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小说是《我!仙帝重生》,小说的剧情非常的有趣,想阅读的小伙伴快来本站阅读吧。内容详情:柳梦瑶朝沐川身后看了眼,并没有看到礼物的盒子,心中有些奇怪。之前他跟自己说的时候可是夸大了海口,说什么到时候全场的礼物都没有他的礼物珍贵,因此柳梦瑶也十分期待沐川为表姐准备的礼物。同时,柳梦瑶还转头跟曹依清说道:“表姐,我跟你说……”
 
《我!仙帝重生》精彩试读:
“沐川说他的礼物是最珍贵的,其他人的礼物远远比不上他的礼物,到时候你可要给我看看他送的礼物到底是啥。”
 
曹依清唯有心中苦笑。
 
沐川早已经不是沐家少爷,还能送出什么珍贵的礼物?
我!仙帝重生沐川曹依清全章节小说免费试读
要知道刚才送的礼物中,最贵的礼物价值甚至已经超过了一个亿!
 
他拿什么来比?
 
郑松岳嘴角露出讥讽之意,他刚才可是送了件价值上百万的礼物,此时沐川竟然说他的礼物比自己的还要珍贵?
 
开玩笑吧?
 
曹依清到底也是个女生,此时也被柳梦瑶勾起了心思。
 
她美眸看向沐川,疑惑道:“梦瑶说的都是真的?她没骗我?”
 
沐川脑袋有点疼,她之前的确跟柳梦瑶说过这些话,不过当着这么多人面上说出这番话却又变了味道,成为了一场攀比。
 
“不错,是我说的,事实也的确如此。”沐川道。
 
郑松岳根本不相信沐川的话,他冷笑道:“哈哈哈,我知道了,沐少的确要给你送一份大礼,我之前听说沐少被临江大学校董宋立峰当着全校人的面开除学籍了。”
 
“如此一来,将来沐少就能全心陪在依清身边了啊。”
 
曹依清脸上的笑意僵住,她又不是傻子,当然能听出郑松岳话里有话,她皱眉看向柳梦瑶,后者心理压力陡增,只好支支吾吾地开口道:“表姐,其实我也准备告诉你这件事情的,只是还没来得及……”
 
“哼!我知道了!”
 
曹依清面带恼怒的看向沐川,沉声道:“这就是你给我准备的大礼吧?”
 
她当即冷笑起来,又是失望地摇了摇头。
 
果真是一份‘无价’的大礼啊!
 
在曹依清生日当天,当着这么多临江市权贵的面,你居然告诉我你被学校开除了?
 
你不要脸,我也不要的吗?
 
曹依清算是看清楚了沐川的真面目,她总以为沐川能够踏踏实实,从此做个普通人也好,可他偏偏要让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丢人!
 
她咽不下这口气!
 
柳梦瑶也下意识地看了眼沐川,她可是知道自己表姐夫不是寻常人的,也迫切希望沐川能够解释清楚这件事情是因沐子秋而起。
 
但沐川就像是没看到她目光似的。
 
“表姐,事情其实不是这样的,我来告诉你……”柳梦瑶咬咬牙道。
 
“够了!梦瑶,难道你还相信他吗?”曹依清沉声道。
 
柳梦瑶从未见过曹依清发这么大的脾气,只好闭上嘴巴不敢顶嘴,倒是她左顾右盼的时候发现郑松岳这家伙居然露出了得逞的笑意!
 
“原来是他这个混蛋搞的鬼!”柳梦瑶恨得牙痒痒。
 
郑松岳没觉察到柳梦瑶的目光,依旧笑吟吟地看向沐川,真是个不知道死活的窝囊废啊,他居然敢挑衅沐家那位少爷。
 
沉默了许久,沐川终于开口道:“不过,我的确被开除了。”
 
“上大学对我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今天是你生日,我不想说那些令你不开心的话,我也的确准备好了你的生日礼物。”
 
话音落下,他从怀里拿出一枚温润的玉坠。
 
曹依清和柳梦瑶都愣住了,尤其是后者,她嘴巴微张,眼中似是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并不是说沐川礼物太过珍贵,而是因为这礼物太寒酸了!
 
“这……”
 
柳梦瑶脸颊滚烫,感到了浓浓的尴尬。
 
她刚才还替沐川夸下海口,说什么他的礼物是全场最珍贵的,是无价之宝。
 
可沐川简直就是猪队友,把这个破烂玉坠当做生日礼物送给曹依清,他是认真的吗?
 
郑松岳一直憋着笑,差点憋出了内伤,到最后他终于忍不住笑道:“哈哈,沐少果然有情趣,我还没想到居然能送这么珍贵的礼物呢!”
 
“哈哈哈!”
 
这破玉坠能值几个钱?
 
曹依清没有接过玉坠,她深深看了眼沐川,眼中满是失望。
 
他生动形象地演绎了什么叫做打肿脸充胖子。
 
“这就是你要给我送的无价之宝?沐川,难道你的脑子烧坏了吗,即便你只送我一束鲜花我都不会说什么,甚至还会开心,可你这是什么意思?”曹依清气疯了。
 
更加要命的是,这玉坠甚至还不是新的。
 
沐川知道曹依清误会了他,他耐心地解释道:“不管你信与不信,这就是我要送你的生日礼物,我也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的确是无价之宝。”
 
一位无上人物赠予的礼物,能不珍贵?
 
柳梦瑶脸颊愈发滚烫,沐川的每一次辩解都像是往她脸上扇了大耳光,从小到大她还没经历过如此令人尴尬的场面。
 
“沐川,你别说了,大家都在看着呢……”柳梦瑶弱弱地说道。
 
倒是郑松岳哈哈笑了起来,道:“我看依清还是得收下这份礼物,毕竟这也是沐少的一份心意,礼轻情意重嘛。”
 
他无比开怀,甚至恨不得让远在燕京的沐子秋也见证这一幕。
 
沐川把玉坠递到曹依清面前,心中暗自叹了口气,看来她还是不相信自己,不过他也下定了心意,若是曹依清不肯收下这枚玉坠的话,那他以后再也不纠缠曹依清。
 
两生两世,终究是不同的两个人,自有命数。
 
更加不能勉强。
 
曹依清本不想收下这个丢人的玉坠,但凡沐川有些心意的话,他也能买得起几千块钱的坠子,但眼前这枚分明太旧了。
 
“这是你手工做的?”曹依清忽然问道。
 
看到沐川点头,曹依清心中微微颤抖了下,她最后还是接过了玉坠。
 
沐川心下也是松了口气,看来有些事情冥冥中似乎已经注定好了的,前世种下的因还得今生来结果,他看了眼曹依清后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候,两道倩影正着急地往沐川方向走来。
 
“道川大师,请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