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小说是《野玫瑰》,小说的剧情非常的有趣,想阅读的小伙伴快来本站阅读吧。内容详情:白山黑水之地最容易养人,这里不仅有丰富的自然物产,而且姑娘个个长得漂亮。冬雪村的姑娘就是这个样子,一个个五官极其俊美,关键是身材还高挑丰盈,从曲线上来说可不输国外的那些大洋马。只可惜雪乡村的地理位置太偏远,算得上是穷乡僻壤,如果不是国家有每个村都要通路的政策,恐怕这个村子到现在还处在与世隔绝的状态。
 
《野玫瑰》精彩试读:
即便镇上花了大力气给雪乡村修了路,可一旦到了冬天,大雪封山,雪乡村想要和外界联系也不容易。
 
何连成是土生土长的雪乡村人,出去上了两年高中,眼瞅着还有半年就要参加高考了,结果家里的父母煤烟中毒双双离世,只留给何连成家徒四壁的几间破屋。
小说全本《野玫瑰》免费阅读
处理完了二老的丧事,何连成欠下了一屁股的债,心灰意冷的他也就不想着要继续考大学了。
 
万幸雪乡村学校的校长觉得何连成可怜,再加上村子里面也缺少老师,索性就让何连成在学校里面教孩子,每个月也能拿到一点工资,能帮他尽量偿还债务。
 
在这种山沟沟做老师,工资肯定好不到什么地方去,为了维持生活,闲暇之余何连成还要做农活整理家务。
 
今天放了学他就打算把阁楼整理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出点还能用的东西,可在家里面转了一圈也没找到梯子,他只能到隔壁邻居秋菊姐家中借一下。
 
雪乡村这个地方算是地广人稀,周围就只有何连成和秋菊姐两家人。
 
说起秋菊姐,她老公叫王麻子,王麻子,如今在外面打工,听说已经一年多没回来了,都说是在外面有人了。
 
何连成想不通,像秋菊姐这样漂亮成熟的美少妇,为啥王麻子舍得扔了呢?
 
要知道村子里面对着秋菊姐流口水的流氓可不少,一想到秋菊姐那丰盈的身材,美丽的容貌,吹弹可破的皮肤,村里面的老少爷们儿有几个不吞口水的?
 
尤其是刚刚生完孩子没多久,还处在哺乳期的秋菊姐,孩子食堂的规模那叫一个大,走起来一甩一甩的,跟勾引人没什么两样,每次何连成看着都眼晕。
 
“秋菊姐在家吗?”在门口喊了一声没人回应,何连成见房门开着就迈步走了进去。
 
等他进了屋,他直接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呆了。
 
秋菊姐正斜靠在床头,怀里抱着娃,衣服最上面的两个口子已经打开了,那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完美的弧线看的何连成心惊肉跳。
 
最让人血脉喷张的是正被小孩子叼在口中的那一抹嫣红,看的何连成吞了一口口水。
 
“跟水蜜桃一样,真想扑上去咬一口啊!”何连成在心中感叹道。
 
这个时候秋菊姐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她的眼皮颤抖了两下,睁开眼看见了何连成,伸了个懒腰才发现自己的样子不雅。
 
好在她知道何连成那方面不行,也就不是很在意,甚至有些调笑道:“你这娃娃愁啥呢,也想吃一口?”
 
“咳咳,秋菊姐,我是过来借梯子的,我不是故意的……”
 
见何连成窘迫的样子,秋菊笑了笑道:“行了,姐姐逗你呢,你是什么样的娃姐姐还不知道嘛。梯子在外面墙上靠着,你自己去拿。”
 
“好好,我用完了就给你送回来。”
 
说着何连成就狼狈的逃了出去,秋菊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心说自己也是命苦,爷们儿因为她生了个闺女,就不愿意回来了,听说已经在城里安了家。
 
自己一个女人,正是需求大的时候,其实刚才何连成进来的时候她就醒了,她是故意没睁开眼,就是觉得这样刺激。
 
可惜不能真的和何连成做点什么,今天晚上自己又要用手解决了。
 
何连成拿了梯子逃一样的回了家,爬上阁楼的时候满脑子还都是秋菊姐的身子。
 
上了个楼打扫了半天,除了一堆破烂就找到了一把雕刻着花纹的酒壶。
 
何连成看不出来酒壶是什么材料做成的,不过上面雕龙画凤的图案倒是非常精致。
 
“说不定是个古董呢,抽时间去乡里面找懂行的人看一下,如果能卖点钱把债还了就再好不过了。”
 
心中这样想着,何连成就晃了晃酒壶,发现里面居然还有液体晃动的声音。
 
他急忙费力的把酒壶嘴打开,霎时间一股浓郁的酒香就弥漫了整个阁楼。
 
何连成也喝过酒,但像现在这么浓郁而芬芳的酒香,他还是第一次闻到,他的喉头忍不住都蠕动了两下。
 
“要不然喝一口吧,既然是放在家里面的,肯定不会是什么毒药,说不定是老爹藏的陈年老酒呢!”
 
心里出现了这样的念头,何连成就忍不住一仰脖子灌了一口。
 
一丝甘冽的美酒顺着他的喉咙进入了胃中,紧接着一团火焰就在肚子里面炸开了。
 
何连成只能感受出来一股浓香,然后他的大脑轰的一声就死机了,眼前一黑整个人都倒了下去。
 
等他在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秋菊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阁楼上,还在不停的摇晃着他的身子道:“醒醒,你咋了,感觉身子哪里不痛快?”
 
“没咋,就是打扫阁楼的时候发现了个酒瓶,喝了一口里面的酒就晕倒了。”
 
“你这娃娃胆子倒是真大,万一酒瓶里面是你爹放的农药怎么办。快下来,你看看你这一身又是土又是汗的,下去洗个澡。”
 
何连成看了看身上的确很在,可想要起身又发现身上没力气了,他只能摇头道:“秋菊姐,我身子还软着呢,我在躺一会,没事的。”
 
“哎,真是让你这个娃给愁死了,你等着我去打点水上来。”
 
说完秋菊就下了楼,不多一会端着一盆水上来道:“你把衣服脱了吧,我帮你擦擦。”
 
何连成本想拒绝,可身上的确是黏黏糊糊的,很难受,最后他一咬牙,脱掉了身上的衣服说:“麻烦你了秋菊姐。”
 
“你把裤衩也脱了吧。”秋菊看着何连成的身子,心跳开始加速,这已经是多长时间没有看过男人的身子了。
 
何连成有些犹豫了,光脱掉外衣还说得过去,如果连裤衩都脱了,那就有些过分了吧。
 
这时候秋菊又开口道:“哎呦,还害羞啊,小屁孩毛豆还没长齐呢,有啥好害羞的。再说了,就算你把裤衩脱了,姐姐还能吃了你不成?”
 
何连成想了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人家女人都不在乎,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怕什么?
 
于是他一咬牙,一抬屁股就把裤衩子拔了下来。
 
也是这么一扒,他才猛然间意识到,自己的旗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立起来了。
 
一旁的秋菊看着突然出现的凶物,心尖子一颤,两腿一软,一股热流涌了出来。
 
“好家伙,看他样子这么秀气,身材也挺瘦弱的,没想到他的本钱这么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