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小说是《花都兵王》,小说的剧情非常的有趣,想阅读的小伙伴快来本站阅读吧。内容详情:殊不知,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无意之下的举动比刻意撩拨更加抓心饶肝。郑毅不是柳下惠也不可能做到坐怀不乱。感觉到郑毅的变化之后,蓝雨惊的一把推开了郑毅。“流氓,无耻下流!”她可是来找郑毅谈事情的,竟然被人占便宜了。可恶!瞬间,蓝雨对郑毅更加没有好感了。郑毅脸色涨红了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体自己受不住控制啊(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啊)。再说了,哪个男人###在怀的时候还能一点反应都没有?那不成了废品了?
 
《花都兵王》精彩试读:
一时间郑毅尴尬了起来,蓝雨红透了一张小脸瞪着郑毅,过了好一会后。
 
蓝雨还是觉得正事要紧,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开口说道。“这个条件你答应还是不答应?我可没时间陪你在这里磨蹭。就算你不答应,我也有办法。”
 
还能有什么办法,蓝雨其实也是好不容易才抓住这个机会的。要是郑毅没有招惹上王家的人。
 
只要郑毅守在这个地方,有段蕊作为后盾,宏丰集团的人谁敢来动他?
 
也就是看在段蕊的面子上而已,像郑毅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动用她的面子来办事,还是她亲自过来谈条件。
 
越是这样想,蓝雨心里越是感到憋气。
花都兵王郑毅陈莹完整章节目录阅读
郑毅听了这话,开始服软了,再硬气下去只会坏事。地方拆掉也无妨。如果能够直接进入宏丰集团内部,那是再好不过。
 
“大###,你别生气啊。我刚才也不是故意的,男人嘛,男人本色,这个道理我相信你还是懂的。”郑毅脸上洋溢着憨厚的笑容,蓝雨嘴角一抽。男人本色,亏你说得出口。
 
“条件我当然答应,不过你真的能够确定让我进入你们拆迁办工作?工资多少?”虽然目的不是这个,该做做样子还是要做的。
 
蓝雨一听这话,再看郑毅一副迫不及待想确定工资多少的事情,心里更加不屑了。“工资月入五千,这是底薪。如果做得好,一个月月入一万几万都不是问题,前提是你要有那个能力。”
 
一个小保安能有什么能力,除了不怕死还能做什么?拆迁这种事情,靠的不光是武力解决,还需要用脑子。
 
郑毅看得出蓝雨心在想什么,她心里想什么全部都表现在脸上了。他倒是不介意,脸上带着震惊道。“这么高的工资?不会是让我去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哼,什么叫见不得人的事情?”蓝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个世界上见不得人的事情多了去了,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郑毅点了点头。“说起来也是,只要不是让我去出卖色相就行了。”
 
“我呸!就你还色相?”见过自恋的男人确实没见过这么自恋的,蓝雨转身去车内拿来了合同,也不废话直接递给郑毅。“签字吧,只要签字之后,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我听你这话的口吻,怎么感觉我像是在卖身似的...”
 
郑毅拿过合同来看了一眼,蓝雨也不搭理他。合同上的内容大同小异,实际上除了甲乙双方的利益分割外,也没什么太大的出入。
 
郑毅刷刷的签字之后,蓝雨将合同一收就上了车,打算直接开车离开。刚开出去没有多远,又倒车回来了。“上车。”
 
“去哪?”郑毅倒是不担心蓝雨诓他,段蕊那丫头还是比较靠谱的。
 
蓝雨一挑眉头。“让你上车就上车,又不是带你去做什么,别废话行么?”在郑毅面前第一次下不来台,第二次被占便宜。自然对他没有好脸色了。
 
郑毅抓了抓脑袋直接上车,上车后车子开了没一会,蓝雨带着命令的语气开口说道。“脱掉衣服!”
 
“脱衣服?”
 
郑毅老脸一红,这不太好吧?青天白日的,难不成想玩一下车震啊?这大###也太开放了。
 
“你想什么呢?我要带你去公司,你总不能穿着这一身脏兮兮的大衣过去吧?”蓝雨撇了一眼郑毅,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点让人误会了,赶紧解释了一下。
 
郑毅嘿嘿的笑出声,脱掉大衣。“我还以为你要对我做什么呢,虽然你是个大###,其实我这个人还是很传统也很保守,我可接受不那种车里晃荡,毕竟地方也太窄小了,不好施展。”
 
蓝雨脸色顿时通红了起来,差点没咬碎一口银牙,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闭嘴!”
 
蓝雨办事效率快,讲究速度快有效果。既然答应了段蕊就不会因为对郑毅有意见而做两面三刀的事情。带着郑毅去品牌服装店打算给郑毅买几身衣服。
 
一会带去公司,总不能让郑毅像个乞丐一样进入办公室,丢的可是她的脸。
 
郑毅到了之后才明白蓝雨的意思,倒是直接拒绝了。“我本身就是个穷得响叮当的人,一会看到哪里地摊上有卖衣服的我去买两身行了。便宜,质量也不差。”
 
“让你进去就进去,哪有那么多废话,赶紧下车。”
 
郑毅摇了摇头。“有句话说的好,我现在还没开始工作,怎么能提前预支工资。等回头我表现好了,蓝姐多照顾照顾就好了。”
 
见到郑毅态度忽然转变了许多,蓝雨有些惊讶。看来这小子还是会说话的,知道现在自己要在她手底下做事了。男人嘛,总是爱面子的。
 
看郑毅态度不错的份上,蓝雨也就没计较了。这个时候郑毅又开口了。“多谢蓝姐给我这次机会,进入你们公司后我会努力工作的。所以,我也不想给蓝姐添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