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小说是《逍遥小村长》,小说的剧情非常的有趣,想阅读的小伙伴快来本站阅读吧。内容详情:回乡当了小村长,拉了村花当秘书,没事干村花,有事村花干,逍遥乐无边。天边的夕阳惨淡的照射着大地,乡村被红光所笼罩,那日光红的如同血液,似是处女膜破裂后,流出的一模腥红。
 
《逍遥小村长》精彩试读:
“我呸,庞兰花你她妈的什么东西,居然当那么多人的面打我三个耳光,操……”吴和平有些丧气,今天本来想好好地开个会,没想到被村里那个有名的泼妇,人称“母老虎”的庞兰花扇了几个耳光。大庭广众之下,堂堂一个村长被当众扇耳光,这简直丢人到家了。想打吧又不敢动手,不打吧面子又没处放。权衡之下,吴和平选择了落荒而逃。
 
回到家里,看到五岁的儿子吴小强和张荷花的八岁的丫头片子田妮正在玩过家家。心头一阵怒火上扬,对着儿子就是一巴掌:“我日你个小兔崽子,你玩啥不好,玩这个真丢我的人。”
 
儿子吴小强被吴和平这一巴掌打懵了,两只小眼睛带着泪花,怔怔的呆在那里。田妮这小丫头一看不对劲,甩了甩手里的泥巴,撒开小腿,一溜烟的跑了。
 
“给老子进去洗手去。”吴和平两眼瞪得跟牛眼一般。吴小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撒腿就朝着屋里跑了进去。
逍遥小村长吴和平张荷花全章节小说免费试读
吴和平的媳妇张荷花比吴和平小了三岁,今年二十七岁。正在屋里洗衣服哪,听到儿子的哭声,跑了出来,对着他就骂上了:“你又发啥驴脾气哪。”
 
吴和平看到老婆出来,立马蔫了一半,闷头朝屋里走了进去。张荷花性格有些泼辣,看到吴和平不言语,跟着他的后边也到了屋里:“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你就给我滚出去。”
 
吴和平再好的脾气,这时候也有些发火了:“这是老子的家,你让我滚出去,信不信老子揍你。”
 
张荷花杏眼怒瞪:“你给谁当老子,你还让我滚,好,好,这日子不过了。”说着,张口突然大嚎起来,整个人扑到吴和平跟前,两只手化作两道利爪,对着吴和平脸上飞去。
 
吴和平待要闪躲,却没来得及,只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五道带血的印记顺便在右脸颊闪现。
 
吴和平疼的啊了一声,抬起右脚,朝着张荷花小肚子就是一脚。张荷花被吴和平这一脚踢倒在地,借机开始在地上嚎啕大哭,嘴里不断地骂着。
 
吴和平对于自己的这个老婆,那可以说是已经忍受到了极点。张荷花本来思想较为顽固,撒起泼来,就是“母老虎”庞兰花也不敢招惹。现在这种情况,吴和平充分发挥了一个男人“优秀”的品质,跑。
 
吴和平刚跑出门来,就看到儿子吴小强倚在门口朝里面张望。抚摸了一下儿子的小脑袋,吴和平叹息一声,快步朝着大门外走去。
 
受了一肚子闷气的吴和平沿着村里的那条早已啃啃哇哇的水泥路闷头走着,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哟,村长,我正好找你有事。”
 
吴和平掉头一看,原来是于娟娟。于娟娟今年三十二岁,长得绝对的水灵,那胸,那臀,还有那双迷死人的眼睛,勾动着村里每一个正常的男人。丈夫吴正雄几年前因为在出门打工的时候,死在了工地上,也没留下一男半女。
 
关于于娟娟的传闻很多,几乎每隔一月半月的,都会传出她和某某人勾搭到一起了的绯闻。这些传闻很好的印证了那句老话:寡妇门前是非多。
 
“哦,是他于婶啊,有啥事吗?”吴和平为了掩饰脸上的伤痕,故意半捂着脸说。
 
于娟娟瞄着吴和平的脸,带着丝丝幸灾乐祸的语气,说:“村长,又受伤了。”
 
吴和平尴尬地掩饰道:“没,刚才在田里被刺划得。”
 
于娟娟捂着嘴笑了起来。
 
吴和平说:“到底有啥事,快说,我还忙着哪。”
 
于娟娟说:“村长,就是关于村东头那块补偿地的事情。你看我一个寡妇事业的,村里就不能照顾照顾。”
 
吴和平有些不耐烦的说:“这个是按照上面的制度办理的,你给我说有个屁用。”
 
于娟娟脸色一阴,眼中直接撂下泪来。呜咽着说:“村长,你看我还不困难啊,你,你欺负人。”
 
吴和平心里一阵发憷,急忙安慰道:“你先莫哭,我回去给乡上反应反应。”
 
于娟娟破涕为笑:“村长真是好人,那,想让我咋感谢你那。”
 
吴和平贼眼瞄了一下于娟娟那成熟的身体,故意笑着说:“那你想咋感谢我那。”
 
于娟娟眼中放射出一种是男人都明白的眼神:“村长,要不去我家,我给你炖鸡吃。”
 
“难道只是吃鸡吗?”吴和平语气明显带着暧昧的意味。
 
“哟,村长,只要你把事情能给我办成,你想干什么都可以。”于娟娟媚眼乱放电,快要把吴和平电晕了。
 
心情不好的吴和平根本抛弃了那句寡妇门前是非多的教训,晕晕乎乎跟着于娟娟来到她的家里。在过村口那座小桥的时候,一片玉米田里,探出半个头来,看着吴和平和于娟娟,嘿嘿的笑了起来。
 
来到于娟娟家里,吴和平有些拘谨的坐在一把椅子上,于娟娟忙着准备饭菜。这于娟娟手脚甚是麻利,不到半小时,满满的摆了一桌子。弄好之后,又拿出一瓶酒,坐在了吴和平对面。
 
闲话少说,菜过三巡,酒过五盏,两人的话语渐渐多了起来。
 
“村长,今天又受委屈了吧?”
 
“咳咳。”
 
“唉,女人就应该温柔,体贴男人。对不,村长?”
 
“嗯。”
 
“村长,你看我温柔不?”
 
“嗯。”
 
“那村长你说我好看不?”
 
“嗯。”
 
“不要光嗯嘛,你倒是说啊。”
 
“嗯,好看。”
 
“那村长你想强奸我不?”
 
“呃,这个……”吴和平现在只感觉一颗心都要跳了出来,这家伙,明摆着是要我上吗。
 
“村长,你说嘛。”于娟娟彻底发挥了女人全部的媚骨,声音极其发嗲,眼神极度迷离。同时,人已站起身来,走到吴和平身旁,将胸前那对鼓鼓的东西直接贴在了他的肩部。
 
吴和平不自然的身体向后缩了缩,尴尬的说:“这,这你让我咋说。”
 
于娟娟右手轻轻扫着吴和平的后背,紧挨着他耳畔的小口微微喘着热气,带着诱人的话语:“村长,那你是不是想将我就地正法啊。”
 
我草,吴和平心里冒出一个词。妈的,张荷花,你既然不仁,休怪我不义,今天我就豁出去了。转身搂住于娟娟,一张大口直接吸吮在她那张诱人的小口上。两只手就如脱缰的野马,在于娟娟身上大肆抚摸起来。
 
于娟娟口中一声极其舒服的呻吟,彻底将吴和平忍受了许久的情欲爆发开来。邪恶的欲念在丹田火速升腾而起,顺着神经线到达大脑,感受到了大脑传来的声音,身体某一部分开始充血,最后坚如铁棒。
 
刺啦一声,在吴和平不顾一切的撕扯下,于娟娟上衣就像破碎的飞絮,化作片片蝴蝶。上身雪白的肌肤瞬间在吴和平眼中变得真实起来,看到那很是伟大的胸上被那个讨厌的罩罩覆盖,眼中泛出怒光,大口直接撕咬着罩罩。
 
无辜的罩罩在吴和平大口之下,冤枉的被革命了。就在罩罩被革命掉的那一刻,一对雪花似的大馒头带着两颗点缀的紫葡萄跳跃着迎接吴和平那双被绕花的双眼。
 
“来吧,亲它吧。”于娟娟发出梦幻般的呻吟声,惹得吴和平直接一个最亲密的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