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小说是《男人不坏》,小说的剧情非常的有趣,想阅读的小伙伴快来本站阅读吧。内容详情:无意间和娘身边的云秀嫂子对视了一下,我看到马云秀嫂子脸红了,又慌忙低下头,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把大裤衩脱了,慌忙伸出大手捂在小裤裤上,更是羞得马云秀不敢看了。我捂着四角裤,转过身子,快步躲进了里面,再次把大裤衩穿上,心说:“被人家看光了,不过,云秀嫂子脸红了,更是好看,不知道她叔家的二闺女是不是也这么好看?”
 
《男人不坏》精彩试读:
“混小子,你胡喊啥子?还穿个小裤头来回乱窜,幸亏你秀云嫂子不是外人,还不快穿上你爹给你买的新衣服?”我娘在院里笑着大骂。
 
我不知道,马云秀此时心跳的飞快,这次看的更加清晰,足足比她的男人要强大,虽然低着头不敢看,可心里却乱糟糟的,她男人这次进深山,就是想打只鹿,好好补补,或者弄些人参,灵芝什么的出来,除了卖些钱,还能让身体强壮些。
男人不坏全文阅读男人不坏目录
我穿上大裤衩,准备去堂屋,找爹要我以前的衣服,可刚打开门,听见院门口有人大声叫道:“云秀嫂子,可找着你了,快回去吧,你家男人张明他们几个去山里打猎采药,被蛇咬了,快点儿,躺在大老刘的药铺抢救呢。”
 
云秀嫂子一听,脸色忽地苍白了,慌忙对着我娘说:“婶儿,我去看看张明。”
 
我跳出来,大声说:“嫂子,我载你去。”
 
马云秀心里慌乱,我也快速从南屋把摩托推了出来。
 
云秀嫂子侧着身子一下子坐到我摩托的后座,顾不上我还光着膀子,伸手抱住我,低声说:“阿峰快些。”
 
一阵香香的柔软,让我感觉很舒服,看了眼按在肚子上的小手,感觉好柔软,不由得心里一阵荡漾,随即有些热血沸腾,身子开始发热,忙吸了口气,强忍住兴奋,踹了下摩托,发动机器,猛然向前窜去。
 
马云秀也没想到我骑摩托这么猛,摩托一下窜出去,忍不住一下把身子紧紧贴在我身后,那对软软的都被压的变了形,秀云嫂子脸红了。
 
我更是感觉到了,后背软绵绵的,还有股香气弥漫着鼻子,强忍着兴奋,心说:“真的好,好舒服,张明那个懒球,真的有福气,云秀嫂子真漂亮,而且还能说会道,真希望云秀嫂子……。”
 
村儿里的路很不平整,上下坡度很大,摩托车开的又快,让云秀嫂子不由对我越抱越紧,都快把俏脸贴在我背上了。
 
我可辛苦了,心里一阵阵的兴奋,真的很想停下摩托,冲进村北的小河里,好好浸泡三天。
 
“啊,马云秀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抱得真紧,是不是觉得阿峰家里有钱儿?你男人都快被蛇咬死啦,哈哈,你心里巴不得张明死了吧?我把你家的豆荚架弄到了,这算是给你道歉来着,嘿嘿。”一个满脸横肉的矮胖子,站在石子儿坡上,大声喊叫着,眼睛里放着贪婪嫉妒的光。
 
马云秀慌忙松开我,因为正在山坡,摩托有些陡上,松开我,云秀嫂子就感觉想掉下去,吓得大叫,慌忙挥舞起小手乱抓,幸好扯住我的大裤衩,再次抱住我,那对软绵绵直接再次压在我背上,我感觉后面一阵的绵软,特别是裤衩上的那只小手,抓的我忽地冒出了火。
 
我骑着摩托加大油门,正向上窜,没注意被马云秀这么一闹,感觉大裤衩好像被扯开不少,下面涌进一股凉风,让我双臂忍不住颤抖一下,大摩托急剧摇摆起来,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疯狂乱窜,轮子在石子儿路上磨蹭出一道黑色的印子,把站在路两边的几个小孩吓得慌忙乱跑。
 
吓得马云秀更是死死地抱住我,那对柔软的完全压在我的背上,轻微的移动一下,都让我全身出火,隔着小裤裤,大裤衩都变了形态,要不是骑着摩托,肯定很难看的。
 
我忍着心火,及时伸出两只大脚,硬是蹬在路上,把疯狂摆动的摩托制服,摩托安稳的冲上大坡,心说:“娘做的新鞋都裂开了,不过,云秀嫂子抱着真的好舒服,嘿嘿,值啦。”
 
“哈哈,哈哈,阿峰,你有本事,马云秀扯开你的裤衩,你都能骑好摩托,真的有本事,不会是习惯这个贱人扯你的裤衩,我妹对你那么好,你却开车载这个贱人,真不要脸,回头我让妹不搭理你,哈哈,马云秀想男人想疯了吧,连个小道士也不放过。”肆无忌惮的笑声,很是响亮。
 
“万老五,你小子给我等着。”我瞪了眼万老五说道,却没有停下摩托,载着马云秀驶向前面的药铺,倒不是我不敢停,而是马云秀使劲用小手拍着我的后背,甚至用小身子贴着我,要我向前,不要因为万老五这个混蛋停下来,我无比难受,却不舍得下来。
 
“我呸,你小子这个饭桶,不就是你爹有点手艺,挣了俩钱儿,你还敢瞪老子,成,老子也去药铺,倒要看看你小子敢对老子怎样?马云秀,你也等着,我要是不让你乖乖躺在老子的床上,老子不姓万,要不是我三哥买的那个新媳妇跑了,哪儿轮的到你是村里最俊俏的媳妇?”
 
万老五说着,一把扯下,搭在肩头的布衫,在空中甩了几下,荡出些灰尘,才披在身上,抬腿向药铺走了过去,想起自己刚才嘴上占了便宜,还得意地哼着小曲,不过,额头上的一道黑青印子,却很是清晰,那是被云秀用擀面杖砸的。
 
药铺开在大老刘家里,我载着马云秀直接进了院子,因为地势不平,院子错落两层,坡上坡下分成两个院子,坡上小院已经挤满了人,叽叽喳喳的,还有一声声痛苦的嚎叫。
 
我在坡下院子停下摩托,马云秀急忙跳下摩托,慌慌张张跑上坡上的小院,拨开人群冲了进去,可我裤衩里憋的难受,眼睛忍不住看向小院的女人,脑子里居然想到了吴嫂,那小腰,绝对的白亮,要是从后面……不,不能想了,不然裤衩要破了。
 
坡下的院子,很空旷,我把摩托调好头,放好,身体慢慢站直了,裤衩可还是那么的,虽然没有那么变形,可要不是里面还有小裤裤,我估计马上要逃走。
 
一个女人笑着说:“阿峰,那有你这种光着膀子跑出来的?嘻嘻,身子当真好结实,看来还是吃的多,长得壮实。”
 
我顺声看去,发觉一个穿着长裙的女人,从小坡上走下来,长长的腿在裙摆里摇曳当真很好看,特别是那女人笑着的俏脸,简直就带着一丝丝的媚,骨子里的那股妖娆,让我的裤衩又有些动静,吓得慌忙低下头。
 
我心说:“我怎么这么容易兴奋啦?难道大师兄说男人一旦有过女人,就容易冲动,是真的?不过,二师兄可是说,那纯粹是瞎掰,正好相反,男人越有女人越不容易冲动,可为什么我是越来越容易冲动?”
 
女人皮肤很白,一点也不像整天风吹日晒的山里女人,特别是那双眼睛更是水汪汪的,直直地盯着我,我偷看了眼女人,心说:“桃花眼,二师兄说过,桃花眼的女人最喜欢男人,她不会对我有意思吧?不可能我饭量大,说了几个人家都不愿意。”
 
“怎么不认识啦?去年你小子回来拜年儿,我家那口子在你家喝醉了,你和我一起把他弄回去的,想起来没?你还在我家吃过饭呢,足足五大碗,嘻嘻。”女人手里拿着一只没有绣好的鞋垫儿,又走进几步,身上淡淡的香味,让我心里一动。
 
我怎么又胡思乱想了?不过这位嫂子真的好……
 
“还没认出来?她是李忠的媳妇,想起来了没?阿峰哥,你看看我,还认识不?”忽地从坡上院子跳下来个女孩子,眨着双大眼睛,笑着问道。
 
女孩甩着条大辫子,碎花小布衫,翠绿色的筒子裤,配上红面白底儿的手工小布鞋,看着就青春活泼。
 
“你是二丫,她是刘霜嫂子,对吧,刘霜嫂子你主要穿的太洋气,我一时没认出来。”
 
我笑着说道,其实我早就认出这个女人,她是被买来的,跑了几次,都没成功,还差点被打断腿,后来索性安心住下来,这几年居然掌握了家里的大权,有了孩子的女人逃跑的心就淡了。
 
我悄悄看了眼二丫那对茁壮而起的,当然也偷看了刘霜嫂子的高高轮廓,心说:“没想到二丫也长这么大了,不过,还是刘霜嫂子的大,二师兄最喜欢的。”
 
“嘻嘻,你小子现在嘴也甜了,什么洋气?嫂子不就是穿了条裙子吗?再说,你在白云观什么洋气的女人没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