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丨君平

出品丨鳌头财经(theSankei)

最近大火综艺《演员请就位2》频频出圈,然而出圈方式却与演技毫无关系。导演互撕、犀利点评,一款以考验演员演技为主题的综艺,以另一种方式博得的观众眼球,至于其中最应受到关注的演员演技,则是一言难尽。

实际上,想看到精湛的演技大可不必在综艺中寻找,直播带货中,演技优异者大有人在。“嘶吼带货”,“赔钱带货”,直播时为压价与厂商争吵甚至大打出手,这样的戏码在快手、抖音等带货直播间频频上演,甚至被网友剪辑后上传B站,弹幕中全是对主播“演技”的叫好。

成为风口的直播带货逐渐变味,为了卖货,主播与商家演起了双簧,最好的演员不在《演员请就位》,而是在快手。

燕窝实为糖水

辛巴带货翻车

快手知名带货主播辛巴又翻车了,这一次是被质疑卖假货。

今年10月25日,“快手一哥”辛巴的徒弟时大漂亮直播带货时售卖了一款茗挚的“小金碗碗装燕窝冰糖即食燕窝”,直播价格为258元15碗,每碗17.2元。

然而,该款燕窝的质量遭到消费者质疑,不少消费者表示该款产品不含有燕窝,就是一款“糖水”。

面对质疑,辛巴团队强势回应,辛选官方微博发布律师声明回应,要求涉事账号删除相关不实视频,将对此事采取法律措施。

品牌方也随即发表严正声明,表示产品均为合格正品,将对此事采取法律措施。面对质疑,辛巴也曾在在直播中现场随机开箱开盖,当场过滤验证产品质量。

事件在近期发生反转,11月19日职业打假人王海公布了对辛巴直播间所销燕窝的检测报告,并表示,“辛巴燕窝是风味饮料不是燕窝,辛巴的风味饮料属于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要求退一赔十,若进价4.2元,忽悠消费者说赔钱卖、贴钱卖属于欺诈。”

检测报告显示,该款产品成分表里碳水化合物为5%,蔗糖含量为4.8%,确认该产品就是糖水。

面对职业打假人的指责,辛巴团队的态度温和了许多。

20日早间,辛选官方微博就此事发出回应声明,在回应中,辛巴团队表示“售卖该款产品得到12.6%的推广佣金,并不涉及任何销售行为,并表示购买产品用户可申请退款,团队将督促商家做好售后服务。”

在该声明的评论中,有网友“辛辣”地总结出了这份声明,“我只负责推广,产品质量问题找商家与我们无关。”

鳌头财经了解到,这次的燕窝事件已经不是辛巴第一次带货翻车,此前辛巴团队带货的乳胶枕、羽绒服等商品都因质量问题出过负面新闻。

直播带货屡屡翻车背后反映的是监管的缺位,“目前对于直播带货的监管在政策上有些落后,而且由于平台、商家、主播所处地域的监管部门的不同,在执法上带来一定难度,某种程度上导致了直播带货乱象丛生,能依靠的只有带货主播的品控和平台的自我监管,但在另一方面平台需要大主播的数据为平台带来热度,主播的品控团队也不可能对所有商品刨根问底的检测,此类自我监管也收效甚微。”长期观察互联网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

嘎子打擦边球“卖假酒”

低价是直播带货吸引用户的主要竞争力,但在直播过程中,很多消费者很难擦亮双眼辨别商品真伪,在直播中不少主播采取打“擦边球”的方式以次充好,虚假营销,此类行为或涉嫌欺诈消费者。

曾在《小兵张嘎》中出演嘎子的演员谢孟伟目前鲜有影视作品,在快手平台直播带货成为了他现在的“主业”,然而不少消费者表示其所售卖的为“假酒”。

在一次直播带货中,谢孟伟在其直播间售卖一款名为“老窖老酒”的产品,该产品标价为一瓶139元,改价后则为56.8元两瓶。

虽然手中拿的是老窖老酒,可在产品介绍时却一直宣称所售商品为泸州老窖,实际上,该产品与泸州老窖在包装外形上如出一辙,不同的则是商标字样。

无独有偶,另一次直播中谢孟伟所推荐产品实为“茅坛原浆酒”,就口口声声说其为“茅台”,实际上,谢孟伟在直播中此类碰瓷营销所售卖的酒类产品涉及西凤酒、茅台、XO等多种知名酒类。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向鳌头财经表示,“虽然难以认定其直播间中所售卖产品是否为假酒,但在直播过程中误导、欺骗消费者的行为涉嫌触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属于欺诈消费者的行为。”

带货直播中发生的乱象,正在反向影响平台的口碑。鳌头财经查询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发现,关于快手投诉为18016条,在投诉理由中,商品质量低、货不对板、没有售后、退款退货难成为了高频词汇。

“快手所售卖商品中白牌货居多,所谓白牌货把已经生产好的其他品牌的商品外包装撕下来,换成自己的。此类商品多为商品尾单,也是商品质量问题的集中爆发区。”前述观察人士表示。

商品质量良莠不齐,主播以次充好,最终受到侵害的则是消费者,所幸监管已经在路上。

今年11月13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会同有关部门起草了《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规定》并征求意见,其中明确,直播间运营者、直播营销人员不得发布虚假信息,欺骗、误导用户;不得虚构或者篡改关注度、浏览量、点赞量、交易量等数据流量造假。

“由于现在规定还处于征求意见阶段,距离具体实施还有一段时间,目前仍只能依靠平台和主播的自我监管。”前述律师表示。

实际上,货物端是快手电商的短板,这也导致了其对带货主播的货源难以把控,从而缺乏对平台带货生态的有效治理,封号、扣分等处罚措施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现状,上市在即的快手撕掉“劣质电商”的标签是亟待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