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人公是宋七月陆景肆的书名叫《桃花漾漾情浅生》,它的作者是玉青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医院,空气中弥漫着浓烈至极消毒水味道,很是难闻。今天午休时,宋七月手机突如其来的开始震动,心猛地狂跳不止,接过电话就听到那边的女声传了过来,道:“宋小姐是么?”“我是,你是?”“我是同和医院的护士,宋清野突然发病,现在正在抢救,还请你尽快赶过来。”“砰——”
 
《桃花漾漾情浅生》精彩试读:
宋七月只觉得自己脑袋一下子就炸开,无法思考,眸子猛地一缩,将东西放下就朝门口冲过去,就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
 
“唉,宋七月,你去哪儿!”
 
对同事的叫声充耳不闻,满心满眼只有宋清野。
 
到了医院,她急忙冲到抢救室门口,那灯还亮着,有个护士走过来,小声的道:“宋小姐,张医生让我在外面等你,他说让你先别着急,一定会尽全力抢救。”
 
宋七月应了声,后退几步,身体紧紧靠在墙壁上,全身颤抖不止。
桃花漾漾情浅生全章节小说宋七月陆景肆完结版阅读
八月的天儿,却觉得冷到了骨子里,等张医生大汗淋漓从抢救室出来,宋七月猛地站起身看向他,无言胜有声。
 
“抢救及时,清野现在已经转到病房。”
 
“谢谢医生。”
 
“不用,这是我的本分。”
 
张医生摘下口罩,想了会儿,还是开口道:“清野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吃药能够稳定,你最好尽快为他动手术,而且医院这方面帮清野找的骨髓已经有消息。”
 
“有消息了?真的么?!”
 
“嗯。”
 
张医生点了下头,宋七月心中染了喜意,道:“张医生,求你尽快安排清野手术!”
 
清野十五岁时查出骨髓和常人不同,现在已经十七岁,两年之中,他都躺在病床上治疗,早就瘦的不成人形,她现在只希望清野能够早日健康,和十几岁的少年一样在学校学习。
 
听到宋七月的话,张医生不由得有些怀疑,“七月,你放心,作为医生,肯定会竭尽全力救治。”他顿了顿,终是说出了实情,“只不过,手术费用需要的并不少,你有么?”
 
他知道跟前这个女孩子每个月所挣的工资都用在医药费上,根本没有多余的留下来,这手术费又从哪里拿?
 
宋七月脸颊僵硬了一下,沉默半会便道:“张医生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手术费我会尽快凑齐。”
 
“七月,你有任何需要的话,都可以和我说。”
 
她轻微的笑了笑,礼貌而又生疏。
 
张医生似乎明白这种含义,也并未说话。
 
到了病房门口,她透过窗户朝里面看,眸子缩了缩,清野安静的躺在那儿,脸色苍白的像是完美的瓷娃娃般。
 
确认宋清野没事,她终是松了口气,擦了额角上的冷汗,心莫名的颤动。
 
“嗡——”
 
她看了眼手机来电显示,接过:“喂?”
 
“宋七月!”那边声音显然是气愤不已,冷言以对:“上班时间你给我死哪去了?知不知道擅离职守的后果,赶紧给我滚回来!”
 
“是,经理!”
 
急忙赶回售楼部,还没有喘口气就被人砸了一身。
 
“宋七月,你不想干了大可以直说,我们这不是招不到人,别仗着有一张好看的脸蛋就以为谁都管不了你了!”经理冷笑着,将文件重重的砸在她的身上,许是其中还夹杂着什么坚硬的物品,疼得厉害。
 
她抽了口冷气,挂着招牌式笑容:“经理,对不起,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一次!”
 
她需要这份工作,清野还等着她拿工资缴医药费。
 
经理阴阳怪气的嗤笑出声,手指拿着笔在桌面上敲了敲,冷笑道:“也不需要有下一次了,直接拿着东西给我——滚吧!”
 
宋七月双手猛地缩紧,骨节分明手指隐隐能感觉在颤抖,她瞪大眼盯着经理,道:“经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有一下次!”
 
宋七月使劲咬了咬唇,就差给这人跪下来,这份工作是薪水最多的,她不能丢,否则清野的手术费怎么办?
 
经理刻薄的嘴脸显示的越发明显,重重的拍了下办公桌道:“宋七月,我这可不是开善堂的,赶紧给我滚!”
 
看宋七月还不动,经理直接站起身拨通内线。
 
“经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喂,保安……”
 
根本没有再给宋七月说话的机会,直接打了电话叫保安。
 
站在公司门口,她能听到背后有人对着她指指点点的,手指紧紧地端着唯一的盒子,除了这些,没有任何其他东西,或许是,这个经理早就在她出去前就将东西准备好了,就等她回来辞退她……
 
到了破旧的小出租屋中,她看了眼时间,另一份兼职还没有到时间,整个人躺在床上,说不出有多累。
 
稍稍闭上眼,宋七月就睡了过去。
 
自从姐弟俩离开那个家,她生活中心就只有宋清野。
 
她是被一道雷声惊醒的,翻过身摸了下额头却是满头虚汗,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梦,但心中很是难受。
 
看了眼时间,居然已经晚上九点。
 
清野应该等急了!
 
外面的雨下的有些大,甚至飘进了伞里,这里也没有公交车,她只能步行过去,即便又冷又饿,她也不能抱怨一句。
 
为了更快到达医院,她也只能抄近路走小道黑巷子。
 
“啪嗒”一声。
 
突地,拐角处像是有东西掉落,碎了一地,她拧了拧眉角,这边有不少的巷子,也不是正规的商品房小区,治安不好,说不定是有小偷流氓什么的。
 
就在她要离开时,前方又传出奇怪的响声,心脏不由得猛地收紧,埋头快走,只想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嘶——”
 
她突地抽了口冷气,怒目圆睁:“唔!”
 
“别出声!”
 
突然出现的男人捂着宋七月的嘴巴,捏着她的手臂,把人猛地一拉,朝角落里滚去,。
 
泥泞和衣服沾到一起,正好墙后又满是青苔味的石头,两人背靠着,顶着骨头生疼,宋七月的头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在腰间。
 
突地,不远处传出零碎众多的脚步声,“快去找!没找到人怎么交代!”
 
几分钟的时间,声音愈发的远,人应该是走了,她动了动身体,闷哼着,除了被他箍着的地方火热,其他的地方都冷的发颤,男人也反应过来将她松开,低声道:“抱歉。”
 
宋七月连忙爬起身,和他保持安全距离,眼神冷冷的盯着他,夜色如幕,看不清他的模样。
 
只见男人踉跄的站起身,准备离开。
 
刚走没几步,就见对方身子一歪,直接栽在地上,宋七月拧着眉,她应不应该去管?
 
这人不用想就是一个大麻烦,更何况清野还在医院等她。
 
心下一狠,直接朝巷子出口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