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小说是《种田何必要男主》,小说的剧情非常的有趣,想阅读的小伙伴快来本站阅读吧。内容详情:等迟钝的小宝发现身后已经没了人影回头时,只来得及看见她窜进小路的背影;摸摸头,小宝面露困惑,施施然跟在了她的后面:“二姐去枣树沟干嘛?”周悦娘才不管什么桑树沟、枣树沟的,她只觉得瞧遍了整个出处,唯有脚下的这条路显得宽阔平坦,像是走过的人多些;可跑了足足一刻钟,她也不知道走了多远,身边的景色不断后退,眼前出现了一个和桑树沟类似的庄子;同样的十来户人家,但这里竟然看到了两三家砖头房子。
 
《种田何必要男主》精彩试读:
一口气冲了这么远,她的力气也用得差不多了,不由累得弯下腰来大口大口的喘气,“呼呼……”
 
“呜……呜……”
种田何必要男主周小宝周悦娘小说完本目录
周悦娘这时才后知后觉自己的呼吸中夹杂了几声不似人声的呼吸,也叫低吠!
 
身前不知什么时候聚集了三条半人高的土狗,一黑两花,半弯着身子,竖直了耳朵,尾巴垂在身后,半张着嘴露出长长的犬牙,低声发出威胁的低吠,伸长的嘴巴边上还可以清晰的看见一道发黄的口水滴落。
 
周悦娘顿时懵了!从来看到的不是贵宾、博美,也是家养的獒犬之类,可那些狗无一不是有主人带领着,现在身前这摆出择人而噬架势的三条狗长相丑陋,体态瘦长,看上去就像是饿了许久的模样。
 
“我不好吃……你们可不要吃我……”
 
周悦娘吓得全身打颤,说话都止不住打结,腿下一软,眼看就要瘫软在地上了;“呜……”回答她的依旧是威胁的低吠,还有一条狗试探性的踏步;“娘呀!”周悦娘恍惚看见左边有一颗低矮的树木,惊怕之下,潜能爆发,竟然一蹿就到了树下;可她快,身后的狗也不慢。
 
众所周知,遇到了犬类和遇到猛兽是一个道理的,你越是逃跑就越是激起它的“猎”性。本来三条狗只是在观察周悦娘是否属于“被猎”的范围,谁知道她却是恐惧的逃跑了,这可就偏偏触动了三条狗欺软怕恶的性子了。
 
顿时全都一起狂吠着跟在她身后来到了树下,周悦娘试着往树上跳去,屁股后面都仿佛和某条大狗做了个亲密接触,有一道推力传来。
 
显然她的运气不是很好,根本没有抓着预想中的树干,绝望之下,她只得闭上眼睛大叫了声:“娘呀……”然后便抱着树干闭上眼睛等待被撕咬的疼痛传来。
 
“打死你们这些死狗。”
 
疼痛没传来,倒是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喝骂,紧接着是什么东西敲上皮肉的闷响和大狗的哀嚎,睁开眼一看,一个不甚高大的身影举着一根木棍背对着她,但却离奇的带给她浓浓的安全感。
 
“小宝,小心。”周悦娘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明明那三条长相凶恶丑陋的大狗还和周小宝在原地僵持,可她就是没有了最初的恐惧,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真的很新奇,很温暖,温暖得她想哭。
 
周小宝头也没回的愧疚道:“二姐,对不起啊,我来晚了,吓着你了吧;放心,这几条野狗还不是我的对手。”
 
吹牛!你的腿不也在颤个不停吗?周悦娘没有揭穿小宝的逞强,只是扶着树干站到了小宝的身边,手里捏着刚才摸到的一块石头。
 
“小宝,我打那条黑色的,你注意两条花的。一,二,开始!”随着周悦娘一声令下,姐弟俩一起大呼一声,同心协力的向着目标打去。
 
周悦娘手里拳头大的石头正中黑狗头部,黑狗吃痛,眼见姐弟俩气势如虹的斗志,哀嚎着夹着尾巴逃窜而去;周小宝的棍子大有横扫千军的势头。
 
嘭——
 
一声闷响砸在距离最近的花狗身上,这条狗刚才追得最快,已经被砸了一闷棍,这时候在挨了一棍,不由也晕呼呼的嚎叫着离开了,可它坚固的头骨也磕断了周小宝手里临时找来的干木柴。
 
剩下的一条狗显然属于智慧型,在乡下被称为“偷咬狗”,平日里不声不响跟在人的后面,找着机会就阴着下口咬人的阴险角色。在两条狗相继逃跑之后它只是退后了两步,和两人形成了一个斜角对峙。
 
“二姐,怎么办?”小宝握着手里只剩下半截的木桩子,丝毫不觉得平日只会胆小得缩在身后的二姐今天这么有主见有什么不妥。
 
“把它打走。”周悦娘的胆子像是回到了身体里,弯腰在地上摸索着石头,专心找石头的她没注意到剩下那条狗的变化,可小宝看见了那条狗冲向她身后的动作,忙惊叫道:“二姐小心。”
 
身体也是瞬间护到了她的身后,花狗大张的嘴巴顿时冲着小宝袭来,“啊!”
 
小宝情急下将手里的木桩子直愣愣的伸进了花狗的大嘴里,但手背上也被锐利的犬牙划拉出了两条血丝;疼痛也催发了他的潜能,伸腿一踢,嘴里也怒吼着:“我打死你这条死狗,我踢死你这条死狗。”
 
最后一条狗也败在了他疯狂的踢打,夹着尾巴嚎叫着逃了!
 
“呼!”姐弟俩一起坐倒在了大树下用力的喘气,继而相视一笑。
 
“二姐,你来枣树沟干什么?你不是最讨厌来这里吗?”
 
“啊……”周悦娘愣了下,这里不是出山的路?心里疑惑,嘴里却是敷衍的回道:“我,我就是心情不好想四处转转。”
 
“哦,那也不能往枣树沟走啊!万一遇上刘家人胡说什么难听的怪不舒服的,你以前从来不敢来这里的。”小宝指着远处一栋砖瓦房继续说道:“大姐就说过,刘瘸子那腿在做工时瘸了,掌柜虽说赔了一大笔钱,可刘家老娘都拿来修房子了,嫁过去哪还有什么好日子过。还有那刘瘸子喜欢喝酒,我听刘三娃说过,他哥喝醉酒就发火骂人打人,大姐都不敢嫁,你去不是更苦。”
 
周小宝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地上拔着杂草:“都怪祖母和大娘,不知道怎么想的!人家小叔都从来没说过什么换亲,她们瞎张罗啥!”
 
他手背上的血痕唤起了周悦娘的注意力,先不去管这些不属于她的纷乱事情,惊叫道:“小宝,你的手;要打狂犬疫苗。”
 
刚说完这句话就见周小宝诧异的目光定定得看着自己,她有些迷糊,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除了狼狈了一点,没什么不妥啊?
 
“你怎么了?咱们赶紧回去找医生打针啊!”周悦娘拍着屁股起身,顺手拉起了仍处在怔愣的小宝。不得不凑到他的耳边大呼一声:“小宝,回魂了!”
 
看小宝真的有一种猛然回魂的感觉,周悦娘不由笑出了声,银铃般的笑声在小宝耳边回荡,让他如坠梦中:“二姐?!你真的是我二姐吗?怎么不像?二姐从来不这么笑的。而且,被狗这样子划拉一下是用不着扎银针的,只需要回家用皂角水洗洗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