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9月15日报道《西班牙人报》网站9月13日发文对电影《信条》背后的科学和时间旅行进行了探讨分析,文章内容编译如下:

时间是什么?为什么时间不能倒退?我们为什么不能记住未来?为什么子弹在发射前不能退回弹匣?

这些是看完克里斯托弗·诺兰的第11部电影《信条》后可能会想到的一些问题。尽管这部影片是以间谍片开始的,但内容很快就充斥了大量的悖论、哲学思考和物理争论,焦点是所谓的“逆时间技术”。诺兰使用精妙而令人难忘的视觉语言,展示了一种神秘的反物质形式,这种形式会使物质在时空中逆向移动,例如物体向上“掉落”、船“逆着走”、建筑物在被导弹击中后自行重组。

“不要试图去理解它,只要去感受它就行!”影片中,一位科学家向主角这样解释了“逆行子弹”的奇妙特性,这枚子弹从桌子上升起后才掉落。对于西班牙马德里自治大学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人员、弦理论专家安赫尔·玛利亚·乌兰加来说,这句话是欣赏《信条》这部电影的好方法。但是即使如此,他仍认为,《信条》中有多少科学和虚构的东西是值得谈论的。

为了讨论这一点,也许应该首先解释一下什么是时间。斯蒂芬·霍金在他的《时间简史》一书中用三个箭头来定义它,这些箭头指向未来并与不同的现象相关:宇宙箭头、热力学箭头和心理箭头。

《信条》这部影片至少在理论上是从一个令人惊讶的真实前提出发的:某些过程可以互换地前进和后退。从这个意义上,乌兰加解释说:“在时间倒流中,几乎所有自然界的相互作用都是不变的。”也就是说,无论是时间正行还是逆行,如重力、电磁或原子现象等很多现象在物理学原理上都是完全相容的,时间对它们来说几乎并不重要。

不过这部电影并未涉及上述类型的现象,而是着重于宏观过程,例如发射子弹或使公寓楼倒塌。

乌兰加认为,这部电影的基本前提是,某些物体的时间流逝方向可以颠倒,例如,向后移动的子弹或从撞击点出发的汽车。它们是普通物体的“逆版本”。

在现实世界中,根据热力学第二原理并以与时间的热力学箭头吻合的方式来看,诸如化学反应或爆炸之类的热力学过程会增加宇宙的熵,宇宙中的混乱无序会进一步增加。但是,在《信条》的虚构情节中,存在一个逆熵:一个反向的热力学箭头,最终导致完全的时间反演。按照这种逻辑,一个破碎的鸡蛋最终可能重新恢复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