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沐毕业那年,一个人拖了一只箱子就闯进了诺大陌生的城市,衣食无着,四顾迷茫。
 
她也不知道当初那样决绝的勇气是哪里来的,明明说好了要服从家里安排,最后却还是毅然的选择了背井离乡。
 
匆匆忙忙找房子,四处奔波找工作,晚上一个人瘫在床上,啃着馒头喝白水。
 
爱逞强的习惯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无论过得多艰难,都一声不吭地自己扛着。
 
那时候她才清清楚楚地知道,什么叫吃苦。
 
前路迷茫,却还是在硬着头皮去闯,原来成长,是一件这么痛的事情。
 
落脚的公司并没有很大,但都是一群心怀梦想的年轻人,个性鲜明,会为了一个创意方案争得面红耳赤,血气方刚,吵吵闹闹,都是不遮不掩的真性情。
 
工作上敢于不服也敢于认输,下班了只要一场酒就又是勾肩搭背的好战友了。
 
可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总会有分离。过了很久林沐都还在纠结,别人的分别都是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怎么这批人说走就走,不说再见也再没回来。
 
后来又经历了很多离别,她才知道,这才是年轻的告别,不用很隆重的仪式,也不必绝望地说着以后再没机会见了。
 
你不用感激他的好,也不用怀恨他的不好,他大摇大摆地在你生命里转一圈,随性洒脱,以后再见了又是朋友,不见了就相忘于江湖。
 
人这一辈子,肩上的担子就够重了,心里又能装的下几个人,最后还不是各自珍重。
 
他们年纪轻轻,却早就懂得了这个道理,所以办公桌上永远都是干干净净的,没有花草,没有摆饰,连喝水的杯子都是一次性的。
 
那些喝醉了酒认真说下的誓言,谁又能当真做得到长长久久呢。
 
但只要那个时候一起笑过是真的,也就够了。
 
有人离开,有人进来,有人离开了又回来,有人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世界这么大,竟然有那么多的地方要去闯荡。
 
可小怪和叶子是不一样的,她们也走了,可她们却留在了林沐的生活里。
 
像阳光,照得人又亮又暖的,就算相隔千里,终年不见,也还是不会生疏。
麻辣天后宫20120409你坚持梦想的样子,美极了
麻辣天后宫20120409你坚持梦想的样子,美极了2
 
林沐也不知道小怪为什么叫了这个名字,她明明,正正经经的,一点都不奇怪。
 
画起线稿的时候认真专注,一动不动,水杯里的水凉透了都不喝一口。
 
即便这样,她也从没抱怨过工作的辛苦,哪怕一条线要画上无数次,也是一副稳如泰山的样子。
 
林沐有时候很羡慕她的定力,常捉着她的胳膊问她为什么这么能坚持。
 
小怪也总是在反反复复画好了一条线以后回头笑着说:“一定要认真画,我以后,是要出自己的画集的。”
 
她眨着眼睛继续画,林沐不忙的时候便在一边看着,一笔一笔,都是她为梦想垒起的青砖。
 
叶子就不一样了,她开朗活泼,是大家的开心果。
 
开心了唱两句歌,不开心了抱怨两句天气,她总是能活成直来直往的样子,待在谁身边都觉得温暖踏实。
 
可她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希望慕岩没事的时候能常回来看看她,打电话不要总是两分钟就挂,她想把他们的合照都一笔笔画出来,填上色彩,调好亮度,做成精美的集子,亲手送给他。
 
慕岩是叶子的男朋友,林沐常听她讲起他,语气轻柔,满脸骄傲。
 
但痴心也免不了是要伤心的。
 
那天林沐带了几包咖啡去叶子家蹭饭,叶子做了她喜欢吃的蘑菇,卷了寿司还熬了一大锅鲜汤。
 
吃着吃着,叶子的眼泪便溅到了眼前的汤里。
 
林沐放下咬了一半的寿司,给她递纸巾问她怎么了,是不是被热汤烫到了。
 
叶子抽抽鼻子,特别委屈地说:“上次也给慕岩做了汤,可他没喝两口就走了,连再见都没好好说,我还没做完,他就走了,他怎么总是这么忙。”
 
她说,他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我笨手笨脚的,没能照顾好他。
 
林沐替叶子擦了眼泪,安慰她说:“没关系的,他总会照顾好自己的,他可是要娶你的人啊,怎么舍得让自己生病受伤呢。”
 
叶子破涕为笑,说:“哎呀,这汤不能喝了,怎么办?”
 
林沐端起来喝了一大口说:“你眼泪又无毒无害的,怕什么,难道你有传染性流感。”
 
叶子不再忧伤,大口大口地吃着辛苦卷起来的寿司。
 
其实叶子也有自己的梦想,她想开一家小小的咖啡馆,买来上好的咖啡豆,自己一点点磨碎,煮温度刚刚好的水浇上去,香气四溢,唇齿都是享受。
 
慕岩呢,也不用拼命工作,她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姑娘,不要他的礼物,只要他能陪在她身边就好了。
 
想看海了便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去看海,想休息了便窝在咖啡馆里冲一杯浓浓的咖啡,靠在他怀里,看日升,看日落,看他眼角长出来的皱纹,看他渐渐白了的头发。
 
小怪玩笑着说:“想的也太美了吧,怎么可能。”
 
她得意地说:“那又怎样,谁还没有个梦想。我不想着大富大贵,就想和慕岩过那种,看得见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