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于天地间,一生能复几?
 
身若尘埃,命似朝露,恍若流光划过苍穹!
 
今夜静坐,晚风微凉。漆黑的夜暮,吞噬了万物,旷野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寰宇间显得格外的灰暗沉闷。偶尔传来夜虫的哀嚎和枯叶触地的磨擦声。
 
独自对着这深邃魅惑的夜幕,我的思绪纷乱繁杂,心情,渐渐的沉闷悲愤。
 
只因在网上看到那,接二连三的悲凄事故,时也让我心惊情悲。天降的祸事不可预防固然可悲,但人为可防实属愤慨。因这一桩桩一件件,无一例外地都把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体,变成了一块块冰冷的石碑,阴森森地竖立在旷野之中,且都无一例外地成了亲人心头的伤眸子里地痛!永远的都在亲人们的心上蒙了一层厚厚地阴霾。
 
生命,在这浮躁虚幻的俗世间,显得如此地短暂,如此地脆弱。而这毁家夺命的灾难,每每在毫无预兆的状况下,意外的发生,霎时间使生与死成了阴阳相隔,留下的是生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悲凄和触景伤情的一些残留地记忆。而离开的人永远地离开了,留下的却在心头烙印着对逝者无尽的怀念和痛心疾首地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