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龙化石包括恐龙的足迹化石、骨骼化石、恐龙蛋化石。

1月12日,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邢立达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截止2020年底,全国34个省级行政区中,除天津、上海、福建、海南、青海和港澳台等8个省级行政区外,其余26个省级行政区均已发现恐龙化石。

12日,澎湃新闻获悉,福建省首次发现恐龙化石,结束了“没有恐龙”的历史。

考察队合影

该化石系恐龙足迹,是恐龙在福建生活过的证据。这些化石位于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是福建省恐龙资源联合考察队在野外考察第二天就取得的重要发现,是中国范围内目前面积最大、多样性最高、保存最好的晚白垩世恐龙足迹群,足迹点面积达1600平方米,对研究闽西约8000万年前晚白垩纪古环境有重要意义。

12日10时,福建省政府新闻办公室在福州召开福建龙岩上杭发现恐龙足迹群化石新闻发布会。

1600平方米恐龙足迹点

“上杭恐龙足迹群的发现,是福建恐龙化石发现的一个良好开端,我相信,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恐龙化石(在福建)可能被发现,不仅恐龙足迹,还有恐龙骨骼,甚至恐龙蛋化石。”12日上午,国家古生物化石专家委员会委员、四川自贡恐龙博物馆原馆长彭光照表示。

据介绍,目前,考察队已在泥质粉砂岩或粉砂质泥岩层面上清理出恐龙足迹240余枚,包括植食性蜥脚类,大、中、小型鸟脚类,肉食性大型三趾型兽脚类,两趾型恐爪龙类,小型兽脚类等至少八种造迹者(恐龙)。

这是中国首次发现大型恐爪龙类的行迹,也是目前中国范围内发现的最大的恐爪龙类足迹。

考察队员在研究恐龙足迹

该恐龙化石点面积约1600平方米,产出年代早于江西赣州、广东河源等地的恐龙化石点,多样性远高于黑龙江嘉荫、安徽黄山、广东南雄、云南楚雄、四川昭觉、浙江东阳等地的晚白垩世足迹点。

这些足迹化石的特征非常明显,反映了恐龙的行走速度等行为学信息。足迹点上保存了波痕、泥裂、虫迹等丰富的沉积构造和遗迹化石,显示出恐龙在旱季湖畔(湖岸带或湖滩)活动(如饮水、进食)的生活画面。其中的肉食性兽脚类为三趾型,并有着非常尖锐的爪痕;兽脚类中的恐爪龙类为二趾型,蜥脚类脚印由前后脚印组成,都像大型的圆坑,一些后脚印还有约三个粗壮的爪痕;鸭嘴龙类脚印的后足迹为三趾型,脚趾形似三叶草的叶片,爪痕非常粗钝。

据介绍,这次上杭发现的恐龙足迹化石是福建省在恐龙及其遗迹方面的首次发现,对福建省的恐龙研究具有里程碑意义,从此结束了福建省“没有恐龙”的历史,对研究闽西距今约8000万年晚白垩纪时期的古环境、古地理、古生态以及全球白垩纪晚期恐龙动物群的分布和演化具有重大意义。

鸭嘴龙类足迹

文物局牵头成立在福建找恐龙考察项目,考察第二天有重大发现

谁也没想到考察的第二天就找到了恐龙在福建生活的证据。

据介绍,福建位于江西的东边,地理上相连,江西的红层目前发现了大量的恐龙蛋化石和少部分骨骼化石。福建省东部由于燕山运动,被大量火山岩覆盖,但只有闽西和闽北有少量晚白垩世红层,在大量断裂带之间,比较分散破碎。

2020年9月,福建省委、宣传部有关领导在福建省英良石材自然历史博物馆指导工作时,了解到福建与恐龙资源的关系后,指示既然福建省确实有发现恐龙的希望,就要尽力一试。在福建省委与宣传部的指导下,由福建省文物局牵头,福建省英良石材自然历史博物馆就与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组成联合考察队,成立在福建寻找恐龙考察项目。

鸭嘴龙足迹单步

2020年11月6日,福建省恐龙资源联合考察队深入闽西地区开展联合考察,第一站是闽西的龙岩市上杭县。出发前,考察队查阅了大量福建省的地质资料,并结合卫星图,划定了多个预设考察区。

7日上午,考察队在上杭县周遭的红层踏勘,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午后,考察队在县城周遭陆续取得一些线索。7日16时许,考察队员苗胜水驾车在龙翔大道实验中学一侧发现了一个裸露的山坡,大面积的砂岩层面非常醒目。

下车后,福建省英良石材自然历史博物馆执行馆长钮科程先攀上斜坡,在斜坡上发现了一些分布较散的泥裂,波痕和虫迹,于是呼唤正在坡下的邢立达等人上来勘察。此时,邢立达带学生队员在坡下观察一些垮塌岩石上的虫迹,惊讶于这些地质遗迹的精美。此时,大家都意识到,这里的种种迹象都表明出现恐龙足迹的可能性较大。

大型恐爪龙类足迹

邢立达刚攀上山坡,就看到了一个保存良好的、清晰的三趾型足迹,足迹末端有着非常明显的爪痕,肯定是动物所留,“恐龙足迹!这肯定是恐龙足迹!”。

很快,考察队员在周遭的岩面上发现了更多的恐龙足迹。2020年11月8日,在进一步的清扫化石所在的层面后,十个、数十个、上百个足迹逐渐被发现,从而揭开了上杭恐龙足迹群大发现的序幕。

考察队向上杭县上报该发现后,引起当地市、县的高度重视,相关部门立即采取了设置围栏、安装监控设备、聘请安保人员看守、进行应急保护等一系列应急保护措施。

12月15日—17日,国家古生物化石专家委员会办公室专职副主任王丽霞,国家古生物化石专家委员会委员、四川自贡恐龙博物馆原馆长彭光照,国家古生物化石专家委员会委员、甘肃农业大学古脊椎动物研究所所长李大庆三位国家权威专家在福建省自然资源厅国土资源档案馆副馆长苏俊、福建省英良石材自然历史博物馆执行馆长钮科程等人的陪同下,抵达足迹点进行了考察鉴定。

经过考察鉴定,专家一致认为:此次发现恐龙足迹点面积约1600平方米,是中国目前发现的保存最好、面积最大、多样性最高的晚白垩世恐龙足迹群。

层面的恐龙足迹非常密集

福建能发现其他恐龙化石吗?

这是否意味着周围还能发现恐龙的骨骼化石?

彭光照表示,福建在恐龙化石资源方面的潜力还是很大的,从地质资料得知,福建恐龙生活的中生代地层出露还是非常广泛的,尤其与江西、广东毗邻的闽西地区一些盆地,比如上杭、连城、武平、漳平、永安等,地表出露的大多是恐龙那个时代的陆相沉积地层,它们与发现大量恐龙骨骼和恐龙蛋化石的江西赣州、广东河源等地区的沉积环境是差不多的。

彭光照介绍,恐龙足迹化石是恐龙活着的时候在柔软的泥沙地面上行走所留下的痕迹被保留下来而形成的化石,叫遗迹化石。恐龙骨骼化石则是恐龙死亡之后,其尸体本身被泥沙迅速埋藏起来,肌肉、内脏等软体部分通常会腐烂掉,但它们的骨骼、牙齿、甲板等比较坚硬的部分会保留下来形成为化石,被称为实体化石。恐龙足迹和恐龙骨骼化石是恐龙不同性质、不同埋藏环境状态下形成的,所以,一般情况下,在比较小的范围同一地层中,恐龙足迹和恐龙骨骼化石是不会同时出现的,但如果在比较大的区域(比如上杭盆地)、不同沉积环境、不同地质年代的地层中,两者都是有可能发现的。这很好理解,既然有恐龙在这个区域生活,那它们死亡后也可能在某个地方保存下来成为化石,这在其他恐龙化石产区比如四川、云南、新疆、内蒙、山东、江西、广东等都是这样的情况。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