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独联体地区知名爆料人兼记者OverDrive对前NaVi选手seized的第三部分采访中,这名26岁的俄罗斯选手谈到了自己在NaVi最后的一段时光和被下放的原因,还细谈到了在效力Gambit和Vega Squadron期间队伍苦苦挣扎的问题所在,并承认而且清晰地意识到他的巅峰时代已成往事,目前的重点是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年轻一代。以下为采访全文:

  Q:当时下放你是什么情况?

  一开始俱乐部想让我和GuardiaN打替补,然后好签下ANGE1和electronic,但是后来Zeus出走以后拿到了Major冠军,于是他们又想把老大哥找回来了。再加上FlipSid3给electronic标价太高,所以我就暂时被留了下来和他们又打了大概半年多时间,起初情况似乎有所好转,大家都相互激励着彼此,但是随着时间推移,队内气氛变得越来越不对味,每一次训练赛都让我如坐针毡,我们会经常争吵。就让我感觉甚至从游戏中得不到任何乐趣了,所以在半年多的压力下我差不多瘦了有20公斤。

  Q:你和谁吵架最频繁?

  其实我不怎么跟人吵架,只不过会花很多精力和口舌去解释什么是在合适的时机做合适的事情。和s1mple沟通起来就挺费劲的,我记得有一次在和NiP的比赛中,他们和Zeus起了争执,还差点打起来,这样的事情在我们这里时有发生。在后来我们输给了Vega Squadron,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于是主动请辞离开了NaVi。

  Q:现在早已物是人非,回过头来想想你觉得自己当时的决定正确吗?

  那个时候属实有点冲动了,根本没法冷静下来思考问题。如果当时我可以专注于自我和比赛,也许我会在NaVi多待一会。

  Q:为什么NaVi在两次Major决赛中都差了一口气?

  我们第一次参加Major(DreamHack Open克卢日-纳波卡2015)并不被观众看好,但依旧在比赛中打出了非常亮眼的表现,然而在决赛中我们消极的心态害了自己,在第一张图惨败的情况下我们没能及时调整状态。当时在火车这张地图上我们CT方13-9领先,然而有一个3v1的残局我们没打好,比分就这样被扳平到14-14,我们可太气了,所以根本没有在第二张地图开始前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我们火车真的不好赢,而且第二张地图相比Envy弱太多了。都没能打到图三,我们的最强图Dust2比赛就结束了。

  第二次2016 MLG哥伦布Major两周前,我们在CounterPit总决赛中击败Astralis夺得冠军,于是我们满怀信心的来到哥伦布,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打进决赛,连一张图都没输。我们就这样以夺冠大热门的身份进入到了决赛阶段,但最终还是败倒在了压力面前,我们又一次经历了在失利之后无法保持镇定的毛病,再一次心态爆炸,甚至争吵起来,最后把图二拱手相让。从本质上来说第一次无缘Major是因为心理和实力上都出现了问题,但是第二次就完全是心理问题导致的了。

  Q:你是怎么转会到Gambit的?

  这一切都要从NaVi想以更低价格买入electronic说起,为了花费更少的转会费用,于是我被换到了FlipSid3。出于对NaVi的知遇之恩,我不太好拒绝NaVi的决定,因为我把NaVi当成了我第二个家。后来Major结束以后我意识到自己并不适合待在FlipSid3,而恰逢Gambit要进行阵容变动,所以我就被邀请加入了Gambit。

  Q:后来Gambit出现了什么问题?

  刚开始一切顺利,我刚到Gambit就重新燃起了热情和动力。Hobbit是当时Gambit的队长,一开始我们打的还不错,但是慢慢的状态就有所下滑了。当事态愈发严重,俱乐部决定换我担任战队队长,后来成绩有所好转了,我们在DreamHack马赛站打进了四强,但是在这之后,战队的集训都成了问题,在签证等一系列制约条件下AdreN和Hobbit决定把我踢出队伍。

  Q:你是怎么发现自己要被踢了?

  一切都始于Abay (Hobbit)在DreamHack比赛中对我的无礼态度,他公开场合职责我的消极态度,正因为如此,Dosia不得不临危受命接任队长一职。后来我带着女朋友一起来参加比赛,比赛结束后我们去巴黎玩了一天,然而就在这一天Dosia告诉我,说Hobbit搞事情,想让我离开队伍。但是由于协议的关系我们还是在一起打完了DreamHack马赛、ESL One科隆和SLi S5,后来StarLadder管理员告诉我其中一张票是留给另一个人的,我才发现自己原来要被踢了。一切都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他们还堂而皇之告诉我俱乐部会评估情况再决定我的去留,事实上他们早就决定好了。

  Q:你会把在Gambit效力的经历归结成一个错误吗?

  不会,(但是)Gambit选手所做所为可以称得上错误,我相信如果大家专注于自我并通力合作,我们还是能搞出点动静的。

  Q:再来说说你是怎么加入Vega Squadron的吧?

  Gambit经历的事情真的给我搞烦了,我有大概四个月的时间找不到队伍参加任何比赛,每周最多打打FACEIT。后来准备的第一场比赛还是作为俄罗斯战队的一员参加WESG预选赛,我们赢下了forZe获得了前往中国参赛的资格,在哪里我们拿到了季军。后来我们有想法找starix和hooch建队。但是这支队伍还是因为意见分歧比较严重分道扬镳了。接下来我接受了Vega Squadron的邀请,但是很不幸,俱乐部遇到了财务问题,我在这里四个月时间只收到了一个月的薪水,很明显这种情况下一支队伍是不可能坚持太久的,所以我们停止了训练,最终走向解散。

  Q:后来发生了什么?

  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小毛病,在Vega Squadron的最后一场比赛中,我的一只耳朵突然失去了听力。我很害怕于是去了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耳朵确实出了问题,是在海上度假的时候遭重的。这是一段漫长的康复过程,我有好几个月没有参加过比赛,1月份的时候和jR、kalinka还有scoobyxie组建了一支混编队伍参加了Minor,打的还不错,但是由于我们没能找到俱乐部的支持,最终还是解散了,后来fostar推荐我去Cyber Legacy,然后他加入了pro100。

  Q:你想当一名队长还是一名普通选手?

  我原来希望自己当一名普通选手或者副指挥,但是现在我对队长职位更感兴趣,因为我有足够的经验去分享。

  Q:你有想过自己可能再也回不到一线行列吗?

  是的,在效力过Vega Squadron之后,我就意识到重返一线行列机会非常渺茫。

  Q:有一线队伍给你开出过报价吗?

  Envy和c0ntact有找过我,Cloud9也开出过不错的报价,他们决定签一份完整的阵容,不过还是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没有实现,还是挺遗憾的。