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9日,西班牙《国家报》发表题为“专家怀疑新冠肺炎病毒于一年多前到达巴塞罗那”一文,称西班牙病毒学家在去年3月收集的巴塞罗那废水样本中发现了新冠病毒的痕迹。另据西班牙《世界报》报道,研究团队负责人之一巴塞罗那大学罗莎·玛利亚·平托日前表示,尽管新冠肺炎疫情早期在武汉暴发,该项研究几乎可以确定新冠病毒并不来自于武汉,另一位负责人阿尔伯特·博施认为,由于症状类似,一些早期的新冠肺炎患者可能被误诊为流感。舆论普遍认为,这一最新发现表明,在全球其他地区出现确诊病例之前,新冠病毒已经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地区出现传播。

事实上,无论是上世纪之初致死上千万人口的西班牙流感,还是至今仍在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随着科学研究的深入以及更多证据的出现,看似是最初暴发的地方最终证明都不是病毒的起源地。也正是因为如此,世卫组织从2015年起就提示各国,病毒的命名要避免带有国名或者地名之类的歧视性信息。不过,新冠疫情大流行以来,以蓬佩奥为代表的一众美国政客为了推卸自身抗疫不力的责任,频频甩锅中国和世卫组织,甚至公然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功夫病毒”等。对此,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指出,蓬佩奥在胡说八道方面有着悠久历史,他针对中国的言论“显然是为了分散人们对美方抗击疫情的注意力”。29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从一开始世卫组织就强调要隔离“政治化疫情”的做法,需要的是国家团结,以及跨越政党、意识形态、信仰和种族的团结,缺乏国家和全球层面的团结,分裂的世界正帮助病毒扩散。

日前,美国《纽约时报》刊发题为《美国为何在输出新冠病毒》的社论称,作为世界上新冠病毒病例最多的国家,美国现在正有意识地将这种大流行病传至国外,即继续将数以千计移民驱逐到缺乏设备、无力应对这种疾病的穷国。据美国相关机构数据,自3月起美国共向13个拉美地区国家派出了百余架飞机持续遣返移民,其中墨西哥、危地马拉、哥伦比亚等多国均报告在被遣返移民中查出确诊病例。与此同时,面对连日来激增的确诊病例,美国开始将防疫不力的责任转嫁给邻国。23日,特朗普在参加美墨边境墙200英里的竣工典礼时表示,美墨边境墙的建立是为了将美国与“疫情更为严重的墨西哥”隔离起来,同时,将矛头指向墨西哥边境城市蒂华纳,称之为“全球范围内的病毒传播源”。对此,愤怒的墨西哥媒体列出详细数据自证清白:蒂华纳人口约1800万人,确认病例数2651例;而与之相邻,“受到蒂华纳疫情威胁”的美国边境城市圣迭戈常住人口约33万人,确诊病例却超11000例。

巴塞罗那的最新发现让人们看得清楚,无论是病毒的溯源问题,还是全球的战疫行动,都需要向科学要答案、要方法。至于政治力量的应用,更多的应该是为科学研究提供帮助,为战疫行动凝聚团结力量,而不是擅自介入科学,炮制结论,在自然病毒的基础上再释放政治病毒。(热点观察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