:“陆鸣飒你清醒一点!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要是今晚我死了,你克妻的命格就坐实了!你真是想要一辈子
 
做鳏夫吗?”
 
“鳏夫?那是什么?”陆鸣飒冷冷地挑起一抹讥笑,朝着无路可退的许倩书毕竟,“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能否死在我的手上!”
 
“那你说说,我怎么样才能逃过一死?你怎样才能不杀我!”许倩书敢确定这不是陆鸣飒,她所认识的陆鸣飒虽然雷厉风行、手
 
段狠绝,可他不是这种不分青红皂白,随口就要杀人的疯子!
 
没错,就是疯子!
 
许倩书的心情极度烦躁起来,陆鸣飒要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
 
他是不是有什么暗病?
 
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先把这个疯子给解决了吧!
 
许倩书拿出所有勇气,摊开手以极为隐秘的手法,缓缓抓住了百宝架上的花瓶。
 
陆鸣飒慢慢踱步过来,眼睛里闪过嗜血的光芒。
 
很近了,他渴望的鲜血就要……
 
“啊——”
 
许倩书尖叫一声,在陆鸣飒欺身靠近自己的时候,手里的花瓶狠狠砸在他的后脑勺上,下一刻高壮的男人轰然倒在地上不省人
 
事,没个一晚上是醒不过来了的。
 
许倩书诧异于自己剽悍的战斗力,同时鄙夷处处想杀人的陆鸣飒:真是个弱鸡,就这么狂妄自大掉以轻心,也敢在杀人之前嚷
 
嚷着‘我要杀人’?一瓶子就放倒了,真没趣!
 
而此时此刻。
 
守在新房院外的那些下人们听到这声尖叫,下意识的低了头。
 
陆枫也在这里,他面色难看,听得出来那是许倩书的声音。
 
难道神隐道长的卜算,也出错了……
 
他们又害了一个鲜活的女人?
 
陆枫脚下一软,赶紧朝着新房奔去,却在门口驻住了脚步。
 
如果贸然闯进去的话,头儿的病得不到满足,迁怒于其他人的话,许倩书不是白死了?
 
陆枫想到这里,缓缓后退,离开了新房的院子。
 
而大家盛传着被克死的‘第四任’,拿了绳子绑了陆鸣飒,正倒头在婚床上呼呼大睡呢。
 
翌日。
 
许倩书是被饿醒的。
 
见被自己绑在百宝架上的陆鸣飒还晕着呢,便赶紧找了衣服穿好,准备出去觅食。
 
顺便找陆枫来收拾陆鸣飒这个‘残局’。
 
刚摸着走到厨房呢,许倩书就听见两个婆子在窃窃私语。
 
“又死啦!啧啧,可惨了!”
 
“我知道,昨晚叫的那一声这么惨,我听见了。”说话的婆子四处看了看,“知道是那位新主子又挨克了,吓得我赶紧缩进被窝里
 
藏着,生怕诅咒的余波把我也给弄死呢!”
 
“可真惨,听说这位被克死的新主子还有个女儿呢,才六岁。”
 
“陆枫不是已经去处理了吗?哎唷快别说了,怪渗人的!”
 
“……”
 
许倩书墙后边躲着呢,听到这又是克死、又是女儿的,心想一定是在说自己了。
 
她这才睡了个懒觉,在白沙村里就成死人了?
 
昨晚的陆鸣飒虽然诡异,可她也不是吃素的,没受到啥伤害呀!
 
想到这里,许倩书有些意难平了,气呼呼地走到这俩碎嘴婆子的面前,斥道:“谁死了?我还没被克死呢,你们这些刁奴倒好,
 
人为的就说我死了?怎么的,不想伺候我这个新主子呀?不想的话早说啊,我让陆枫把你们都赶出去。”省得在家里碎嘴,天天
 
说她被克死!
 
许倩书气呼呼地想着。
 
这俩婆子却是傻了,怔愣地盯着许倩书,没等说话呢,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
 
许倩书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自己是鬼吗?
 
至于见到她就吓晕过去?
 
娘的,自己‘死’了的事儿全拜陆鸣飒所赐,等他恢复正常之后,一定要狠狠收拾他!
 
但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陆枫,阻止自己的‘死讯’传出去!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