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刀直插英国政治心脏,这场暗杀蓄谋了400年
 
一年前的3月22日,比利时布鲁塞尔机场和地铁站遭遇恐怖袭击,造成32人丧生,300多人受伤。
 
一年以后的昨天,一名暴徒先是驾车在威斯敏斯特大桥上疯狂碾压路边行人,随后冲向英国议会大厦,下车后继续挥刀砍人,在刺死一名警员后被随后赶来的特警击毙,造成5人死亡,至少40人受伤。
 
正在议会内开会的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被塞入一辆捷豹轿车,火速离开议会大厦。但其他议员就没有她那么幸运了。他们被困在议会大厦内数小时,直到警报解除才离开。
 
恐慌的行人不知发生了什么,疯狂地逃离现场。
 
1
 
这并不是一起普通的恐怖袭击,这里不仅是英国的首都,而且直接冲着英国政治权力中心。当时,英国首相正在接受国会质询,最接近权力中心的官员都在议会大厦内。
 
恐怖袭击发生之后,威尔士和苏格兰暂停了会议;苏格兰议会正在讨论要不要再来一次独立公投;而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则表达了美国对英国的坚决支持。
 
去年的布鲁塞尔恐袭,瞄准的不过是机场;巴黎恐袭,是在足球场和人多的场所爆发;而昨日的伦敦,被挑战的则直接是权力中心——一国的心脏。
 
忙乎了几个月的英国政府前两天终于宣布将在3月29日启动脱欧程序,脱欧的本意之一是保护边境,限制移民,可以不分担欧盟摊下来的难民入境指标,结果就在这节骨眼儿上,议会大厦差点被人端了。
 
这件事要是放在我国,可能吗?
 
欧洲最后一个在恐袭下“幸存”的经济体,也不再安全。本来对脱欧心存观望的各国政治家,看着伦敦的此情此景,难免不被动摇。
一把刀直插英国政治心脏,这场暗杀蓄谋了400年ljyjhy
2
 
伦敦的问题,其实是欧洲国家共同面对的难题。这些国家都过于强调人道主义的治国政策,纵容多元文化的民族和移民政策,对边境安全和安保控制毫不在意。
 
在伦敦恐袭之后,英国某高校打出了这样一个标语:“我们礼貌地提示所有的恐怖分子,这里是伦敦,无论你们对我们做出什么,我们都会继续喝茶并愉悦地前行。谢谢!”
 
活脱脱就是“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的英式说法。有网友评论称:“有点态度,很好。除了喝茶,英国人最好总结一点:别人受苦的时候别光顾喝茶看热闹甚至冷言冷语,因为你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你看,这不就来了吗?”
 
这样的白左圣母引发的难民危机让整个欧洲都付出了代价。或许也正是这个原因,反对移民、主张封锁边境的极右翼,现在正在崛起,这又造成一个新的恶性循环:排外加剧对立,导致一些族群更充满仇恨,更容易募集人员发动恐袭,而恐怖袭击又导致更加的排外……
 
除了防不胜防的极端思想传播,背后还有深刻的民生问题。去年巴黎的恐怖袭击,就已经暴露出,法国表面的繁华掩盖了一系列的严重的社会问题和种族问题。
 
在巴黎周边,有一个首都贫民带;在伦敦郊区,也有很多低洼族群——这些无所事事的贫困青年,不少来自北非,他们生活在贫民窟,与主流社会脱离,也没什么工作,自然这里就成了暴力的高发区,恐怖主义传播的温床。
 
这也是为什么在法国、在比利时、在英国,会有那么多年轻人加入极端组织IS。
 
3
 
伦敦昨日的情景似曾相识,却并不在一年前。
 
四百多年前(1605年11月5日),一群英格兰天主教极端分子试图炸掉英国议会大厦,并企图刺杀正在其中进行国会开幕典礼的英国国王詹姆士一世,及其家人和大部分的新教贵族。
 
这些极端分子由于詹姆士一世拒绝给予天主教徒同等权利而大失所望。最初,他们租到一间与老上议院(议会开幕典礼在那里开幕)相邻房子的地下室,并准备挖出一个通向上议院地下室的地道。但后来他们直接租到了上议院地下室。
 
到了1605年3月,他们已经在上议院地下室内以冬季燃料为隐蔽装满了36桶(约2。5吨)火药。由于担心天主教上议员也被炸死,其中的一个人向天主教蒙特伊格上议员(Lord Monteagle)秘密通信,而这名上议员却将那封信交给了当时的国务卿。
 
最后这场爆炸案自然被挫败了。为庆祝阴谋败露,当时的英国国会通过了一条法案,纪念这次事件。自此以后,英国及英联邦国家(如新西兰)的英国移民后裔都会在这一天,或以篝火或烟火来庆祝每年的11月5日,这一天也被称为大篝火之夜(即焰火之夜或盖伊·福克斯之夜)。
 
四百年前的这场议会大厦爆炸案就是根源于教派之间的权力斗争,放眼今天,白左与民粹主义正撕裂欧洲大陆,维护伊斯兰的政治正确已经让圣母们自食恶果,接下来接踵而至的欧洲各国大选会走向何方呢?
 
你看,苏格兰再次公开提出,将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昔日拥有全球最广阔土地的日不落帝国,最终也只剩英伦三岛了。四百多年风风雨雨,眼见他高楼起,眼见他楼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